来自 中国史故事 2019-11-25 18:5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NBA盘口预测 > 中国史故事 > 正文

波兰考古学家大发现,气候危机虽使人类生活艰难

波兰科学和学术网近日对波兰考古学家的一项研究进行了报道。

波兰科学和学术网近日对波兰考古学家的一项研究进行了报道。该研究显示,新石器时期北非干燥的气候虽然会使人们的生活变得艰难,但也促进了不同族群的交流。

谈到全球变暖、水土流失、水污染、洪涝灾害、地震等,很多人都了解它们的危害,但有时候,气候危机等却可以成为人类发展的福音。近日,据波兰科学和学术网报道,波兰考古学家的一项研究显示,新石器时期气候危机或推动了人类发展。那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多学科推进考古研究

气候危机;交流;族群;新石器时期;考古学家

波兰科学院考古学和人类学研究所雅切克·卡巴辛斯基教授和同事们在埃及和苏丹边境进行了考察。这一带曾经是树木繁茂、万物滋生的宜居之地,而现在却是人烟稀少的沙漠。卡巴辛斯基等人对这一地区11000—7000年前的新石器时期墓葬进行了发掘和研究,结果发现,这一地区各个族群的葬俗最早是迥然不同的。考古学家认为,这种情况反映了当时人们的活动空间有限,不同族群之间相对隔绝,缺乏交流。

近年来,波兰科学院考古学和人类学研究所雅切克·卡巴辛斯基教授和同事们在埃及和苏丹边境进行了考察。从考察结果看,这一带曾经树木繁茂,万物滋生,是一个十分适合人类居住生活的地方,但如今人烟稀少。他们推断,即便是在新石器时期,地球上的气候危机同样频发,给生活在那个时代的人类同样造成了巨大的灾难:河床干涸、风沙遍布、气候干燥,湖泊成了季节性湖泊,很多地区变得不再宜居。而正是气候的恶劣使得人类不得不离开原本赖以生活的家园,不断地进行迁徙。

    农业并非起源于单一人群

本报综合外媒报道 波兰科学和学术网近日对波兰考古学家的一项研究进行了报道。该研究显示,新石器时期北非干燥的气候虽然会使人们的生活变得艰难,但也促进了不同族群的交流。

    卡巴辛斯基表示,这一地区最适宜人类生存的气候出现于大约9000年前。其后的几千年里,该区域的气候逐渐变得干燥,各大湖成为季节性湖泊。“人们被迫开始在多个水源地之间长途跋涉,逐水草而居成为事关生存的重大问题。”这一时期,各族群的墓葬形式渐渐类似,来自异地的物品也开始出现于墓葬中。卡巴辛斯基表示,气候危机迫使从事畜牧业的先民大批迁徙,间接促进了不同族群之间的交往。(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闫勇)

东方国际欧洲部顾问庞磊介绍,卡巴辛斯基在对这一地区新石器时期墓葬进行发掘后分析,波兰的考古学家认为这里的人们活动空间有限,族群之间相对隔绝、缺乏交流。然而人类的进步,离不开不同族群间的交往,远古时期促使族群交往的推动力便是人类的大范围迁徙。迁徙使得人类可在语言、行为、态度、生活习惯以及思维方式等方面得到更加迅速的进化。当人类面对难以抵抗的恶劣气候时,唯一能做的便是选择离开。就这样,这种被迫的离开加速了人类的进化和文明的进步。

  6月20日,《自然》(Nature)杂志刊登了题为《基因研究显示农业在中东两次被发明出来》(Farming invented twice in Middle East, genomes study reveals)的文章,报道了美国哈佛医学院基因学系研究员约瑟夫·拉扎里迪斯(Iosif Lazaridis)和大卫·莱希(David Reich)等人的最新研究成果。该研究成果显示,在新石器时代的中东,两组生活在不同地区的人群各自独立发展出了原始农业。该发现有望刷新人类对农业起源的认识。

波兰科学院考古学和人类学研究所雅切克·卡巴辛斯基教授和同事们在埃及和苏丹边境进行了考察。这一带曾经是树木繁茂、万物滋生的宜居之地,而现在却是人烟稀少的沙漠。卡巴辛斯基等人对这一地区11000—7000年前的新石器时期墓葬进行了发掘和研究,结果发现,这一地区各个族群的葬俗最早是迥然不同的。考古学家认为,这种情况反映了当时人们的活动空间有限,不同族群之间相对隔绝,缺乏交流。

东方国际欧洲部顾问庞磊指出,事实上,波兰考古学领域的技术发展在欧洲处于领先地位,波兰也不断有考古学方面的发现和研究成果面世。

  农业鼻祖或为中东两组人群

卡巴辛斯基表示,这一地区最适宜人类生存的气候出现于大约9000年前。其后的几千年里,该区域的气候逐渐变得干燥,各大湖成为季节性湖泊。“人们被迫开始在多个水源地之间长途跋涉,逐水草而居成为事关生存的重大问题。”这一时期,各族群的墓葬形式渐渐类似,来自异地的物品也开始出现于墓葬中。卡巴辛斯基表示,气候危机迫使从事畜牧业的先民大批迁徙,间接促进了不同族群之间的交往。

例如,在近代史中,华沙曾饱受战火摧残,在1656年和1702年先后两次被摧毁,后又在勤劳的华沙人民努力中得到重建。二战后,这里的人民根据战争时期留下的片段性记忆进行了复原工作,大量考古学家、建筑学家等专家参与到了保护和修复历史古迹的工作。

  此前考古学研究成果显示,约在11000年前,生活在新月沃土(Fertile Crescent)的人们,由于某种原因渐渐放弃了狩猎—采集的生产方式,转向定居的生活,久而久之“驯化”出了农作物,且将野生的猪和羊等动物驯化成了家畜。不过,这些早期农民的具体身份仍是一个谜。中东地区气候炎热,与欧洲相比不利于古代DNA的保存,因此考古学界对欧洲早期农民的基因研究成果较多,而对中东早期农民的基因研究成果相对较少。此次拉扎里迪斯和莱希等学者对44位曾经生活在新月沃土一带的新石器时期早期农民的DNA进行了分析,结果发现,生活在现今以色列和约旦等地与生活在伊朗西部扎格罗斯山脉的早期农民的基因有着明显差异。

再如,2014年,波兰南部Perspective Cave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的发掘工作在托尼哥白尼大学与华沙大学的共同主持下进行。旧石器考古学、地质学、生物学等多种专业的研究人员参与,另外高科技仪器也在这次发掘工作中大显神威。

  对此,英国雷丁大学考古学教授罗杰·马修斯(Roger Matthews)认为,这种情况表明这两个地区的农业是各自独立发展而成的,“有一种学术主张认为农业最早起源于黎凡特(Levant)地区南部,其他地区的人借助最早的这一波农业传播成为了农民。但是考古证据显示,早期农业有着很强的地方传统,这种传统持续了几个世纪,显然不是互相交流的结果”。

此外,在2015年8月,有部分波兰探险者对外宣称在波兰找到了那辆传闻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消失了的满载黄金和宝石的纳粹黄金列车。之后,波兰克拉科夫AGH科技大学的Janusz教授带领着勘察小组对相应区域进行了为期数周的勘探和考察。虽然并未找到任何火车存在的痕迹,但过程中磁场探测器、热成像摄像机、雷达等先进的科研设备的使用让世界看到了波兰考古学的实力。

  考古学家发现,扎格罗斯山区的早期农民驯养山羊,且种植二粒小麦,但黎凡特南部的作物则是大麦和小麦。马修斯表示,大概在9500年前,这两个地区的农业开始在中东地区传播,可能是因为这两组早期农民在土耳其东部寻找制作工具所需的黑曜石的过程中,有过族群融合的结果。在融合过程中,有一部分农民开始向欧洲迁徙。这些前往欧洲的农民随身带着包括谷物、动物和工具在内的“新石器时代工具包”(The Neolithic Toolkit)。

如果你热爱历史、热爱考古,欢迎你来到欧洲、来到美丽的华沙一探究竟。东方国际欧洲部顾问庞磊介绍,这里不仅可以让你欣赏到近900多座具有历史意义的建筑物,同时你可以充分领略14-18世纪欧洲古城的风貌。当然,如果你有兴趣在考古学的领域中进行探索,华沙大学考古学专业可以是你最佳的选择。华沙大学是波兰综合排名第一、世界综合排名301位的欧洲顶级院校,在这样的院校中进行学习,或许你将来也能成为一个专业的考古学家,在考古领域有更多的重大发现。

  近期研究发现,伊朗农民向北迁徙到欧亚草原,向东则到达了现在的印度和巴基斯坦。而黎凡特南部的农民迁徙到了非洲,为东非带来了农业。该研究结果与先前关于欧亚大陆人类曾在约3000年前“迁回非洲”的研究结果相符合。

如果你希望成为华沙大学的一员,请把握好时间。东方国际欧洲部顾问庞磊提醒大家,2016-2017学年由东方国际与波兰华沙大学共同建设的华沙大学预本直通车项目报名已接近尾声。欢迎拨打热线电话4006848866或关注微信cscdongfang咨询东方国际交流中心的波兰留学顾问。

  农业起源——从假说到基因研究

  农业是人类定居文明得以出现和走向繁荣的关键,被驯化了的动植物物种让人类有了稳定的食物来源和推动文明发展的食物盈余。但是,长期以来农业起源的细节还一直不为人知。学界对于农业起源认知的逐渐清晰经历了百余年的过程。

  1908年,美国生态学家拉斐尔·庞培里(Raphael Pumpelly)提出了“绿洲理论”(Oasis Theory),随后考古学家V.戈尔登·柴尔德(V. Gordon Childe)在1928年将此理论推广开来。“绿洲理论”认为,随着大西洋北部地区的气候变得干燥,人类的领地渐渐收缩到了若干块绿洲之中,在此条件下,人们被迫放弃狩猎动物的生产方式,转向“驯化”植物种子。不过,此后的古代气候数据研究表明,当时的气候并没有变得越来越干燥,而是越来越潮湿,所以,该理论并不准确。

  1948年,美国考古学家罗伯特·布莱德伍德(Robert Braidwood)提出了“山边假说”(The Hilly Flanks hypothesis),主张农业起源于托罗斯山和扎格罗斯山的两侧,那里气候不干燥,且土地肥沃,足以饲养动物和种植植物。此外,美国地理学家卡尔·萨奥尔(Carl Sauer)提出了人口理论,美国考古学家大卫·林铎斯(David Rindos)提出了进化—意向性理论,等等。这些理论和假说,虽然不乏来自考古学、人类学以及地理学等学科的证据支持,但是在基因分析引入考古学之前,关于农业起源和传播的细节还是比较模糊的,现代基因研究的引入能够帮助考古学家更好地把握早期农业发展和传播的脉络。随着交叉学科研究方法对考古学的帮助越来越大,农业为何产生的根本问题也会逐渐得到解决。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本文由NBA盘口预测发布于中国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波兰考古学家大发现,气候危机虽使人类生活艰难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