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世界史故事 2019-11-25 18:5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NBA盘口预测 > 世界史故事 > 正文

瑞典首相输掉不信任投票将下台,国际观察

根据瑞典选举委员会10日公布的初步计票结果,两大传统政党阵营中左翼和中右翼分获40.6%和40.3%的选票;对外来移民持敌视态度的极右翼政党瑞典民主党获得17.6%的选票。舆论分析指出,由于两大政党联盟均未获过半数选票,瑞典民主党将扮演政坛的“制衡”角色。作为“北欧福利主义”代表的“瑞典模式”遭遇极右浪潮

瑞典议会选举初步计票结果10日深夜发布,与选前民意调查大体相符:现任首相斯特凡勒文领导的中左翼联盟和中右翼联盟两大主流派别都没有获得多数议席,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瑞典民主党得票率上升,巩固议会第三大党地位。

图片 1图片 2

左翼;瑞典民主党;议席;阵营;社民党

为阻止瑞典民主党左右未来政局,勒文呼吁中左、中右两大阵营商谈合作组阁,却面临中右翼阵营要求他下台的压力。一些欧洲媒体分析,瑞典选出悬浮议会,组阁恐怕难以顺利。

9月25日电 综合报道,在瑞典议会于25日举行的不信任投票中,瑞典首相勒文遭到204票反对,142票支持落败,将面临下台的命运。

新华社斯德哥尔摩9月10日电 当“北欧福利主义”遭遇极右浪潮

瑞典9日举行议会选举。截至10日晚,选举委员会对99.8%选区的计票结果显示,勒文领导的社会民主党获得28.4%选票,略好于选前民调预测,却是这一政党自1917年以来最差成绩。

【勒文将下台,组阁道路漫长?】

新华社记者付一鸣

根据得票率,社民党将获101个议席,较2014年上届选举减少12席。加上环境党的15席和左翼党的28席,中左翼联盟共收获144席。议会一共349议席,需要至少175议席才能占据多数。

瑞典现政府为社会民主党和环境党组成的“红绿联盟”少数派政府。

根据瑞典选举委员会10日公布的初步计票结果,两大传统政党阵营中左翼和中右翼分获40.6%和40.3%的选票;对外来移民持敌视态度的极右翼政党瑞典民主党获得17.6%的选票。

另一阵营,温和联合党、中间党、自由党和基督教民主党组成的中右翼联盟有望获得143席。

瑞典采取“消极议会制”,这意味着只要没有多数派反对,即便是在大选中未能成为绝对多数党,仍可继续执政。

舆论分析指出,由于两大政党联盟均未获过半数选票,瑞典民主党将扮演政坛的“制衡”角色。作为“北欧福利主义”代表的“瑞典模式”遭遇极右浪潮,未来新政府组阁和社会福利制度的改革走向扑朔迷离,也给难民问题带来的“欧洲困境”增添新案例。

瑞典民主党持排外主义立场,自称胜利,因为初步计票显示它得到17.6%选票,较上届增加将近5个百分点,从49席增加至62席。

然而,据瑞典社会民主党党鞭耶格曼称,对勒文进行强制性不信任投票的要求,是由4个中间偏右政党提出。中右翼阵营反对联盟和极右翼的民主党均反对勒文连任,他将被迫辞职。

“瑞典模式”面临冲击

按照瑞典民主党党首吉米奥克松的说法,这一极右翼政党在政坛举足轻重的地位得以巩固,在议会拥有更大影响力。

在此之前的9月24日,瑞典新议会举行首次会议,全体议员以投票方式选举温和联合党成员安德烈亚斯·诺伦为议会新议长。诺伦面临着领导组建新政府的谈判以及提名新首相候选人等艰巨任务。

初步计票结果显示,社会民主党、环境党和左翼党组成的中左翼阵营赢得议会349个议席中的144个;温和联合党、中央党、自由党和基督教民主党组成的中右翼阵营赢得143个议席;瑞典民主党赢得62个议席。

然而,无论中左或中右阵营都一再申明不会与瑞典民主党合作。勒文代表中左翼联盟向老对手中右翼联盟喊话,希望双方商讨跨阵营合作,因为选举结果宣告瑞典阵营政治的死亡。

此前,执政联盟与温和联合党已经表示,不会与极右反移民的瑞典民主党合作。这也就意味着新政府组阁将面临诸多不确定性,预计组阁过程可能相当漫长。

瑞典广播电台援引瑞典哥德堡大学政治评论员米卡埃尔·吉利亚姆的话说,两大政党联盟得票率如此接近,胜负恐怕要等12日最终结果出来后才见分晓。

温和联合党的首相候选人乌尔夫克里斯特松却要求勒文政府辞职。政府已经完了,他对支持者说。温和联合党预计获70席,减少14席。他指出,中右翼四党联盟得票数大于勒文政府社民党和环境党两个中左翼执政党组合票数。

【瑞典大选,选出悬浮议会】

瑞典社会民主党党魁、现任首相勒文承认,社民党已无法再现历史上一党独大的辉煌,希望能与反对派政党合作,共同组建政府来实现国家更好发展。

勒文拒绝辞职,希望仍然领导过渡政府,直至最终计票结果出炉。所有正派的政党都应该等候最终选举结果。新一届议会将于两周后举行首次全体会议。

本月9日,瑞典举行议会选举,根据瑞典选举委员会公布的大选计票结果,在总计349个议席中,由社会民主党、环境党和左翼党组成的中左翼阵营赢得议会349个议席中的144个,其中勒文为首的社会民主党获得100个议席;由温和联合党、中央党、自由党和基督教民主党组成的反对联盟中右翼阵营赢得143个议席,其中温和联合党获得70个议席;而在这两大政治阵营之外的极右翼政党瑞典民主党赢得62个议席。

社民党是瑞典高福利体系的缔造者。社民党及其联盟长期执政期间,瑞典社会福利呈现良好态势,形成了著名的“瑞典模式”。但随着时代和社会巨变,近些年,瑞典的高福利体系不断遭“瘦身”。上届大选时,选民们对社民党继续投下信任票,希望“瑞典模式”能克服重重困难延续下去。但难民问题的涌现,动摇了许多民众的预期和信心。

勒文承认自己原本期待一个更好的结果,但强调社民党仍是最大党。

持排外主义立场的瑞典民主党自称“胜利”,因为计票显示它得到17.6%选票,较上届增加将近5个百分点。

过去6年间,人口约1000万的瑞典接收了约40万名难民,仅2015年就接纳了16.3万名难民,成为欧洲按人均计算接收难民最多的国家。有专家指出,很多瑞典民主党的支持者将难民的大量涌入视为社会变糟的根源,包括部分地区犯罪率上升、教育医疗等公共资源告急、养老金减少等等,而社会福利改革更是因此面临重重困难。

各党最终得票率可能会略有变化。大约20万海外选民票数及部分邮寄选票待计,最终结果将在12日出炉。

【困扰瑞典政府的,还是难民问题】

极右政党咄咄逼人

欧洲媒体预测,瑞典选后组阁可能需要数周时间才能看清方向。无论组成多数派政府,还是后续需要就具体议程在议会争取多数支持的少数派政府,都需要经过冗长谈判。

在选举结果出炉后,勒文承认,社民党已无法再现历史上一党独大的辉煌,希望能与反对派政党合作,共同组建政府来实现国家更好发展。

极右翼的瑞典民主党趁势而起,主张实施严厉的反移民政策,同时反对欧盟,要求举行“脱欧”全民公决。此次该党获得的议席比上届议会增加15席,保持瑞典第三大党地位。

按照瑞典选举制度,议会议长征求各政党领袖意见后,提名首相候选人,交付议会表决。只要反对票不超过半数,候选人即可当选首相并受权组阁。

社民党是瑞典高福利体系的缔造者。社民党及其联盟长期执政期间,瑞典社会福利呈现良好态势,形成了著名的“瑞典模式”。但随着时代和社会巨变,近些年,瑞典的高福利体系不断遭“瘦身”。难民问题的涌现,更是动摇了许多民众的预期和信心。

近年,瑞典民主党壮大的轨迹格外抢眼。2010年议会选举中,瑞典民主党赢得5.7%的选票,首次进入议会;2014年选举中,该党得票率升至13%,跃居第三大党。此次选举中,瑞典民主党得票率继续呈上升势头。中左翼阵营支持率下降以及瑞典民主党支持率不断攀升,已足以引起传统阵营的担忧。

路透社分析,中右阵营若想当政,需要在移民政策上与瑞典民主党达成一定妥协;勒文若想保住执政地位,则需要化解左右两大阵营间对立数十年的敌意,争取对方支持实属不易。

勒文政府自2014年以来接纳24万主要来自中东和非洲的非法移民和难民。相对于1000万本国人口,瑞典是接纳移民最“大方”的欧洲国家之一。然而,安置大批移民带来社会和经济负担,在欧洲引发排外风潮。勒文政府政策不可避免地“向右转”,2015年11月宣布全面收紧移民政策,仅按照欧洲联盟所定“下限”接收移民。

当地媒体援引斯德哥尔摩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延斯·吕德格伦的话报道,很多传统上支持左翼阵营的选民认为政府向过多难民敞开国门,并指责难民是对瑞典“经济和文化的威胁”,因此转向持有强硬反移民立场的瑞典民主党。

按照法新社的说法,勒文领导的中左翼政府4年来政绩好坏参半:一方面,经济发展稳健,失业率为十年来最低水平,性别平等、环境保护和妇女儿童权益保障继续领先全球;另一方面,贫富差距加大,民众对医疗、教育、社会福利资源不均、帮派暴力增多等现象累积不满。

极右翼的瑞典民主党趁势而起,主张实施严厉的反移民政策,同时反对欧盟,要求举行“脱欧”全民公决。

瑞典哥德堡大学政治学系研究员安德烈·科科宁告诉记者,即便瑞典民主党最终未能参与组阁,该党也将在议会享有更大发言权。

法新社说,此次选举使勒文面临政治生涯中最大挑战、即守住欧洲最后一个中左翼政府。

组阁充满不确定性

勒文政府自2014年以来接纳24万主要来自中东和非洲的非法移民和难民,仅2015年就接纳16.3万人。相对于1000万本国人口,瑞典是接纳移民最大方的欧洲国家之一。

瑞典电视台10日发表的评论员文章称,今年瑞典新政府的组建极难预测,因为两大传统政党阵营所获议席均未过半数,而且双方目前均不愿向瑞典民主党抛出“橄榄枝”寻求支持。

然而,安置大批移民带来社会和经济负担,在欧洲引发排外风潮。勒文政府政策不可避免地向右转,2015年11月宣布全面收紧移民政策,仅按照欧洲联盟所定下限接收移民。

勒文在初步统计结果公布后表示,他希望连任首相,并会继续坚持“跨阵营”寻求更多党派的支持以组建政府。但他强调,绝不会与瑞典民主党合作。

瑞典需要喘息空间,勒文当时解释说。而就在同年9月,他还发声维护开放移民政策:我的欧洲不会修建围墙,我的欧洲会接纳难民。

瑞典采取“消极议会制”,意味着只要没有多数派反对,即便是在大选中未能成为多数党,仍可继续执政。瑞典现政府就是社民党和环境党组成的“红绿联盟”少数派政府。

同其他欧洲主要国家相似,瑞典政坛近年遭遇移民危机这一足以左右民心和选情的痛点。

有分析人士指出,鉴于两大阵营难分上下,且瑞典民主党成为制衡力量,接下来的组阁协商可能会经历数周。传统中左翼和中右翼之间可能出现跨阵营合作,也不排除某一阵营党派与瑞典民主党展开合作的情况出现。

瑞典民主党以上世纪90年代初发起白人至上主义运动闻名,近年向选民集中宣传外来移民负担拖累这个福利国家,主张停止接收移民、退出欧盟,2010年以5.7%得票率首次进入议会,随后每届选举支持率稳步上升。

科科宁认为,鉴于瑞典民主党和中右翼政党政治理念相近,中右翼联盟中的政党也有可能改变先前立场,寻求与瑞典民主党合作。

作者简介

姓名:付一鸣 工作单位:

本文由NBA盘口预测发布于世界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瑞典首相输掉不信任投票将下台,国际观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