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世界史故事 2019-12-01 04:2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NBA盘口预测 > 世界史故事 > 正文

东汉末年,汉末最后的北疆支柱段颎

关于汉王朝的覆灭,王夫之曾言:"国恒以弱灭,而汉独以强亡。"通常,国家衰亡是因为太弱,可大汉相反,亡是因为太强。

说到东汉的将军,可能大多数的人都会联想到三国时期的将军。

这个看似颠覆常识的逻辑,稍加注脚便很好理解:所谓汉之强,其实是对外彪悍,而内部混乱。虽然王朝后期戚宦擅权、朝野腐败,但对周边异族,威武大汉从始至终都是彪悍无比!

很少有人知道在波澜壮阔的三国时代降临前的平羌战争中闪耀的将星—段颎。

图片 1

段颎字纪明,武威姑臧人,与皇甫规和张奂并称为“凉州三明”。有个成语叫“折节好学”说的就是段颎从小就练习骑马射箭,自称游侠,经常施舍金钱;长大之后才开始学习。段颎是将门之后,祖上还做过西域都护,但是到了他这一代,家道中落,他只能做宪陵园丞这样的小官,每天得工作就是.“掌守陵园,案行扫除”.工资不过区区六百石。不过,是金子总会发光,过了几年段颎就当上了辽东属国都尉。(属国:在边远地区有降番的民族聚居地安置内迁的少数民族.名义相当于郡,“存其国号而属汉”)辽东属国大概在今天的辽河以西至锦州一带。

于是乎,问题来了。对外强权,需要内部的强大予以支撑。若外强中干,那结果很可能是被暴力反噬。东汉的对羌战争,便是如此。

段颎不是那种计较一城一地得失的将领,他和白起一样主张歼灭敌人主力。有一次鲜卑犯境,段颎矫诏撤军,在路上设下埋伏,鲜卑中计来追击,结果被全歼。虽然仗是打胜了,但是矫诏可是杀头的大罪,不过念在段颎是为了打败敌军才矫诏,也算是情有可原,就没有杀他,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就被关进了监狱。段颎虽然进了监狱,世人都知道段颎的才能了,段颎刚刑满释放就被征为拜议郎。东郭窦,公孙举昭造反时,司徒尹讼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段颎,于是他举荐段颎平乱,段颎很快平定叛乱,被封列侯。

对羌战争,旷日持久

自从汉武帝时期霍去病降伏河西匈奴之后,河西的羌人就依附了汉朝,在西汉末年羌人乘内乱之机在河西做大。从东汉光武帝开始,东汉便陷入了与羌族旷日持久的战争泥潭中。在马援平定羌乱仅仅20年之后参狼羌反叛,杀汉朝护羌都尉,窦固再次将其降伏。于是这种情况也成了东汉王朝与羌族关系的固定剧本:反叛—镇压—再反叛—再镇压。先零羌被灭了,参狼羌又反,钟羌完蛋了,东羌又乱,羌人仿佛一个在擂台上屡次被击倒却屡次站起来的顽强拳手,与东汉帝国整整搏斗了一个多世纪的时光,东汉王朝几代名将的心血与荣辱,都将为这个顽强的部族所抛洒。

自从汉武帝时期霍去病降伏河西匈奴之后,河西的羌人就依附了汉朝,在西汉末年,羌人乘内乱之机,在河西做大。

段颎的上任打破了东汉王朝朝与羌族关系的固定剧本。段颎先后平定了烧当、烧何、当煎、勒姐,等八个羌人部落联合作乱。羌人怕段颎怕得要死,称段颎为“杀神”。不仅当时的羌人怕段颎,其后好几代羌人也畏惧段颎,三国志里面记载贾诩有一次遇到了十几个拿着武器的羌人,贾诩诈称是段颎的外孙,结果羌人都不敢加害贾诩。由此可见段颎给羌人造成了多大的心理阴影。在延熹四年,凉州刺史郭闳嫉妒段颎的战功,滞留段颎的军队,湟中义从羌(羌族雇佣兵)长期参战,思念家乡,不久就全部反叛。郭闳趁机将羌族雇佣兵的反叛归罪于段颎。段颎就获罪下狱。没了段颎这个杀神的凉州成为了地狱,羌族到处烧杀抢掠。凉州的百姓只好集体到洛阳为段颎申冤,朝廷经过查证知道了段颎是被诬陷的,所以又启用了段颎。于是,羌族又开始倒大霉了。值得一提的是,朝廷调查的时候,段颎只是谢罪并不说自己冤枉。因此被称之为品德敦厚的“长者”。延熹八年,段颎率军攻打盘踞在湟中的当煎,结果兵败,被困两天。于是段颎在夜里出击,当煎大败,汉军斩首数千级,段颎继续追击,辗转于山谷之间,从春天一直打到秋天,当煎终于因为粮草不济而溃散。段颎打败西羌,斩杀二万三千人,俘虏数万人,马、牛、羊无数,朝廷封段颎为都乡侯。永康元年,当煎再一次反叛,但是很快被段颎打败。西羌从此平定。

从东汉光武帝开始,东汉便陷入了与羌族旷日持久的战争泥潭中。在马援平定羌乱仅仅20年之后,参狼羌反叛,杀汉朝护羌都尉,窦固再次将其降伏。于是,这种情形也成了东汉王朝与羌族关系的固定剧本:反叛—镇压—安抚—再反叛—再镇压—再安抚。

西羌之后就剩下东羌了,自从征西将军马贤对东羌作战失利之后,东汉王朝一直拿他们没办法,三辅地区长期受到东羌的袭扰。虽说后来度辽将军皇甫规与中郎将张奂数次击败东羌。

但是,大将段颎上任后,把对羌剧本改成了:杀!杀!杀!

但是东羌反复无常,当汉军撤走之后东羌又会作乱,作乱被汉军击败之后又臣服于汉朝。

羌人称他为"杀神"

有鉴于此段颎上书请战打算一劳永逸的解决东羌,朝廷虽然同意了段颎的请求,但是军力不足,段颎只好带领数千军队出发,为了弥补兵员的不足,段颎招募凉州军屯兵的同时将囚犯充军。随后段颎所部15天的粮草,从彭阳奇袭高平,在逢义山跟先零等部决战。段颎曰:“今去家数千里,进则事成,走必尽死,努力共功名!”段颎一马当先冲入敌阵,全军将士受到主将的感召也奋起杀敌,斩首八千余级,获牛马羊二十八万头。窦太后也沾了段颎的光,谥号"桓",谥法曰:“克敌服远曰桓” 同年,段颎率领轻装部队,追击羌人,出桥门谷,日夜兼程。一天一夜奔袭二百余里,在奢延泽(内蒙乌审旗—鄂尔多斯右翼前旗),落川,令鲜水等地与羌军连续作战,取得了一连串胜利.最后在灵武谷决战,这时候的羌人已经完全崩溃了,段颎又追了三天三夜。在这即将平定东羌之时,张奂却又主张像以往一样对东羌进行招抚。段颎上书反对,但是朝廷最终同意了张奂的建议.派冯禅说降。段颎认为春天羌人粮食不足,所以羌人很快又会来劫掠,于是段颎没有听从朝廷招抚的命令,带领军队凡亭山与羌军决战,汉军大胜,羌军往东溃逃,在射虎谷又聚集了起来,段颎分兵守射虎谷的谷口,随后发起攻击,斩首一万九千余级,获得无数牛羊等牲畜。

段颎是西域都护段会宗从曾孙,也算名将之后。当时,与皇甫规、张奂并称"凉州三明",威名一时。三人在对羌战争中都可谓功勋赫赫,而段颎,尤以铁腕著称。

东羌平定后,朝廷征调段颎回京师当侍中。公元172年,有太学生说:“曹节、王甫处死了太后,官员们只拿钱不做事。”于是朝廷派司隶校尉刘猛抓捕太学生,因为刘猛办事不利,朝廷派段颎接替了刘猛,段颎四处抓捕太学生,一共抓了千余人。随后段颎当上了太尉,位极人臣.但又因日食而免(东汉例,逢特殊天象,三公要轮流自动下岗)后来中常侍程璜女婿司隶校尉阳球勾结陷害段颎.段颎被逼自杀,不久之后就平反了。可怜段颎一生征战没死在战场上却死在自己人手里。

图片 2

羌人怕段颎,称他为"杀神"。梳理一下段颎平定西羌的过程,便不难理解,羌人为何怕他怕得要死。

公元159年,段颎任护羌校尉。当时,恰逢八个羌人部落联合作乱。段颎迎战,击破攻势,一路穷追,最后斩杀其首领以下共二千人,俘获一万余人。

公元160年,西羌残余部队攻击张掖。段颎迎战,缠斗到中午,刀断、箭尽,敌军撤退,但段颎穷追不放,昼夜不停地发动攻击,饿食马肉,渴吞雪水,历时四十多天抵达积石山,已出塞二千余里。这一战,据《后汉书》记载,段颎斩杀头领,杀战俘五千多人。随后,分兵攻石城羌,杀死、溺死一千六百人。段颎又派兵进击驻扎在白石的羌人,斩杀俘虏三千多人。

之后,段颎因被诬陷而身陷囹圄。他不在的日子里,羌人屡屡进犯,凉州几乎沦陷。无奈,朝廷又使段颎复任。

公元164年,部分羌人撤退集结屯驻。段颎率兵一万余人将其击败,斩杀其大帅,杀死俘虏四千多人。

公元165年,段颎连破羌民族诸部落叛军,穷打猛追,辗转山谷,从春天到秋天,无日不战,羌民族诸部落终于溃散。段颎击败西羌,共斩杀二万三千人,俘获数万人,一万多部落投降。朝廷封其为都乡侯,食邑五百户。

公元167年,羌人集结四千余人又反,段颎追击,彻底将其击败,斩杀主帅,杀俘三千多人。西羌从此平定。

图片 3

西羌之后,便是东羌。段颎以同样的铁腕,一路碾压,于公元169年,平定东羌。

据《资治通鉴》记载,段颎先后经历一百八十次战役,斩杀三万八千余人,俘获家畜四十二万七千头。以功封新丰县侯。

是"杀神",但不是战神

从战绩论,段颎所向披靡。然而,司马光给他的评价是"然则段纪明之为将,虽克捷有功,君子所不与也。"你虽然克敌有功,但是不值得赞许。

为什么?因为,羌人,也是人。"若乃视之如草木禽兽,不分臧否,不辨去来,悉艾杀之,岂作民父母之意哉!"何况,羌人多数情况下的反叛,几乎都是因贪官酷吏横行而官逼民反。所以,段颎把羌人打怕,治标不治本。

是以战止战,还是穷兵黩武?

战争都有代价。

段颎那份漂亮的战绩背后,还有一个数字:战士死亡四百余人,费用四十四亿钱。当然,这只是东汉强力镇压羌族代价的冰山一角。在段颎时代之前,东汉的对羌战争一直就保持着劳民伤财的状态。

图片 4

《中国史纲要》中,翦伯赞先生给出过一组数字:从公元111年到123年,12年间,东汉与羌族鏖战,所耗战费240多亿钱。公元136年,战争又绵延10年,东汉所耗军费又是80余亿钱。

东汉末年,朝堂之内,外戚与宦官争权,夺权之后便搜刮民脂民膏;朝堂之外,连年的战争,耗资数亿,这巨大的财政包袱依然由百姓来背。最终东汉根基动摇,内地农民暴动相继爆发。

段颎时期,铁蹄之下,羌族平定。这场抗日持久的对羌战争,虽然以胜利告终,但长久的征战,男丁被征伐殆尽,民穷财尽,举国凋敝。在这之后,农民暴动更为激烈,东汉王朝垂垂危矣。

而凉州连年的征战也锻炼出了一支以勇猛彪悍著称的凉州军团,后来,董卓就是带着这样一支军队开进了洛阳城。

可以说,段颎这一场场"胜利"的锣鼓,也敲响了东汉王朝覆灭的丧钟。

原创 瑞格格 那些年

本文由NBA盘口预测发布于世界史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东汉末年,汉末最后的北疆支柱段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