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世界史故事 2020-01-06 18:3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NBA盘口预测 > 世界史故事 > 正文

贾府节庆论,红楼梦中晴雯病中勇补雀金裘

《红楼梦》63回,题目为“寿怡红群芳开夜宴 死金丹独艳理亲丧”。这段话是宝玉过生日,众姐妹给宝玉过完生日,平儿过来,嗔怪没请她,引出的这段,原文是这样的:

图片 1

晴雯临死前把自己的冤屈都像贾宝玉倾述了,她的原话是“只是一件,我死也不甘心的:我虽生得比别人略好些,并没有私情密意勾引你怎样,如何一口死咬定了我是个狐狸精!我大不服。今日既已担了虚名,而且临死,不是我说句后悔的话,早知如此,我当日也另有个道理。不料痴心傻意,只说大家横竖是在一处。不想平空里生出这一节话来,有冤无处诉!”

袭人回家奔丧时,贾母赐了贾宝玉一件价值连城的雀金裘,可是不小心却被火星子烧了一个洞,偏偏贾母要求第二天穿,可是满城里却找不到一个修补的人,这时重病在身的晴雯打点力气,连夜勇补雀金裘。袭人奔丧回来后,作为宝玉身边的第一大丫头,很自然的会知道这件事。知道以后怎么样呢?

晴雯道:“今儿他还席,必来请你的,等着罢。”平儿笑问道:“他是谁,谁是他?”晴雯听了,赶着笑打,说道:“偏你这耳朵尖,听得真。”

清·孙温 绘《红楼梦》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作者简介:向阳,生在西南,长在东北,活在西北,厮混在北京,落脚在广州。做文人不协调,做报人不耐烦。几十年打跌,浑不过一个读书人、读书不是营生,乃是出身。着有《经典躺着读》等。

那么晴雯的这一段话释放出很多信息,首先晴雯并没有像花袭人那样依靠肉体去笼络贾宝玉,所以脂砚斋在评价晴雯时说“晴雯此举胜袭人多矣,真一字一哭也,又何必鱼水相得,而为情哉”。晴雯向宝玉说出自己的冤屈后,又说“早知如此,我当日也另有个道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或许有些读者已经把晴雯往歪了想了,认为早知如此,晴雯就会像袭人一样和宝玉偷试云雨情,依靠肉体得到宝玉的宠爱,这绝不是晴雯的意思。晴雯的言外之意是如此早知道这个结局,当初就应该光明正大的像宝玉表达自己的火热的爱。

一开始,袭人并没有什么反应,是呀,她能有什么反应呢,晴雯不要命的为主子排忧解难,这是好事,赞美晴雯几句吧,心里实在憋屈的慌,自己走了这么几天,晴雯就为主子立了这么大一个功劳,怕以后宝玉对晴雯后更好了。不赞美吧,这实在是一件大大的好事,讽刺挖苦的风凉话也不好说,不如就这样吧,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

贾府的法定假日,有两类,一类是节日,一类是生日。规格不同,路线不同,主角不同,气场不同。做贾府节庆论,必要分节日篇和生日篇,才好分解。这次谈谈贾府人物的生日话题。

图片 5

但事情就是这样,你越想忘却,它却扎根一样,越记得深刻,后来,它竟成了袭人心上的一根刺,终于袭人找一个机会吐了出来。第六十二回,宝玉生日,晴雯说到自己又懒又碎,性子又不好,又没用,是第一个要离开怡红院,袭人进行了反驳:

八十回石头记,笔墨涉及生日的有七八家。贾政的生日被元春受封所冲,薛蟠薛姨妈生日宝玉都不曾出席。笔墨略宕开一点的生日有两个,贾敬的生日,既有秦可卿病势沉重,又有凤姐遭遇贾瑞调戏。宝钗的生日,引出宝玉受享湘云黛玉夹板气。

晴雯从内心深处是非常喜欢贾宝玉的,和袭人一样,爱宝玉胜过爱自己;和袭人不一样的是,袭人爱宝玉还源于宝玉的贾府的宝二爷的地位,而晴雯爱宝玉,就是单纯的爱贾宝玉这个人,但是由于地位和身份,晴雯非常克制,甚至是在压抑自己对宝玉的爱。从哪一点可以看出,晴雯是喜欢宝玉的呢,比如在贾宝玉生日的时候,连花袭人都故作吃醋的说“袭人笑道:“我们都去了使得,你却去不得。”晴雯道:“惟有我是第一个要去的,又懒又笨,性子又不好,又没用。”袭人笑道:“倘或那孔雀褂子再烧个窟窿,你去了,谁可会补呢?你倒别和我拿三撇四的,我烦你做个什么,把你懒的横针不拈,竖线不动。一般也不是我的私活烦你,横竖都是他的,你就都不肯做。怎么我去了几天,你病得七死八活,一夜连命也不顾,给他做了出来,这又是什么原故?你到底说话呀!,别只佯憨,和我笑,也当不了什么。”仔细读袭人说的话,就可以发现晴雯对宝玉是一种喜欢,但是在对爱情的表达方式上,晴雯是害羞含蓄,不像袭人那样直接。所以晴雯最后悔的事,就在没有跟宝玉谈一场风花雪月的爱情。没有让贾宝玉知道自己喜欢他的心思。

“我们都去了,使得你却去不得。”“倘或那孔雀褂子再烧个窟窿,你去了谁可会补昵?你倒别和我拿三撇四的,我烦你做个什么,把你懒的横针不拈,竖线不动。一般也不是我的私活烦你,横竖都是他的,你就都不肯做。怎么我去了几天,你病得七死八活,一夜连命也不顾给他做了出来,这又是什么原故?你到底说话,别只装憨儿和我笑,也挡不了什么。”

规模大的生日只三个,凤姐、贾母和宝玉。恰是荣府三个实力派人物。

图片 6

图片 7

凤姐的生日有凤姐贾琏内乱,贾母生日有邢夫人和凤姐的内乱,独有宝玉生日连日连夜称得上圆满惬意。但是来收煞的却是贾敬的死亡消息。

最后“不料痴心傻意,只说大家横竖是在一处”晴雯为什么没有像袭人那样对宝玉格外的上心呢,是因为晴雯知道自己是老太太派给贾宝玉的,贾母在后来也曾说过“我的意思这些丫头的模样爽利言谈针线多不及他,将来只他还可以给宝玉使唤得”所以晴雯在贾府待了六年,是知道贾府的风俗的,在爷们娶亲之前,也放一两个丫头在屋里,说白了就是通房丫头。而晴雯在内心深处认为自己肯定也是宝玉屋里的人,所以就没有采取主动,而是顺其自然。可惜世事无常,晴雯没有料定,平空里生出这样一件事。故而晴雯的后悔,是后悔自己没有采取主动,没有勇敢的表达自己的爱情。如果当初自己勇敢的爱了,即便还是被撵出大观园,晴雯也死而无怨,也青春无悔了。

袭人的这一段话,把心中的猜疑,嫉妒和顾忌以及对晴雯的警告都表现了出来:平时我派给你的活不做,宝玉的也不行,可是为了讨好宝玉,竟不顾性命的做了出来,到底为了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你装憨”也没用,不就是都拚命的巴结着宝玉吗?横竖都一样,只不过方法手段不同罢了,谁又比谁高贵到哪里去呢?平时我不说,不等于我不知道,只不过大家是姐妹,给你脸面罢了,千万不要得寸进尺。

凤姐生日亦是金钏生日,所以庆生之外,先有宝玉的祭亡。生日亦是祭日。为凤姐生日收煞的,亦是一单死亡,鲍二家的自尽。

图片 8

贾府上下,真是节无好过,寿无好受。

事情过了许久,袭人才对晴雯勇补雀金裘做出反应,这是袭人的城府,不看准机会绝不因小失大,不出手便罢,出手必能重创对方。晴雯,被袭人活剥了画皮,想来以后她不会再对袭人人冷嘲热讽,横挑鼻子竖挑眼了吧。

这种处理倒并非例外,而是作书人的常例。

作书人心中恒持《好了歌》,但凡“好”处,必有“了”处,但凡热闹处,总逃不了凄清落寞荒唐不堪之事之情之景况。但凡有风景处,必免不了有煞风景。

贾母生日是家族的大节庆,“七月二十八日起至八月初五日止荣宁两处齐开筵宴”,一连八天,大操大办。

贾敬生日,凤姐为秦可卿难过;自家生日,凤姐为自己大哭;这一处贾母生日,凤姐亦是“滚下泪来”。“凤姐由不得越想越气越愧,不觉得灰心转悲,滚下泪来。因赌气回房哭泣,又不使人知觉。”

凤姐的陪房周瑞家的抓了邢夫人陪房费婆子的亲家,无意中点燃了邢夫人积存的对凤姐的怒火,于是“当着众人给凤姐没脸”。通常的“我们队”的脂粉故事,在这里转向“她们队”的内战故事。

凤姐生日,凤姐捉获贾琏奸情;贾母寿庆,鸳鸯撞破司棋偷情。生日犹如偷情日,喜日正是案发日。

真正像个节庆的,倒是宝玉生日,却是自办活动。但凡“公中”组织的喜庆活动,往往不喜庆。

宝玉生日横亘两个章回,分白日宴和夜宴。白日宴又分为吃酒、吃茶、吃饭、斗草四折。吃酒的主角是湘云,吃茶是黛玉和宝钗故事,吃饭是宝玉芳官故事,斗草是宝玉香菱故事。作书人并不荟集笔墨于一席,而是用卷轴的方式处理人物,徐徐展开,一一写来,张弛有度。

夜宴亦是四折,林之孝家的巡查来打岔;开席前临时动议请宝黛一干主子,公子丫鬟的1+1活动,演变成公子小姐丫鬟的三合一;主轴不是吃酒,而是占花;正经的吃酒故事却是第二天醒来补叙,很高级的处理。

唯有宝玉的生日无风波有风情。一团和谐和气和暖,喜气洋洋。

豁拳高叫,妙语连珠,说出这鸭头不是那丫头的湘云,香梦沉酣的湘云;黛玉宝钗同饮一杯茶;宝玉为香菱置装石榴裙;芳官与宝玉同榻而眠。

最奇妙的是袭人晴雯故事,两人携手走回怡红院。袭人两度打趣晴雯——

“你两句硬话村你,你再过不去。”

“怎么我去了几天,你病的七死八活,一夜连命也不顾给他做了出来,这又是什么缘故?你到底说话,别只佯憨,和我笑,也当不了什么。”

大观园的亲昵旖旎风情,于螃蟹宴、鹿肉宴之后,再次达到一个高潮,亦是八十回中最后的狂欢。王夫人严打大观园,驱逐晴雯芳官一干人,罪名即是“与宝玉过度亲昵罪”。“你们小心!往后再有一点分外之事,我一概不饶。”

十回之后的抄检大观园阴影,已经隐然其间。

迹象有三:其一,林之孝家捉获开除一个媳妇子,罪名是“嘴很不好”,“他说的话也不敢回姑娘,竟要撵出去才是”。以言治罪之风已兴。

其二,林之孝家语重心长,提醒宝玉招呼丫头言必称姐姐,“这些时我听见二爷嘴里都换了字眼,赶着这几位大姑娘们竟叫起名字来。虽然在这屋里,到底是老太太、太太的人,还该嘴里尊重些才是。”;平儿打趣晴雯,提示言必称宝玉、二爷,“晴雯道:‘今儿他还席,必来请你的,等着罢。’平儿笑问道:‘他是谁,谁是他?’”晴雯听了,赶着笑打,说道:“‘偏你这耳朵尖,听得真。’”

其三,麝月抽出“开到荼蘼花事了”,“宝玉愁眉忙将签藏了说:‘咱们且喝酒。’”。

宝玉生日宴,尚有宝琴、邢蚰烟、平儿寿星。后文第七十七回,从王夫人口中透露,四儿亦是同日生人。四儿被逐,罪名就是这个同日生。“这也是个不怕臊的。他背地里说的,同日生日就是夫妻。”

一个生日,株连多家,裹挟众生,涂画多种性情嘴脸。作书人的一支笔,真能发遣万千兵马。

《北京晚报》2011年2月20日

本文由NBA盘口预测发布于世界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贾府节庆论,红楼梦中晴雯病中勇补雀金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