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世界史故事 2019-11-25 18:5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NBA盘口预测 > 世界史故事 > 正文

英语或将不再是欧盟官方语言,将冲击英语国际影响力

有法国政客在多个场合表示,英语已经失去作为欧盟官方语言的法律依据,现在或许是法语夺回欧洲语言“霸主”地位的最佳时机。英语在欧盟地位或下降英国宣布“脱欧”之前,欧盟共有24种官方语言,其中英语、法语和德语被认定为工作语言。第二种是,考虑到英语在爱尔兰和马耳他原本就是官方语言,因而据此保留英语在欧盟中的官方语言地位。因此,一旦英国“脱欧”,且爱尔兰或马耳他又不愿将提交给欧盟的官方语言换成英语,则英语保留为欧盟官方语言的可能性将微乎其微。英式英语的影响力将下降虽然英语作为欧洲甚至是世界通用语的趋势不会被轻易逆转,但是英语语言的发展将受到英国“脱欧”的影响,其主要体现为英式英语的影响力将大打折扣。

外媒:英国脱欧 英语或将不再是欧盟官方语言

Lingua franca 

问:欧洲的语言可不可以这么理解:英语相当于普通话,德语、法语、意大利语相当于方言?

自英国宣布“脱欧”以来,关于不再将英语作为欧盟官方语言的探讨不绝于耳。有法国政客在多个场合表示,英语已经失去作为欧盟官方语言的法律依据,现在或许是法语夺回欧洲语言“霸主”地位的最佳时机。

6月28日电 据外媒报道,一名资深欧盟议员本月27日称,一旦英国退出欧盟,英语可能就不再是欧盟的官方语言。英语是世界上第二大语言,也是欧盟机构的主要工作语言之一。

Britain is leaving the EU, but its language will stay

图片 1

8月底,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经济学教授维克托·金斯伯格(Victor Ginsburgh)等学者在欧洲经济政策研究中心官网发布研究成果称,他们运用三种测算方法进行计算后确定,在英国“脱欧”后,英语将难以维持原来的使用频率和范围,而法语和德语将在欧盟处于主导地位。

报道指出,这一象征性的举动,即使是不现实的,也将进一步削弱伦敦在欧洲大陆的影响力,并且会激怒爱尔兰人。

Despite Jean-Claude Juncker’s joke, Anglophones should rest easy  May 13th 2017

瑞士住了十年,住意大利语区和德语区(买卖超市生活 点菜)大学是法语和英文(很少)。

英语在欧盟地位或下降

欧盟每个成员国都有权提名一种欧盟语言。虽然英语是欧洲使用最多的口语语言且是三个成员国的官方语言,但只有英国选择英语作为欧盟官方语言,爱尔兰选择盖尔语,马耳他选择马耳他语。

通用语言  英国虽然脱欧但英语依旧被大量使用  

法国人老人不说英文。年轻人除非对脾气,要不不和你说英文。

英国宣布“脱欧”之前,欧盟共有24种官方语言,其中英语、法语和德语被认定为工作语言。虽然除英国外,还有一些国家实际上是将英语作为官方语言,如爱尔兰和马耳他。但是在这两个国家加入欧盟时,提交给欧盟的官方语言却分别是爱尔兰盖尔语和马耳他语,而非英语。从这一层面来看,英语退出欧盟官方语言和工作语言似乎已成定局。

“英语之所以成为欧盟官方语言,是因为获英国提名。若英国脱离欧盟,那么英语就不再是欧盟的官方语言,”欧洲议会宪法事务委员会主席许布纳(Danuta Hubner)在英国脱欧公投法律后果的新闻发布会上称。

尽管欧盟主席开玩笑但英语使用者大可不必担心 

德国人 德语和英文,英文都很好。

为了量化这一论断,金斯伯格等人使用了2005年底的一次欧盟语言使用情况普查数据,再根据欧盟各个成员国现有的人口数量,对总数进行加权,并利用三种方法,评估了英国“脱欧”前后使用英语、法语、德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和波兰语的权重。

英语即使不是官方语言,但可能仍然会是欧盟的工作语言,许布纳表示。她并补充道,若要继续作为官方语言,需要所有成员国同意。

(容克:英脱欧后英语在欧洲将渐失重要性)

意大利人,销售类对外职业都会英文 和意大利语,高档的意大利人体面人都会法语。

金斯伯格等人针对每一种语言,计算所有使用者。第一种计算方法是,无论使用者的熟练程度如何都计为1,而非使用者计为0。第二种方法是,只有完美的使用者,即达到母语水平的使用者计为1,其他则计为0。第三种方法是,母语水平的使用者计为1,熟练使用者计为1/2,其他计为0。

她还建议道,作为替代性方案,可修改条例,容许每个成员国提出多于一种官方语言。

“SLOWLY but surely, English is losing importance,” quipped Jean-Claude Juncker, the president of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before switching to French for a speech on May 5th. Is this true? Not really, and it seems not to have been intended as seriously as easily offended British headline-writers took it. After all, Mr Juncker, who is known for going off-script in speeches, delivered his barb in English, and the audience laughed.

同时拉丁语系。西班牙语也是。字能看懂,说还是有区别

结果显示,只有使用第一种方法,英语的地位才能勉强与德语持平,而如果使用第二种和第三种方法,德语和法语都会超过英语,成为欧盟主要使用语言。

据了解,直至20世纪90年代,法语一直是欧盟机构的主导语言。当时,瑞典、芬兰和奥地利的加入打破了这种局面,而将英语作为第二语言的中欧和东欧国家的加入更是扩大了这种势头。

欧盟轮值主席容克五月五号,在他的演讲切换成法语前用英语说:“很慢但可以确定的是英语正在丧失它的重要性”。这可能吗?然而并不尽然,连那些易怒的英国畅销书都没当回事儿,民众更是一笑置之。毕竟容克以脱稿演讲出名(或者叫信口开河 b( ̄▽ ̄)d),只不过讽刺了英国脱欧。

芬兰人 芬兰语是谈在家说的 德语日常 英文一样。

金斯伯格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德国、奥地利、法国和比利时不会继续支持英语在欧盟占主导地位。但这对很多国家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比起法语和德语来,作为世界第二大语言的英语在欧洲更为普及。如果英国不“脱欧”,英语成为欧洲通用语指日可待。

欧盟相关文件及法律文本都要翻译成24种官方语言版本。一旦英语不再是欧盟官方语言,英国人将要自行翻译所有欧盟文件。

In any case, speakers of langue de Shakespearehave little to worry about. The European Union has 24 official languages, three of them considered “working languages”: French, German and English. Eurocrats are polyglots, often able to speak all three tongues, plus another of their own. Mr Juncker may be right that in the halls of the EU’s institutions, English will be heard somewhat less after Brexit, simply because of the exodus of a big group of Anglophones. But English is not just British: it is also an official language in Ireland and Malta. More important, the three enlargements of the EU since 2004 have decisively shifted the balance in Brussels from French towards English. There is no consensus for going back, still less for switching to German.

瑞典人和瑞士人基本都是三语种随意切换。意大利语很少说

英语在欧洲普及率变化不大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无论什么时候英语使用者都不用担心。欧盟有24种官方语言,其中成为工作语言的是法语、德语和英语。欧盟工作人员是多语言使用者通常可以说三种语言和自己的当地语言。英国脱欧后英语可能在欧盟官员中用得少了,毕竟英语母语使用者(英国人)离开了,在这一点上容克说的有道理。但英语可不仅仅只是英国的,同样也是爱尔兰和马耳他的官方语言。更为重要的是2004年开始的欧盟三次扩张果断地使欧盟总部的工作语言从法语为主转换成英语为主。(法语也会用,但以英语为主)没有任何迹象会重拾法语,更不可能是德语。

但是瑞士德语和德语不一样,我和我同学交流后,一致选择了法语作为我们主流语言。英文只是对游客还有别人不行的时候迁就别人。

金斯伯格认为,围绕英语产生的争论有两种解决方法。第一种是,爱尔兰或马耳他将提交给欧盟的官方语言换成英语,但这涉及民族情感问题。对于这种“不爱国”的举动,爱尔兰人和马耳他人能否接受尚不可知。第二种是,考虑到英语在爱尔兰和马耳他原本就是官方语言,因而据此保留英语在欧盟中的官方语言地位。这也是欧盟委员会当前采用的一个说辞。

Besides, English is putting down deep roots among ordinary people on the continent. For all of France’s notorious linguistic nationalism, it is telling that François Hollande, the outgoing president, was mocked on Le Petit Journal, a news and entertainment show, for his ropey English. Emmanuel Macron, a generation younger, is fluent. Fully 66% of EU citizens speak another language, a number that is growing steadily. Eurostat, the EU’s statistics agency, does not break those figures down by language spoken, but it is easy to extrapolate from what is studied in schools. Among students at lower secondary level outside Britain, 97% are learning English. Only 34% are studying French and 23% German. In primary school 79% of students are already learning English, against just 4% for French. Some countries, such as Denmark, begin English in the very first year.

所以对于交界区的人来说 英文是普通话,本国语言是的当地话,回家才说本国主流语言。

不过,现有欧盟规章认定,每个欧盟成员国都只能提交一种官方语言。因此,一旦英国“脱欧”,且爱尔兰或马耳他又不愿将提交给欧盟的官方语言换成英语,则英语保留为欧盟官方语言的可能性将微乎其微。

除此之外,英语深植欧洲大陆老百姓的心底。法国语言民族主义者臭名远扬,连法国的新闻和娱乐小报《法国画报》都讽刺即将卸任的法国总统奥朗德蹩脚的英语。当选总统马克龙的英语非常流利。66%的欧洲城区人口都会说其他语言而且这个数量会越来越多。欧盟统计局中英国官员的人数减少并不影响英语的使用,然而英语学习的人数增加却会提高英语的使用。英国以外的初中生中有97%在学习英语。法语只有34%,德语23%。小学中学英语的已经高达79%远超法语的4%。有些国家如丹麦,小学第一年级就是英语教学。

绝对不能这么理解,这是完全错误的!

在许多人的印象中,欧洲都是由一些小国家组成,而且这些小国家都是使用字母文字,他们的语言听起来也很像,所以很多人认为欧洲各国的语言本质上是相通的,最多不过是普通话和方言的区别。

但这种理解是完全错误的,欧洲不同区域的语言根本不能互通,例如俄罗斯人就完全听不懂英语,他们学习英语也比较困难,俄罗斯人英语水平并不高。

还有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等国也是完全听不懂英语的,英语对于他们也是一种全新的外语。

当然,欧洲大多数国家都属于印欧语系,大家在上万年前的确是同宗同源。但不只是欧洲,亚洲的伊朗、阿富汗、印度、巴基斯坦也同样属于印欧语系。难道波斯语和英语能够互相沟通吗?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伊朗人使用的波斯语和英语也是亲戚,只不过这俩亲戚隔得有点远,远到根本不能沟通)

欧洲主要有两大语系:印欧语系和乌拉尔语系。欧洲大部分国家都是印欧语系,而属于乌拉尔语系的国家只有芬兰、爱沙尼亚和匈牙利。这三个国家的语言和欧洲其他国家非常不一样,对于本文跟没有讨论的意义。

而在印欧语系之下,欧洲国家又基本分为三大语族,分别是:

日耳曼语族

罗曼语族(又称“拉丁语族”)

斯拉夫语族(欧洲三大语族)

其中英国和德国、荷兰、丹麦、挪威、瑞典、冰岛、瑞士、奥地利、列支敦士登、卢森堡这些国家属于日耳曼语族。它们之间的语言都是由古日耳曼语分化而来的,因此这几个国家的语言相互学习起来比较容易。

例如德国人学英语就比较容易,荷兰人学英语也非常容易,这几个国家之间你可以理解成方言的区别。只不过除了语言不同外,他们的单词也不同,但学起来还是很快的。

不过除了日耳曼语族国家之外,其他的罗曼语族和斯拉夫语族国家学习英语就非常费劲了。

其中罗曼语国家包括: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罗马尼亚。

斯拉夫语国家有: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波兰、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亚、克罗地亚、塞尔维亚、斯洛文尼亚。

罗曼语族和斯拉夫语族与日耳曼语族根本不搭嘎,双方的语法、时态、结构都很不一样,学习起来比较困难。

所以如果你前往德国、丹麦、荷兰等国游玩,你用英语基本可以与当地人实现无障碍交流。但是如果你前往西班牙、意大利、俄罗斯、乌克兰这些国家,使用英语在当地交流就比较麻烦了。

其中尤其东欧的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这三个国家,它们所在斯拉夫语族不仅同英语区别巨大,就连所使用的字母也不一样。英语使用的是拉丁字母,而俄、白、乌三国使用的西里尔字母,相互学习起来更加麻烦。(俄罗斯人的英语水平跟国内差不多)

并且欧洲的印欧语系旗下不止有日耳曼、罗曼、斯拉夫三大语族,除了这三大语族以外,欧洲还有希腊语族、阿尔巴尼亚语族、波罗的语族。而希腊语则是英国人评选出来的世界最难学的三大语言之一,其他两种难学的语言是阿拉伯语和汉语。

说说我看到的和听到的:

荷兰:英语普及率比较高,因为荷兰语和德语很相似,所以德语在荷兰也基本能畅通无阻。

德国:说英语基本没人理你除了年轻人。工作里基本都是德语,德国人比较抗拒说英语。

法国:法国人不说英语!!!!打死都不说!

西班牙:年轻人会说英语。问路什么的没问题。

瑞士:德语区英文普及率高,我的同事都很愿意说英语,甚至主动说英语。法语区:不会德语不会英语而且打死都不说!!!意大利语区:不了解。

意大利:年轻人说英语。

不能这么理解。

先看欧美。欧盟的工作语言非常多,不仅仅是英语。在英国脱欧以后,英语在欧盟当中的地位很有可能会进一步下滑。欧盟并没有规定必须使用英语作为交流语言。只是在现实当中采用英语作为交流语言,相对来说具有一定的经济性,所以这种情况比较普遍而已。

再看各国的具体情况。欧洲国家大部分都有自己的民族语言。这些语言都是法定语言。以英语为法定语言的国家,只有英国和爱尔兰。爱尔兰的本土语言爱尔兰语也是法定语言。而在英国,同时也认可苏格兰与威尔士语和爱尔兰语在相应地区的法定语言地位。从法律地位上看,英语在其他国家不具备普通话在中国国内的特殊地位。

从现实层面上看,很多欧洲国家的英语普及情况其实并不好。根据美国人所做的托福考试各国考生的平均水平分布来看,西欧和北欧的部分国家水准较高。南欧和东欧国家的水准一般。和东亚地区没有什么显著的差异。这就说明这些国家的英语普及情况和我们中国差不多。

最后看一下这些语言之间相互之间通话的情况。实际上英语不能和德语法语意大利语相互通话。从语言关系层面上看,英语和德语的关系最为接近,同属日耳曼语。但是由于在历史发展过程当中,各自独立发展,所以现在差异非常大,相互之间不能直接通话。英语在历史上受法语影响很大,因此很多单词是从法语当中借用而来。不过由于法语的发音和语法习惯与英语有很大差异,两者分属不同的语系,法语属于拉丁语系,相对来说和意大利语的关系更接近一些,英法两个语言相互之间也不通话。英语和意大利语的差异就更大一些。当然也不能相互通话。从学习难度上讲,英国人掌握德语或者法语的难度差不多,但掌握意大利语的难度要更大一些。

至于汉语内部各方言之间的差异问题和英语以及其他欧洲语言的差异实际上是在两个不同的大的语系下的比较,从语言学层面上来讲没有太大意义,因为两者差异实在太大不具备可比性。

完全错误。

英语从来都不是欧洲的“普通话”,欧盟反而明确规定有24种官方语言。现在英国又要脱欧了,滚回自己的岛屿再做普通话的梦好吗?

金斯伯格坦言,英国“脱欧”造成英语处境尴尬。应当如何解决这一问题,欧盟内部现在也没有形成共识。但可以预计的是,如果英国采取“硬脱欧”,那么欧盟很可能规定在欧洲议会不再使用英语。他认为,尽管英语可能不再被列为欧盟官方语言和工作语言,但英语在学术发表、商务谈判、日常交流、语言学习等方面的使用,并不会受到太多影响。英国《经济学人》网站也曾发文表示,英国“脱欧”并不会影响英语的重要性。该文章列举了欧盟统计局数据:欧盟国家中,在初级中学阶段,有97%的学生学习英语,34%的学生学习法语,23%的学生学习德语;在小学阶段,有79%的学生学习英语,只有4%的学生学习法语。这说明英语已经深入到人们学习和工作之中。这一趋势早在英国“脱欧”前就已形成。同时,学习一门新的语言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因此,英语在欧洲的普及率并不会因英国“脱欧”而有所改变。

A language increases in value with the number of people able to speak it, so tongues that are valuable tend to become more so over time. And language knowledge takes a long time to acquire; societies do not quickly change the languages they speak. The trend of English in Europe began well before the vote for Brexit and is unlikely to dissipate, even “slowly but surely”. Mr Juncker might better have said that although Britain, unfortunately, is exiting the EU, its former partners will always remember the linguistic gift it is leaving behind.

汉语的普通话和方言:都存在大量的同源词,而且语法结构基本相同,读音很多也相近。


如果对比这种标准,欧洲的语言绝对不是普通话和方言的关系。

欧洲属于印欧语系,其中存在三大语族:日耳曼语族、罗曼语族、斯拉夫语族。举个例子就是:

英语、德语属于日耳曼语族的不同语支,法语、意大利语属于罗曼语族的不同语支。

彼此之间差异非常大。根本就不是汉语普通话、方言的关系。

当然,英语确实是欧洲,乃至于全世界流传度最广的语言。

但是,流传度广并不代表它就是普通话。英语的普通话、方言,应该是英语国家内部进行比较,譬如英式英语、美式英语、澳大利亚英语等等。


至于欧洲现在的情况:

法国人平时说英语吗?德国人平时说英语吗?意大利人平时说英语吗?

都不说,那算哪门子普通话?

总而言之,这种事回去做梦好了。

习惯性先说结论,再做分析:这么理解不大对,无论从逻辑上还是从语言学理论上。

首先,咱们先说逻辑问题:所谓的普通话,无非就是现行政府官方认定的几种语言文字中的一种(汉语),而所谓的方言无非就是官方认定之外地方性使用的具有明显区域特征的语言,二者的最大区别是有没有官方的认可。英德法意这四种语言,在欧洲范围内,都属于官方(欧盟)认可的官方语言——在欧盟这个级别的行政意义上,英法德西四种语言目前是平等的(别杠,也许英语会被欧盟给干掉,但目前还没有)。比如说,欧盟开会,法国人说法语,意大利人说意大利语,德国人说德语,英国人说英语,都没问题;但是咱们人大开会,上海人可以是普通话带着上海口音,但是不能一开口就是“阿拉湘海恁…”也就是说,把英德法意必做中国的普通话和方言,“政治上不正确”,

本文由NBA盘口预测发布于世界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英语或将不再是欧盟官方语言,将冲击英语国际影响力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