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三国战事 2019-11-25 18:5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NBA盘口预测 > 三国战事 > 正文

颠倒黑白无益和平发展,中国学者

与战前军国主义划清界限,反省侵略罪行,向受害国真诚道歉并保证不犯历史错误,这才是对历史负责、对后代负责的正确态度。日本只有尊重历史、承认事实、以史为鉴,方能真正面向未来。

  新华网北京4月13日电(记者李树峰)日本文部科学省不久前公布新的初中教科书审定结果,通过审定的部分教科书对南京大屠杀等事件描述模糊。接受采访的中国学者认为,这一做法是明显的退步,日本很难获得相关国家的谅解。

  综合报道,日本文部科学省6日公布了明年将采用的初中教科书审定结果。这次审定通过的教科书将钓鱼岛和独岛(日本称竹岛)都称为是日本固有领土,并更改了对南京大屠杀的表述。这一行为遭到中韩等邻国及日本民间团体的强烈谴责和批评。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24日例行记者会上就日本审定通过改变南京大屠杀记述的教科书一事表示,这是一种极其错误和不负责任的行为。

日本;教科书;篡改;侵略;侵略战争

  日本文部科学省近日公布了新的中学教科书审定结果,部分教科书修改了南京大屠杀等事件的表述方式。比如,把现行版本中日军“杀害了众多俘虏和平民”修改为“波及俘虏和居民,出现了众多死伤者”;另有教科书删除了“日军的暴行遭到谴责”等表述。

  修改南京大屠杀杀害表述为波及

图片 1

与战前军国主义划清界限,反省侵略罪行,向受害国真诚道歉并保证不犯历史错误,这才是对历史负责、对后代负责的正确态度。日本只有尊重历史、承认事实、以史为鉴,方能真正面向未来。

  “这种模糊的表述方式非常狡猾,很容易误导学生对历史的认识。”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长步平说,“长期以往,还可能影响到民众对战争和历史的反思。”

  在这次审定中,日本文部科学省共提出了6点意见,其中4点是要求相关教科书中,加入有关日本战后赔偿的政府立场等。此外,在与日本相关的领土争议问题上,地理、历史、公民三种教材的18本教科书里,都提及了日本政府的立场和主张,而且大多沿用了固有领土的日本官方说法,将政府立场写入教科书的倾向更趋明显。相比之下,现行的上述18本教科书中,提及竹岛和钓鱼岛的教科书分别有11本和9本。

有日本记者提问,日本文部科学省今天发表了教科书检定结果,明年开始使用的教科书中有关南京大屠杀的记载会写入没有确定的牺牲人数。中国政府对此怎么评论? 华春莹反问日本记者,“你在中国工作这么久了有没有去过南京?”“去过啊,那么你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我不知道你的心里是什么感受。”华春莹接着说,南京大屠杀早已是国际社会公认的,日本军国主义侵华战争期间犯下的重大罪行,铁证如山。关于南京大屠杀死难人数也是经过专家论证的。“我认为日本政府和有关部门在教科书当中要修改或是淡化这段历史,甚至否认、篡写这段历史,这是一种极其错误和不负责任的行为。” 她强调,这不利于教育日本下一代正确地认识历史,也不利于他们正确地认识自己的国家和他的邻国关系的过去,更难以教育他们更好地去把握日本与邻国关系的未来。希望日本政府能本着对本国人民、对历史、对自己邻国负责任的态度,用正确的历史观去教育国民,千万不要用错误的历史观去误导下一代。

4月6日,日本文部科学省公布了2016年将采用的中学教科书审定结果,部分教科书在历史认识问题的描述上出现明显倒退。日方的目的和意图何在?背后反映了日本在教育、历史等问题上怎样的认知态度?这种做法将产生哪些影响?记者就此采访了相关学者。

  步平表示,日本教科书从不涉及南京大屠杀到直面这段历史,经历了数十年的漫长过程,本来是一个进步。但近几年来,日本在这一问题上的态度出现了倒退。“这样下去,日本很难获得战时亚洲受侵略国家的谅解。”步平说。

  教科书对南京大屠杀问题(被称为南京事件)的表述方式也被修改。例如把日军杀害了众多俘虏和居民修改为波及俘虏和居民,出现了众多死伤者;部分教科书删除日军的暴行遭到谴责的类似表述;一些教科书将大批冲绳民众二战末期被日军逼迫集体自杀的措辞改成陷入自杀绝境。

淡化侵略距彻底否定只有一步之遥

  日本教科书通常由民间出版社编写,政府每四年审定一次。2014年日本文部科学省修改了教科书审定标准,要求教育界在“没有定论”的历史、领土问题上适度体现政府官方主张。

  值得注意的是,超过半数的教科书对钓鱼岛问题和竹岛(韩国称独岛)问题被与日本现任政府的统一见解相符,在南京大屠杀等史实方面一笔带过,战后赔偿也表述为已解决。

日本此次审定的教科书共有104部,一些教科书修改了关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表述方式,把现行版本中侵华日军“杀害了众多俘虏和居民”修改为“波及俘虏和居民,出现了众多死伤者”;另有教科书删除了“日军的暴行遭到谴责”的表述。

  根据新标准的要求,教科书在记述“没有确定的事件”时,不能“过于强调特定的说法”;记述近现代历史中“没有得到普遍承认的数字”时,要说明“这一说法不是被普遍承认的”。

  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教授、副院长刘江永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审定教科书过程中所认定的历史和有关的重大事件的一些表述,反映了当时日本政府相关部门的立场。更应该遵守日本在国际上的承诺、以及日本和韩国中国在过去达成的共识。

对此,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宋成有评价说:“对南京大屠杀的表述创造了日本历史认识大幅倒退的新纪录,此次的轻描淡写距彻底否定南京大屠杀的暴行,不过一步之遥。”

  这次引起争议的教科书,也是审定标准修改后,首次根据新标准审定的初中教科书。

  日本右翼自掘坟墓 中韩强烈谴责

“这是对当年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罪行的故意淡化,也是对南京大屠杀血腥史实的歪曲与篡改。”江苏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孙宅巍表示,南京大屠杀中30万人死于日本侵略者的屠刀之下,日本新教科书中把这一如此巨大的死难人数,仅仅说成是“出现了众多死伤者”。新教科书把故意的犯罪说成是“波及俘虏和居民”,用谎言掩盖了罪恶的本质。

  “教科书通过选择性地回避某些历史事件,影响学生对历史事实的认知。”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说,再加上对历史事件带有偏见的解读,又会影响学生对具体历史事件的看法。

  日本右翼势力在教科书上玩的把戏,看似对自己有利,但是其实对整个日本而言,无异于是在自掘坟墓。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杨希雨说,从国际社会上看,它实际上是在进一步加深日本同周边邻国的矛盾,对日本国家利益其实是一种伤害。

同时,此轮修改中,大多数教科书都将钓鱼岛称为“日本固有领土”。

  步平认为,教科书可以看作是社会情绪的晴雨表,问题教科书通过审定,也反映了日本社会当下的不良倾向。

  对于日本教科书有关表述问题,中方曾多次指出,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方对此拥有充分的历史和法理依据。日方无论采取何种手段宣传其非法主张,都无法改变钓鱼岛属于中国的客观事实,日本教科书问题的实质是日本要以什么样的历史观教育年轻一代,是否尊重历史事实,反省侵略历史。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表示,新教科书审定折射出日本官方的历史观已“陷入病态”。战后,日本文部科学省不断在修改教科书问题上做手脚,抛出一些奇谈怪论,其目的都是为了淡化、弱化侵略罪责。

  金灿荣表示,日本不顾中韩反对,通过有争议的教科书。这表明右翼势力试图抓住机会,强化右翼史观。

  韩国政府也对此做出反应,强烈谴责了日本新教科书进一步主张独岛即日本所称竹岛主权。韩国执政党新世界党首席发言人金荣宇表示,日方应牢记,忘却历史的国家没有未来,歪曲历史的国家没有朋友。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中日关系研究中心秘书长张勇认为,日本此举意在向青少年灌输荒谬的历史观,其实质是为侵略历史翻案。

  针对此次教科书修订,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日前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南京大屠杀是日本军国主义在侵华战争中犯下的残暴罪行,铁证如山,早有定论。

  韩国政府声明指出,日本政府审定通过进一步主张独岛主权和歪曲、缩小和遗漏历史事实的教科书,无异于再一次对韩国挑衅,表明日本并不想获得周边国家的信任和采取负责任的措施。

  “中方严肃敦促日方本着对历史高度负责的态度,以正确的历史观教育年轻一代,切实履行正视和反省侵略历史的承诺,以实际行动为改善与邻国关系作出努力。”华春莹说。

  遭日本市民团体批评 被要求整改

  “问题教科书目前在日本所有教科书中还只占一小部分,在学校中的使用比例也很低。”步平说,中国民众应该支持有相同观点的日本有识之士,共同抵制有问题的教科书。

  日本媒体报道称,关于日本2016年春天起使用的初中社会类教科书以政府见解为中心表述领土问题的做法,参与教科书问题的日本市民团体本月6日发表批评谈话,指责政府的这一做法,并要求其进行整改。

  在公布的新的中学教科书审定结果中,在一些敏感的历史问题方面,大幅增加有关领土的表述以及与日本政府保持立场一致被认为是新教科书的最大特点。

  对此,日本市民团体儿童与教科书全国网21发表谈话认为,教科书表述内容存在问题,称其完全照抄政府观点、未提到韩国和中国的主张,国民需要在学习不同于政府的观点的同时,培养独立判断力。

  该团体还以日本政府修改教科书审定标准和出台新学习指导要领解说书造成了影响为由,要求其作出整改。

  中国外交部:应正确教育年轻一代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7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日本再改教科书问题时,华春莹称日本应正确教育年轻一代。

  华春莹说,中方对日本国内有关动向表示严重关切。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这有着充分的历史和法理依据。无论日方采用什么手段宣传自己的错误立场,都无法改变这一基本事实。

  南京大屠杀是日本军国主义在侵华战争中犯下的残暴罪行,铁证如山,早有定论。日方对有关问题的认识和处理,实质上反映出日方能否持有诚实、负责任和正确的历史观。历史就是历史,不能也不容篡改。我们再次严肃敦促日方本着对历史高度负责的态度,以正确的历史观教育年轻一代,切实履行正视和反省侵略历史的承诺,以实际行动为改善与邻国关系作出努力。(李警锐)

本文由NBA盘口预测发布于三国战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颠倒黑白无益和平发展,中国学者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