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世界史故事 2019-11-25 18:5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NBA盘口预测 > 世界史故事 > 正文

日落芷江,让文物发声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馆位于湖南省芷江侗族自治县芷江镇七里桥,是中国人民接受侵华日军投降之地。从1985年对外开放33年来,已从复修时的12亩面积发展到占地300多亩的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形成了“一园三馆”(即芷江和平园、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馆、湖南抗日战争纪念馆、飞虎队纪念馆)的建设规模。经过多年不懈努力,受降纪念馆、飞虎队纪念馆馆藏文物由建馆之初的100多件增加到现有的13000多件,其中国家一级文物31件,二级文物35件,三级文物140件。稀有的文物最能将原汁原味的历史客观呈现,是中国人民十四年抗日战争取得最终胜利的直接见证者。

津云记者 刘畅 发自湖南芷江

尽管已经过去了70年的时光,回忆起1945年8月21日日本降使今井武夫一行前来芷江投降的场景,89岁的刘道民老人依然充满激动和自豪。

图片 1

安江办公桌椅见证受降典礼

“八年烽火起卢沟,一纸降书出芷江”。芷江这座偏远的湘西小城,曾在中国抗战史上画出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芷江;中国;战胜国姿态;武夫;投降

日军投降代表乘坐插白旗的吉普绕场一周示众

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后,中国战区受降典礼的准备工作开始启动。8月18日,苦于时间仓促,难以找到合适的家具布置会场,新六军政治部副主任陈应庄少将赶紧从安江纱厂借来一批欧式办公桌椅。安江纱厂的前身是湖南第一纺织厂,1938年日本侵略军犯湘,省政府令湖南第一纺织厂将1万纱绽、248台布机等生产设备迁往黔阳县安江镇,抗战期间安江纱厂还一度肩负生产军布的任务。8月21日,今井武夫奉冈村宁次之命前来芷江乞降,在芷江七里桥的受降会场,今井一行四人向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萧毅肃中将行鞠躬礼,交出“中国战区日军部署图”,并在中字第一号备忘录的《受取证》上签字盖章。他们用的正是从安江纱厂借来的欧式桌椅,典礼结束后这套珍贵的桌椅即刻上火印铭文退回原厂。

1945年8月21日至23日,国民政府在芷江举行了中外瞩目的中国战区受降仪式,办理了百万侵华日军投降具体条款,接受了载有各战区日军投降详细规定的备忘录,日本投降代表在此献交了侵华日军兵力分布图。中国战区受降代表在芷江指挥部署了全国16个受降区和101处缴械点的受降事宜,签发24份备忘录,史称“芷江受降”。

新华网长沙8月24日电(记者明星 白旭 牟旭)尽管已经过去了70年的时光,回忆起1945年8月21日日本降使今井武夫一行前来芷江投降的场景,89岁的刘道民老人依然充满激动和自豪。

昨日上午,位于湖南芷江侗族自治县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馆提质改造后正式对外开放。新的文物陈列中,首次公开展出了日本向中国投降的原始视频资料。

刻有火印铭文“参加受降典礼纪念“”卅四年八月廿一日于芷江”字样的九屉桌和靠背椅

这座因抗战胜利受降而蜚声中外的小城,留下了哪些抗战的痕迹?记者走访了位于湖南省芷江侗族自治县芷江镇七里桥村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馆,去感受那段激动人心的历史。

依照中国军方的指令,侵华日军副总参谋长今井武夫一行于1945年8月21日上午,乘运输机由武汉飞往芷江,在常德上空的时候,中美飞行员驾驶六架野马式战斗机对其进行引航和押送。

纪念馆提质改造后开放

这套桌椅被放在了角落,为使文物免遭破坏,有心人用油漆将铭文蒙住而保存下来,直到1985年芷江受降坊复修时,经怀化地区行署及文物主管部门批准征集并陈列于芷江七里桥的“受降堂”。这是1945年8月21日中国政府在湖南芷江举行的中国战区“受降典礼”会场中唯一刻有“参加受降典礼纪念”“卅四年八月廿一日于芷江”铭文的桌椅,是侵华日军无条件投降的重要历史见证,2006年由湖南省文物鉴定专家组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受降仪式选在了这里

“21日11时15分,今井武夫的降机降落后,乘坐插着白旗的降车,绕场游街示众。数千人兴奋地涌向机场,目睹日本投降代表低头认罪的表情。”刘道民说。

该纪念馆馆长吴建宏介绍,这段20多分钟的视频资料,清楚地记录了日本代表在湖南芷江签订投降书的过程,是美方人员当时作为盟国代表拍摄下来的。

十年书信,跨海情牵萧家

依照中国军方的指令,侵华日军副总参谋长今井武夫一行于1945年8月21日上午,乘运输机由武汉飞往芷江,在常德上空的时候,中美飞行员驾驶六架野马式战斗机对其进行引航和押送。

最令刘道民印象深刻的是从机场前往会场10多公里的路上,挤满了人群,不断有人高喊着“打倒日本法西斯”“审判战争罪犯”“血债血还”等口号。争相观看日本降使的人群仍然不断涌向路中间,阻挡了车队的前行,汽车就这样开开停停。今井武夫一行从刚下机时的面无表情,变成脸色惨白。

吴建宏说,提质改造后的受降纪念馆总陈展面积1550平方米,总展线260米,馆内基本陈列《胜利的见证》以抗战胜利芷江受降为主线,再现了芷江受降这一重大历史事件,充分展示了芷江受降在中国人民夺取抗日战争伟大胜利中的特殊历史地位。

1993年,受降纪念馆的影响力逐布扩大到海内外,也吸引了一大批来自台湾的游客,而为他们讲解的正是时任芷江县文物管理所所长的吴建宏,在与一位台胞交流中他意外得知萧毅肃将军的家人现在就居住在台北,这位台胞知道他们家的大概住址,但却没有联系电话。吴建宏得知后非常激动,萧毅肃将军是1945年8月21日在芷江接受日本投降的受降主官,他为芷江乃至全国的受降工作花费了极大心血,甚至在受降典礼上递交给降使的中字第一号备忘录,都是他花费一天一夜时间完成的。萧毅肃将军是芷江受降历史事件最直观的见证人,如果能与萧家人取得联系,就能更深、更全面地挖掘芷江受降的历史。

21日11时15分,今井武夫的降机降落后,乘坐插着白旗的降车,绕场游街示众。数千人兴奋地涌向机场,目睹日本投降代表低头认罪的表情。

这些珍贵的历史镜头,也被当时目睹盛况的美国飞虎队员约瑟夫·德用相机拍摄下来,这些充满历史感的老照片如今正在芷江展出。

陈列五个部分共展出图片300余幅,文物和仿件180余件,雕塑6具,场景和全景6个。为了真实还原日本投降全过程,基本陈列有3个场景是新增的,第一是日本投降代表乘坐“降车”游街示众,第二是中国军队电报机房繁忙的工作景象,第三是反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在高邮受降的场景。

萧毅肃子女给纪念馆捐赠的陈纳德亲手绘制的并肩前进水彩画

展开剩余88%

对于“胜利之城”的湖南芷江县而言,这座湘西边陲的小县城,70年前见证了不可一世的日本帝国主义被彻底击败,并向中国军队乞降的全过程。从此,这座小城名震天下,并诞生了引以为豪的芷江和平文化,传承至今。

展品含日军降书

陈纳德绘制的《并肩前进》水彩画

从机场前往会场10多公里的路上,挤满了人群,不断有人高喊着“打倒日本法西斯”“审判战争罪犯”“血债血还”等口号。争相观看日本降使的人群仍然不断涌向路中间,阻挡了车队的前行,汽车就这样开开停停。今井武夫一行从刚下机时的面无表情,变成脸色惨白。

芷江为什么能成为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受降地?湖南芷江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馆馆长吴建宏介绍,主要原因是芷江当时建有盟军在远东的第二大军用机场,并是保卫战时陪都重庆的军事重镇,同时也是抗日战争取得转折性胜利的芷江保卫战的战略总部。

吴建宏介绍,此次展出的重要文物包括了日军来往的电文、日军的降书,日军在芷江献交兵力部署图的内容,湘西会战中缴获的日军的头盔及一系列武器,飞虎队员庆祝日本投降写的首日封,当年美国出版的关于日本投降的数十张原始报纸,陈纳德将军亲手绘制送给萧毅肃将军的飞虎队战斗场景水彩画等。其中40余幅图片和文献以及芷江受降原始视频资料系首次公开展出。

吴建宏赶紧将地址抄写下来,从此开启了一段长达十年之久、跨越海峡两岸的寻找历史之旅。从1993年开始,每逢重要节日,吴建宏都会给那个地址写信或者寄去明信片,也许是台胞提供的地址有误,又或者是萧家已经搬迁,结果都是石沉大海。就这样十年过去了,2003年的某一天,已经是受降纪念馆馆长的吴建宏突然接到一个来自大洋彼岸的陌生电话:“吴馆长,您好!我是萧毅肃的二儿子萧慧麟,这十年来您寄到我们台北家中的贺卡和联系名片已经全部转寄到了美国。我们被您的诚意和精神所打动,决定将父亲的所有物品都捐给芷江,并且很快会来芷江。”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就在这一年,萧毅肃的二儿子萧慧麟先生、三儿子萧民元先生作为萧家代表来到芷江,捐赠了一百多件萧毅肃生前物品。直到2005年,萧家前前后后一共捐赠400多件文物,其中包括萧毅肃将军生平的照片、任命书、任职状、勋章、证书、衣物等,其中国家一级文物9件。这其中便有“飞虎将军”陈纳德亲手绘制并赠予萧毅肃将军的水彩画《并肩前进》,该画创作于1944年,标注有中英双语“并肩前进(FORWARD TOGETHER)”,是陈纳德将军为纪念中美两国配合抗战而作。这幅画曾经展览于美国圣地亚哥博物馆内,有人曾给高价收购,却被萧家人拒绝了,萧慧麟将它带到芷江时说道:“这些物品已经不属于萧家,它们属于中华民族!”

这些珍贵的历史镜头,也被当时目睹盛况的美国飞虎队员约瑟夫·德用相机拍摄下来,这些充满历史感的老照片如今正在芷江展出。

“日本想占领芷江,最后让日本人到这里来投降,就是要让日本侵略者真正体会到‘日落芷江’的滋味。”吴建宏说,“当时芷江机场拥有数百架飞机,具有强大的空中实力,而且在其周围驻扎着大批中国地面部队。强大的军事力量,可以发挥解除日军降使的精神武装,打掉其嚣张气焰的巨大威慑力。”

约瑟夫·德拍摄的日本降机降落芷江机场,投降代表乘

对于“胜利之城”湖南芷江县而言,这座湘西边陲的小县城,74年前见证了不可一世的日本帝国主义被彻底击败,并向中国军队乞降的全过程。从此,这座小城名震天下,并诞生了引以为豪的芷江和平文化,传承至今。

芷江受降仪式被安排在1945年8月21日下午举行,日方投降代表今井武夫等人一行,在中国士兵荷枪实弹的押送之下,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到中国战区受降典礼会场前,得到中方受降主官萧毅肃的允许以后,他们可以脱帽进入中国战区受降典礼会场。

坐插有白旗的降车离开机场

芷江为什么能成为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受降地?湖南芷江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馆馆长吴建宏介绍,主要原因是芷江当时建有盟军在远东的第二大军用机场,并是保卫战时陪都重庆的军事重镇,同时也是抗日战争取得转折性胜利的芷江保卫战的战略总部。

吴建宏介绍,当时中方代表是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萧毅肃、副参谋长冷欣,还有中国战区美军参谋长柏德诺,译员王武等。在他们对面则是日本投降使节——日本侵华派遣军司令冈村宁次的代表、侵华日军副总参谋长今井武夫,还有参谋桥岛芳雄、参谋前川国雄以及翻译官木村辰男。

“原始视频”26年回家路

图片 2

“芷江受降”仪式开始后,首先是检验确认日方人员身份,之后日军方面向中国军队献交了在华兵力部署概要图,在记载着投降详细规定的备忘录上签字。萧毅肃将军将中国战区陆军总司令部备忘录第1号交今井武夫转冈村宁次。备忘录详细规定了受降事项。当时,日本在中国尚有兵力128万多人。

受降纪念馆内的放映室里,每天循环播放一部黑白影片,这就是存封将近70年的侵华日军在芷江向中国人民无条件投降的原始视频,它曾一度流失海外,为了寻找它,吴建宏花了整整26年时间。

“日本想占领芷江,最后让日本人到这里来投降,就是要让日本侵略者真正体会到‘日落芷江’的滋味。”吴建宏说,“当时芷江机场拥有数百架飞机,具有强大的空中实力,而且在其周围驻扎着大批中国地面部队。强大的军事力量,可以发挥解除日军降使的精神武装,打掉其嚣张气焰的巨大威慑力。”

吴建宏自豪地说,这是自甲午海战以来,日本以失败者和投降者的身份,第一次在世界范围内向一个国家无条件投降,这个时间永恒定在1945年8月21日。这也是自鸦片战争以来,近代中国首次以战胜国姿态接受战败国的投降。

1989年吴建宏刚当讲解员时,受降纪念馆资料不全,影响不大。很多人观看了受降旧址后,都想了解这段历史,观看更多的实物资料。当时,他就下定决心:“我们这一代人有责任把这段历史弥补好,使之更加完善、更加丰富。”1990年的一天,他在文物征集时偶然发现几张抗战时期的新闻报纸,上面赫然登载着国泰大剧院加映新闻纪录片《芷江受降 降使今井》的消息,这会不会就是当年芷江受降过程的纪录片呢?这一发现引起了他的高度重视,带着寻找原始视频的使命,他先后到国内各大档案馆、图书馆以及台湾各大纪念馆等,每次都无功而返。2008年,他把寻找的思路改为美国,联系上了旅居美国、祖籍芷江的原湖南师大油画院教授、美国油画原创协会会长钱德湘夫妇,给他们开具介绍信,委托他们到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等著名大学、档案馆、资料室去寻找这份视频。钱德湘夫妇找了几年,却一直无果。直到有一天看到一份飞虎队员的回忆文章,才恍然大悟。原来芷江的汉语拼音虽是Zhijiang,但在抗战时期,美国人却将芷江称呼为ZhiKang。利用这个线索,2013年5月钱德湘夫妇终于在美国国家档案馆找到了这份弥足珍贵的二十分钟原始视频。

芷江受降仪式被安排在1945年8月21日下午举行,日方投降代表今井武夫等人一行,在中国士兵荷枪实弹的押送之下,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到中国战区受降典礼会场前,得到中方受降主官萧毅肃的允许以后,他们可以脱帽进入中国战区受降典礼会场。

今井武夫在回忆录中也表示,他来到中国,作为日本的降使,感觉是双手戴着手铐来到中国的。在这里所看到的中国战机的先进,中国军人抗战的精神,给他们一种大和民族真正战败,无力回天的感觉,中国抗战的精神在这里得到了体现。

视频找到后,引起了不小轰动,网络视频以每小时5万人次的点击量受到全世界人民的关注,也引起了一位89岁的二战老兵约瑟夫·德的关注。二战时期,约瑟夫·德曾是美通讯社驻扎在芷江的一名飞虎队通讯兵,70多年前他用手中的相机记载了那个烽火连天的年代,湖南芷江铭刻在他永恒的记忆中,看到记忆中的视频,他倍感欣慰,觉得自己手中珍贵的历史照片应该回到历史的发生地。于是他通过各种渠道将手中有关日本侵略者在芷江向中国军民无条件投降的彩色照片223张尽数捐赠给受降纪念馆。

吴建宏介绍,当时中方代表是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萧毅肃、副参谋长冷欣,还有中国战区美军参谋长柏德诺,译员王武等。在他们对面则是日本投降使节——日本侵华派遣军司令冈村宁次的代表、侵华日军副总参谋长今井武夫,还有参谋桥岛芳雄、参谋前川国雄以及翻译官木村辰男。

芷江受降终结了八年抗战,它是亚洲,也是二战东方主战场胜利的标志点。

沧桑雄浑的历史轮迹,为芷江留下了大量弥足珍贵的抗日战争遗迹、文物,这是人类历史的瑰宝,代表中国人民不屈不挠、宁折不弯的精神文化。文物征集的过程,也在推动芷江经济发展和弘扬民族文化中发挥了积极作用。

“芷江受降”仪式开始后,首先是检验确认日方人员身份,之后日军方面向中国军队献交了在华兵力部署概要图,在记载着投降详细规定的备忘录上签字。萧毅肃将军将中国战区陆军总司令部备忘录第1号交今井武夫转冈村宁次。备忘录详细规定了受降事项。当时,日本在中国尚有兵力128万多人。

吴建宏说,为纪念这一重大历史事件,中国在受降地芷江建立了“受降纪念坊”。1985年,修复后的受降旧址对外开放,1995年在受降旧址附近扩建、新建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馆。2015年4月,受降纪念馆进行提质改造后重新开放。

作者简介

吴建宏自豪地说,这是自甲午海战以来,日本以失败者和投降者的身份,第一次在世界范围内向一个国家无条件投降,这个时间永恒定在1945年8月21日。这也是自鸦片战争以来,近代中国首次以战胜国姿态接受战败国的投降。

“受降纪念坊”为四柱三门牌坊式建筑,上刻有国民党军政要员的题辞,整个造型如同一个“血”字。这象征着中国人民经过长达八年多的浴血奋战,用3500多万同胞鲜血换来的胜利。“这个牌坊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重要历史见证,被誉为‘中国凯旋门’。”受降纪念馆讲解员杨霞说。

姓名:曾佑 工作单位:

今井武夫在回忆录中也表示,他来到中国,作为日本的降使,感觉是双手戴着手铐来到中国的。在这里所看到的中国战机的先进,中国军人抗战的精神,给他们一种大和民族真正战败,无力回天的感觉,中国抗战的精神在这里得到了体现。

中国史学会会长张海鹏表示,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的中国近代史,是一部中国人民受尽帝国主义凌辱和侵略的历史。抗日战争胜利,中华民族取得了近代历史上第一次反对外敌入侵的完全胜利,洗刷了近代以来中国抗击外来侵略屡战屡败的民族耻辱。中国人民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芷江受降终结了八年抗战,它是亚洲,也是二战东方主战场胜利的标志点。

从1985年开放至今,以受降旧址为核心陈列的受降纪念馆已经接待了海内外游客3000万人次。吴建宏告诉记者,日本也有部分人士前来参观和忏悔。

图片 3

“日军在芷江向中国军民投降的视频和文字资料不仅仅属于中国,它还是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共同抗击法西斯取得胜利的历史见证。”吴建宏表示,他的最大愿望是将“芷江受降”的视频和相关文献资料申报为世界记忆遗产。“我们作为从事抗日战争研究的工作人员,我们有责任要把历史永恒地纪念下去”。

秘密机场 飞虎队曾在这里安家

吴建宏说:“我们还希望将芷江受降旧址和飞虎队在芷江的旧址申报为世界文化遗产,要把日本侵略者的可耻行径和最终失败投降这一事实永远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芷江,作为日本投降重大历史事件见证地,以“胜利之城”享誉中外。同时,作为中美空军飞虎队大本营,芷江也以“英雄之城”威名远扬。

位于芷江的飞虎队纪念馆,一张张泛黄的历史照片、一件件当年飞虎队员用过的物品,点燃了尘封的记忆,重现飞虎队血战长空的峥嵘岁月。飞虎队纪念馆坐落于芷江机场东边,距芷江县城2 公里,建于2005 年,占地1460 平方米。该馆主要围绕原中美空军指挥塔,布置和平之光、正义之剑、友谊之花、飞虎将军塑像、飞虎队队徽塑像五大雕塑。

图片 4

提起飞虎队,一个人物至关重要,他就是飞虎队指挥官、著名的陈纳德将军。1937 年,陈作为美国空军退役军官来到中国,主动请战,为中国抗日服务。

1941 年4 月,陈纳德组建了中国空军美国志愿航空大队。随着珍珠港事件爆发,美国正式对日宣战。这支航空大队先后更名为美国陆军第十航空队驻华特遣队、美国陆军第十四航空队。

抗战期间,随着国内公开的一线机场相继失守,芷江机场成为中美空军在中国抗日战场唯一的秘密前进机场。1943 年底,陈纳德及其所率领的飞虎队员进驻芷江机场,利用芷江优越的地理位置,不断主动出击,除经常与侵华日军进行空战外,还担负着掩护从机场起飞的重型轰炸机实施对华北、华中日军驻地的战略轰炸,切断日军后勤补给线,封锁长沙、湘江和京广铁路运输,阻止日军进攻大西南等重要军事任务。

走进飞虎队纪念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当年“飞虎队”使用的主战飞机P-40的模型,它是按照原始尺寸1 比0.68 比例建造,恢复了著名的鲨鱼式飞机的模样。

飞虎队纪念馆分为“陈纳德初来芷江”“美国志愿航空队”“美国陆军第十航空队驻华特遣队”“美国陆军第十四航空队”“生死与共抗击日寇”“和平友谊明天”“中国籍飞虎队员陈列室”等展区,内有大量飞虎队曾经使用过的战斗、生活用品,馆内陈列手法先进,真实再现了当年日机轰炸芷江及飞虎队员英勇抗击日寇的辉煌战绩。

在飞虎队纪念馆大厅正中有一面硕大的黑色大理石英烈墙,上面刻着包括飞行员在内的飞虎队牺牲队员的名字,多达2193 人。“在中国籍飞虎队员展厅,还陈列着中美混合联队中国籍飞虎队队员阵亡人员名单,共133 人,大都是驻防芷江期间牺牲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受降纪念馆馆长吴建宏说,在当年芷江保卫战的参战飞虎队员中,中国籍队员占一半以上。

寻文物 访故人 留住那些记忆

站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坊前,看过纪念馆里对事实材料的详实呈现,时间好似又飞回那个战火纷飞的时代。不少纪念馆的馆藏也倾注着纪念馆工作人员的用心。其中一段记录芷江受降这一重要历史事件的视频记录,由于其寻找过程之漫长曲折在馆藏中显得尤为珍贵。

图片 5

芷江受降的这一段视频是由当时随军摄像师所拍摄,时长约10分钟。因为技术原因虽然没有声音,但却详实记录了侵华日军降使飞抵芷江机场及芷江受降典礼的部分过程,包括数千名中美军人围拥在机场附近,来自全国各地的新闻记者大多也围挤在插着白色降旗的吉普车旁,摄像师为了寻找适合的拍摄角度而四处走动。在这紧张而兴奋的氛围里,人们都在焦急等待着亲眼目睹侵华日军降机的降落,见证胜利时刻的到来。

芷江受降原始视频的找寻过程持久而艰辛。据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馆馆长吴建宏回忆,他最初是在文件整理过程中发现芷江受降的原始照片中会场里有很多手持拍摄器材的新闻记者,他们当时拍了很多的照片,那会不会也拍摄了视频记录呢?这个想法在他心里诞生,但却一直没有得到进一步的证实 。

吴建宏馆长与工作人员在工作交流中不断搜寻这段视频的痕迹,十多年过去了,2014年一个越洋电话带来了转机,芷江旅美画家钱德湘老师带来消息,美国国家档案馆收藏了芷江受降的相关资料,建议吴建宏去美国看看,吴建宏欣然前往,终于在美国国家档案馆找到了芷江受降的原始视频。

一个友人曾对吴建宏说:“你的这份执着帮助我们寻回了民族史上光辉的一页记录。”对于他来说,这句话是莫大的肯定。

吴建宏说,芷江受降原始视频是日本在中国怀化芷江受降的铁证,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正义必定战胜邪恶,这段视频做为纪录片,奉献给全人类,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到这段历史。

回想起受降纪念馆的发展历程,在这里奋斗了20余年的馆长吴建宏心潮澎湃。上世纪70年代中期,芷江县文物工作者在进行文物普查过程中,在当地村民家中发现“受降纪念坊石碑”。1985年,建“芷江受降陈列室”,9月4日正式对外开放。1992年11月22日,中共芷江县委、县人民政府决定扩建受降城,以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新建1500平米受降主题展馆,修复受降旧址,复原受降会场。几经扩建,到2015年8月21日,湖南抗日战争纪念馆建成并对外开放,至此受降旧址已由原来初建的12亩发展到了占地300多亩的一园三馆(即芷江和平园,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纪念馆、湖南抗日战争纪念馆、飞虎队纪念馆)的建设规模。

芷江受降、飞虎雄鹰,是抗战让芷江这个湖南小城在历史上留下了自己独特的印记,今天,芷江和其他城市一样,在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中迈着自己昂扬的步伐。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那样,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是近代以来中国抗击外敌入侵的第一次完全胜利。这一伟大胜利,彻底粉碎了日本军国主义殖民奴役中国的图谋,洗刷了近代以来中国抗击外来侵略屡战屡败的民族耻辱。这一伟大胜利,重新确立了中国在世界上的大国地位,使中国人民赢得了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尊敬。这一伟大胜利,开辟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开启了古老中国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新征程!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本文由NBA盘口预测发布于世界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日落芷江,让文物发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