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中国史故事 2020-01-07 17:4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NBA盘口预测 > 中国史故事 > 正文

矿上1年赚两万,古代对付游牧民族骑兵的有效办法是什么

假设一下,某一日,题主穿越到古代,突然变成了中原的皇帝。题主还没高兴几天,突然看到底下军官跑断了腿说,北方那帮蛮子打来了。

图片 1

中新网瓮安4月7日题:贵州透水煤矿幸存矿工:“水洞”惊恐10分钟

专题

蛮子打来了?打回去啊,于是我们的题主派遣大将去应对,结果蛮子来了抢完就跑,追不上。追上了还被敌人的骑兵放风筝,骑射加重甲冲锋一顿暴打,死伤惨重。于是你勃然大怒,命令将军们出塞远征,然而大漠草原一片片,你连北都找不到,一周看不见一个人影,只好撤离。

今日之朝,不揭昨日之尘。

中新网记者鲍光翔

青春散场 目录

图片 2

 一九九六年,夏,刚吃过午饭一会儿,正午的太阳毒辣所有人都在家中午休,昏昏欲睡半梦半醒之间,“抓蛮子啊!快来人啊!”一阵梆梆的敲响声像一串鞭炮炸醒了所有人。

“水仓爆了,赶快跑呀!”

上一章 【连载】青春散场 第二十七章 游玩

  那蛮子是个熟手了,几个大男人在老陈家的大围园子的橘子地里赶着那蛮子跑了好几圈也没按抓住他,蛮子翻了园子的高墙跑了,几个男人翻不过那堵高墙等他们从出口追出去的时候那蛮子不见了踪影。

两天前这一声大喊,救了矿工杨中友一命,也使他再不会走进煤矿井。

青春就像是一个大大的笑脸和一个大大的哭脸,笑着笑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就笑了。


图片 3

旅游结束,上课进入正轨,但是欧阳玲老师好像消失了一样,好多学生感到惋惜。

世事难料,我和蛮子直接找到慕小波,但是他有些失神落魄,在自己的单身公寓里面买醉,他不说话,我们不好逗留,只能离开。

蛮子的贱嘴骂着秦沐阳“又是秦院长狗日的干的好事情”,蛮子好像从始至终动认为秦院长不是什么好人,我也是纳闷了。

我们的分析花销老师算是换了三茬了,这次是之前送过情书的高泽涛,他戴一副紫色眼镜腿的变色眼睛,俨然一副变色龙的样子。

铃声响了,上课的时候,看见他进来,好事的王箜喊道“又送情书了,你欧姐不来了,不要打扰我们上课”,我们也是诧异,谁料他翻开书本,讲起课程了, 嫣然不顾我们的质疑。

他在上面上课,底下都在窃窃私语,只有我和蛮子知道这件事的缘由。

课程结束,大家没有起立,算是对学院的不满,可是没有办法。

我和蛮子去了303教室,他看小黄书,我为了写一篇情书而发愁,我想给紫彤写一份情书,但是写的太酸了也是到人胃口的,我趴在桌子上沉思。每每想起紫彤,吴樾就会在我的脑袋瓜里面奔出来,让人满怀不快。

好些时间没有吴樾的消息了,我知道她去培训,去参加2+2有一半是因为我的原因,想到这里,我倍感压力。

吴樾不再的日子,总是缺少点东西,只能将书本知识往大脑里塞。

五一过后,教室里晚自习的人明显陡增,为四六级准备。

四级、六级考试算是大学校园里的考试大项目,大一不让考四级,学了一年英语,大二了,同学们的英语水平下降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了,所以大二过四级,简直是一个传说。

四六级开始备考之时,买真题假题的信息在网上处处可见,百度里一搜一大片,价格不等,有保过的,有提前付款的,总之,五花八门。

校园里掀起了购买无线耳机、接收信号笔之类的热潮,无线耳机米粒大小般,可以轻松的放入耳朵里,接收信号笔将伪装成2B铅笔的模样或者圆珠笔的模样,这才是真正的装B啊。

学校也准备了很多高招,安装了电子狗,监控之类的设备,正可谓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无线耳机、接收信号笔等设备价格不菲,所以有很多同学省吃俭用,将花费投入到四六级上,但往往题目含金量不是很高,有时候是英语作文对了,听力这些却不是原题,所以每每如此准备,还是死在了四六级上。

今年就听说我们院有十几个同学四级分数线不够,学位证书没有,挂科的将以结业证书为伴,最后被学校通知滚蛋!

复习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相当比例的课桌以占座的方式空着,此时的教室里会上演一幕幕鬼故事,只看见书或者书桌上什么都没有,同学每每兴高采烈地想“终于能够有个地方看书了”,拿着书本刚要坐下时,旁边的同学会微笑着、怒目着、或者用平淡的眼神告诉我,“同学,这儿有人了”

有些胆儿肥的同学就会问“朋友,你旁边的同学练得什么法术,我怎么看不见”,帮忙占座的同学就不好意思,开始打电话,“xx,给你占得位置你还来不,现在已经有人坐下了,要来就赶快”或者说“死鬼,你跑哪儿去呢?是不是在厕所抽烟了,赶紧给老娘回来”,当然说这个的不用想就知道是母夜叉之类的,此时就会看见他们显出真身。

有一次,我还是这样在别人占得位置上坐下来,就听见一秀气哥们儿兰花指样的架势娘娘腔的打电话“啊呀,亲爱的,你到哪儿去呢?赶紧回来,这儿有人占了我给你留的位置”。

没有几分钟就看见一位人高马大,脸上满目疮痍,络腮胡子的男生出现在我的面前,吓死我了,居然是个对男人兴趣盎然的男人,我收起包,一股烟溜回到宿舍,到宿舍的时候,由于用力奔跑,两条腿发颤,我怕如果跑的不够快,被他逮到,那正是整了周杰伦的一首歌《菊花残》,这件事宿舍三个人听说时,笑的前俯后仰。

我和宿舍三个商量,以不高的价格将英语四级试题买到手,当然也给吴越买了一份,这样我的内心也好受点,而接手的就是交通大学的马强,在高中时期,马强就精通于这些勾当,他从专门代理英语试题考试的人手里买的。

马强说这个人代理英语已经有些年头了,让我们放心,都是最好的哥们儿。所有的东西准备齐全,看着电子笔,我突然之间有这些兴奋,接下来就等着代理人在考场上发答案了,随机叫上宿舍的弟兄们,还有马强,李渊(大三的师兄,英语仍然过不了)还有隔壁宿舍的小牛弄了钱,一起喝了一场,胃肠不适,我在宿舍休息了三天!

斑马在小雪的监督下,仍然在认真自习,对四六级的本考准备很充分,而我们以一种投机取巧的方式面对四级考试,不过,大一不让考四级是学校决策层的失误,我帮忙给吴樾准备的时候,从其他学院的学生马儿赚取外快。

马强利用这件事情狠赚了一笔,让他提供答案的人不下百人,马强怕学校查到,做的很隐蔽,一般学生是见不到他的人的,只能在QQ上联系,先打钱,再收货,凭的就是个基本的诚信。

马强从项梓的阴影中走了出来,马强用他的口头禅诠释了他的爱情“妈的,女人如衣服,兄弟是手足,衣服时常换,兄弟天可鉴”。

马强在四六级过后,跻身万元户行列,真叫人羡慕,我们也跟着沾了点光,手里阔绰了一段时间,做了一会孔乙己,排了几次铜板。

无疑游玩归来,斑马和小雪形影不离,时常很晚才会出现在宿舍,他到宿舍的时候,我们聊着天,洗着脚,大家收拾完成后,斑马回来被我们捉住让他洗一周袜子,但是蛮子的袜子味道熏天,斑马扭曲这面容,第二天晚上,斑马来的时候拿着好多双袜子,她说跑到超市为每人批了七双袜子,让我们每天一双新袜子,舍不得扔掉,我们又回归到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阶段了。


村子平静了下来,问清楚了没有人丢东西,是何嫂子回家看到屋里都给翻乱了走出来就看见一个男人在翻她家的围墙往外跳,她喊了起来那蛮子就跑了从下村追到上村。这一闹今天没有人再睡午觉了,这场抓蛮子代替了午睡成了谈资,有人眉飞色舞地述说着蛮子多么的狡猾身手是怎样的飞檐走壁,有人津津有味地听着未了叹息没能抓到这个蛮子。然后都不了了之了。

“两晚上都没有睡着觉了,以后再也不去矿上干了。”46岁的杨中友说,他是贵州瓮安“4.5”煤矿透水事故的幸存矿工,两天前事故当时的“惊魂10分钟”令他心有余悸。

我问青春,然后看见你在笑、在哭、在闹。

   没过半个多月青山村再一次被一个蛮子的骤然而至而惊得满城风雨。

4月5日晚22时许,贵州省黔南州瓮安县运达煤矿41人在井下作业,杨中友是其中之一。

专题

  太阳升起来还没有多高,星期放假孩子在井边的石板地上跳绳子,远远一个男人背着个孩子往这边过来,男人走得很快像在跑一样,近了些看清了男人是下村的何生背的是他自己的女儿桃子,只是两人那一身的鲜红看得人心惊胆颤“快!快!赶快喊救护车啊!”尖锐的嗓子喊了起来人群乱糟糟跟着何生跑,血顺着桃子一只光裸的脚尖掉落下来,只这一瞬的工夫何生脚下的土就润了巴掌大一块,围在边上的女人们看得吓得呜呜地哭了起来。“来不及!救护车太慢了,快点找个板车先走!”,,终于有人有了主见拨拉开身边蝇蝇央央的女人,有慌慌张张地拉来了板车又搂来了一床棉被没来得及套上被单单一床棉胎,几个帮扶着将桃子放了下来,雪白棉胎一下子就沁上了鲜红的血,刺目得让人心惊胆战。何生拉住了拉手,一旁帮忙的人看到他全身都在发抖把他扯到了车旁接过拉手跑了起了。

当时,杨中友所在的采煤2班13个人正在103巷道作业,距离主井口约1000米。

青春散场 目录

  那个早晨的记忆是何生椎心泣血地哭喊着一声又一声的“桃儿!桃儿!”,还有那天的阳光照在雪白的棉胎上映出了血的颜色。

突然,103巷道上方的420巷道上层工作面大喊:“水仓爆了,赶快跑呀!”

下一章【连载】青春散场 第二十九章

  桃子是去放牛时出的事,有人要偷他的牛,她发现了想要阻止蛮子牵走她的牛大喊了起来,那个蛮子坏了心眼拿刀子捅了她然后跑了。桃了因失血过多没到医院就没了,而那个蛮子也没追到。

正在作业的杨中友等人听出是工友罗时伦、罗时军兄弟的喊声,慌忙丢下手中工具,拼命往洞口跑。

   一九九九年,冬。罕见的下了一场大雪,已是腊月二十多了再没过几天就是新年了,从冬至过后青山村几乎没有断过烟,冬至杀的猪做的腊肉需要时时被烟熏着才能保持干爽肉才有腊味。

“只听到哗一声,水就从侧面下来。太大了,太吓人了。”杨中友的同班工友皮中友对记者说:“当时就只想着赶紧跑了。”

  伙房里传来“嘣”的一声,杨氏二支的杨华林赶忙掀了被子起了来,这天刚亮老鼠就不安份时时盯着他的腊肉,老鼠药老鼠夹都用上也灭不完它们,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老鼠咬断了挂肉的棕叶腊肉掉下来了。他匆匆来到伙房门口拿在手上的钥匙刚想插锁却发现锁是开着的,有蛮子!他一脚踹开了门一个身影突然就向他撞了过了,那人力气很大一下子把他撞到了地上,那个人跨过他往外跑他一把扯住了那人的裤子“抓蛮子啊!抓蛮子!”听到他这一嗓子那人踹了他几脚他吃疼放开了手。看着蛮子跑出了他的房子他爬起来一边大喊一边往外追。

从103巷道作业点起,杨中友工友们趟着水跑了约4分钟到达主井井底。“跑到井底的时候水已经淹到胸口了。”

  一村的人都被惊醒了,全村的灯都亮了,已经起来了的都冲了出来追赶蛮子,蛮子从上村跑到下村,奔跑声,谩骂声,手电筒摔烂的声音,整个青山村都沸腾了,最后蛮子被抓住了。愤恨的人们用最大的力气踢向蛮子的身体,粗壮的扁担打在身体上发出沉闷的声音,蛮子抱着头痛苦地哭喊着“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我要死了!求求你们别打了我要死了!”

在齐胸深的水中,杨中友、皮中友等人摸着、抓着、顺着电缆绳,艰难地爬。5分多钟后,他们爬过200余米到达402巷高处,才完全脱离危险,但同班的杨光华、罗来军、冯祖学3名工友被困在井下。

  青山村没有河只有一条还算宽的大沟,他们把蛮子拖到了沟边一脚踹了下去,厚厚的棉衣泡了水只会拉着身体向下沉,他扑腾着,有人拿着长长地大棒子将他狠狠地按进了水了,蛮了没入了水呛了水扑腾得更加厉害,水面起了大大的波纹一圈一圈荡漾开来,映着手电橘黄色的光,越来越大,然后撞上了沟边结有冰霜的岸。就这样按下去又让他浮上来,按下去,又浮上来。

这起透水事故使9人被困井下。截至7日下午13时,已有3人确认遇难。

  黎明的第一束光撒落在沟面随着波纹往岸边推送着一圈又一圈冰凉。

记者从升井矿工口中得到,事发两小时后,8名矿工自发组织下井救援,但因积水封堵了矿洞,救援无成效。

  打累了骂累了,蛮子被关进了青山村的公家礼堂,这个蛮子他们认识,他是个老手但没有失手过,就算被人看见了没有抓到那都不能说他是蛮子,而这次他失了手。混身湿透,一身伤痛,这腊月的地面是会要了人命,终是有一个娶了与他同村女人的村民偷偷地送了一件大棉衣进去。

“希望能够尽快救他们上来。”杨中友说。

  第二天蛮子被家里人抬了回去,蛮子的家里人抬着他从青山村的礼堂直至走出青山村放了整整二十多封鞭炮还了青山村的礼,鞭炮炸了以后留下了一地红色的包纸。蛮子回去之后再也没有下过床,巨大的惊吓和伤痛没有放过他,青山村的沟水冰进了他的骨子里再也没能拔出来也冻坏了他的根基,没有过多久蛮子死了。

杨中友告诉记者,他离开井口后,马上就给家里打电话报了个平安。在湖南读大学的儿子闻讯,打来电话“叮嘱”他以后不要再做矿工了。女儿见到他,抱着他哭了很久。

  青山村再也没有闹过蛮子。后来每每有人提起青山村抓小偷未了总会有人说青山村的人心太狠,青山村的人从来没有回应过。

“在矿上一年能赚到2万多块钱。”杨中友说,“但我答应家里人再不干了。”

(中国新闻网)

本文由NBA盘口预测发布于中国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矿上1年赚两万,古代对付游牧民族骑兵的有效办法是什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