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历史大战 2019-12-01 07:4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NBA盘口预测 > 历史大战 > 正文

日军曾扮铁道游击队残害老乡,19世纪和20世纪早期如何保障铁路行车安全

h__l:这个问题是源于一些关于铁道游击队的记载:

日军曾扮铁道游击队残害老乡 被游击队夜袭除掉

图片 1

​截断侵华日军大动脉: 艰难的铁道破袭战

2017/06/15 | 霍安治| 阅读次数:6009| 收藏本文

​侵华日军

1938年11月,日军最精锐之第6师团与第9师团进攻岳阳。湖南省主席张治中仓惶,焚毁长沙城。长沙是湘北防御中心,在长沙大火后,湘北已经无力固守,日军打进长沙似乎已是定局。然而,第11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在岳阳沦陷前一天停止攻势,下令第6师团与第9师团在攻取岳阳后转入警备状态,不再深入湘中鱼米之乡。

依照第11军的作战命令推测,冈村宁次放弃攻势的主因是第11军赖以进军的铁路遭到破坏。第11军是由咸宁经岳阳通向长沙的粤汉铁路进军的。一支由军统局临澧特训班抽出十名学生临时组成的破坏队,在岳阳以南的麻塘镇切断粤汉铁路。这个破坏队携带200公斤黄色炸药,在11月11日深夜炸毁一列军用列车,并严重破坏铁路。

“此次被炸的列车,装运的是敌之一个化学兵团,由池田少将率领,增援湘北的敌军作战,官兵共2000余人全被炸死。炸坑三处连成一片,长200余米、宽70余米、深30余米。这条铁路即使抢修,最少也需要十天半月。”参加爆破行动的谭扬波回忆道,“因此敌人到捞刀河以后,变更了作战计划……逐步后撤……当时我军前线的一些高级指挥官,都被弄得莫名其妙。敌人来势如此凶猛,为什么后撤?”

麻塘爆破行动被视为日军停止进掠长沙的主因,破坏队因功获颁5万元巨额奖金,但麻塘爆破并不是湘北作战中唯一的铁道破坏战。依据第11军的作战命令,在麻塘铁道被破坏前,咸宁以南的铁路就已经遭到严重破坏了。麻塘爆破则完全打消日军的攻势锐气。第11军出动铁道队主力抢修铁路,湘北攻势也在岳阳停止。

铁道是战争的大动脉,只要打在关键要害之处,区区十人的铁道破坏队就能改写战史。共产党领导下、活跃于鲁南地区津浦线和临枣支线上的“铁道游击队”留下赫赫大名,他们的抗日事迹和贡献早已家喻户晓。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国民党也发展了专门破坏铁道的力量。然而,国力的悬殊差距导致日军在铁路攻防战上始终占有优势,直到中美空中力量夺取了制空权。

在华北地区,游击队很少采用直接爆破铁道的办法,因为炸药太宝贵也太有限了。

图片 2

“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爬上飞快的火车,像骑上奔驰的骏马。车站和铁道线上,是我们杀敌的好战场……”5月下旬,在动人的电影插曲《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歌声中,记者来到微山湖畔的枣庄市薛城区常庄镇渐庄村,见到了原铁道游击队队员李洪杰老人。

恐怖的铁道

抗战深入内地后,铁道破坏作战成为当务之急。然而,如何破坏铁路、使用何种部队破坏铁路?都是陌生的难题。

破坏铁路的最佳方式是爆破,原本应是工兵的任务。在1943年担任第20军工兵营排长的郭暾,曾在1943年底爆破岳阳至湘阴间的铁路,器材充足,手到擒来。他回忆:“铁轨爆破,每爆破口要送缴约廿公分长的铁轨作信物。因此,每爆破口要装TNT炸药三处,药量多少要适当。药多炸飞远了,夜晚找不到。药少炸不断,更麻烦。所以还得在这小段铁轨下方,用铁线捆牢,固定一处,俾炸后拿取方便。每爆破口要装置三处炸药,导火索长短也得估算清楚……轰!轰!轰!炸药同时爆炸,不久,各组取回小段铁轨信物,大家好高兴。”

然而,第10兵工厂生产的TNT方形药与雷管供不应求,部队没有充足的爆破器材,奉命破路的部队经常得克难作战。徐州会战中,第29师第154团奉命挺进邹县与滕县间破坏津浦铁路。这支老西北军的运气很好,第154团团附翟天佑回忆道,他们单靠拔道钉就搞垮了津浦铁路:“我团选定马坡寨以东一段铁道,以连为单位,在夜间乘天黑拿着工具,都把铁轨上钉的道钉起下来,缴团查验,在一夜之间各营均上缴不少道钉。次晨,通过之火车出轨了,车厢歪斜地倒在路旁,摔伤的人很多,以致六七天也没能通车。我前方正面战斗,马上转为主动,士气大振。”

第154团的运气太好,粗心的日军没有用压道车,也没有部署能修复铁路的铁道队,才能单靠最简单的拔道钉,完成破路任务。

抗战初期日军的铁道防御不完备,不但正规军的克难破路可以得手,就连未受军训的铁路工人也能破路。1939年11月,国民党粤汉铁路特别党部组成粤汉路特别党部铁路破坏大队,没受过军训的党官率领铁路工人以方形炸药炸铁路,战功赫赫。第2中队的爆破班长伍远发回忆道,光是在岳阳至蒲圻间活动的第2中队,在1942年春之前就炸毁铁路桥5座、装甲车3辆、军运车6辆与巡道车2辆。

然而,日军很快开发出一套完善的铁路防护法。要防止铁路被破坏,最直接的方法是全线看守。日军组织铁路沿线的村庄,称为护路村,强迫村民站哨。如果铁道被破坏,就杀监视该段的村民。这个做法虽能奏效一时,但时间一久,沿线村民必然逃难一空,日军只好以伪军护路。伪军很少真心护路,经常能以钱财或民族大义打动放行。平汉铁路北段破坏总队第2大队副大队长郭有文,有次深夜通过铁路,被伪军哨兵喊住,他连口都来不及开,哨兵就热情放行:“喂,你们是不是要过铁路的?既是铁路的,就快点过来吧。”

伪军不足恃,日军只好自己守铁路。各条铁路两侧被挖掘长壕,架设电网,沿线构建碉堡,铁路上以铁甲巡道车来回巡逻,辅以哨兵眺望。沿铁路用兵是最神速的,稍有动静,部署在要点的机动部队立即乘火车赶来作战。铁道成了滴水不漏的死亡线,不但上铁路布设炸药地雷不易,就连跨越铁道都很困难。中央军校鲁干班学生纪福和回忆了一次部队跨越铁路的恐怖经历:“夜色晦暗,骤闻车行之声由缓而疾,先是铁路巡逻车探照灯疾射,继之数十列车隆隆驰过,车头、车尾及车厢顶均有探照灯360度回旋照射,一时四周景物如画。”

日军用军犬巡铁路搜索炸药,并将路基用黄泥细细抹平。稍有挖掘痕迹,探照灯下一目了然。而最有效率的招数,莫过于压道车。日军铁道联队的修路效率很高,破坏队辛苦炸毁的路轨路基,只要一两天就能修复回原样,不痛不痒。因此破坏队总希望在破坏路轨的同时炸毁火车。然而,日军学会了在军用列车前加派一辆九五式装甲轨道车压道。俗称“铁牛”的轨道车是貌似战车的装甲车,没有固定武器。遇到破坏队时以步机枪射击,遇到炸药时则替代列车牺牲。

图片 3

他们采取的主要是两个破坏方法:一是撬出铁道的内部铁钉,尤其是铁道转弯的地方;二是直接盗取铁轨。仅仅是保定的一个村庄,那里的200名游击队员和乡民在一整个晚上,就能盗取10条铁轨。而用挖铁钉这种办法破坏的铁道,就算很小的一段,光修复也至少需要3到4天。仅仅为了应对一个村庄的游击队员一个晚上对铁道的破坏,日军就要消耗掉3100磅的钢条,240枚铁钉,价值4780元。

抗日军民在破坏日军铁路。

1930年出生,1943年参加铁道游击队的李洪杰老人,是当时队里年龄最小的队员之一。谈起在游击队的经历,老人如数家珍。他告诉记者,队员们大部分是穷苦农民、铁路工人出身,经过党的教育培养,个个深明大义、胸怀大局,为波澜壮阔的民族抗战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正在抢修大同城外铁路的日军铁道队。

例如越过铁路千辛万苦组织炸路的郭有文副大队长,最后只炸到一辆铁牛:“离火车到达还差十五分钟时,突然北方的远处,亮起了一道探照灯的强光。直觉告诉我,这不是一列货车,货车绝不可能提前这么多时间抵达。轰隆一声巨响,时火光冲天,那只铁牛压到触发器,引爆了埋在铁轨下的炸药。”就这样,一次经营多月、大费周章的爆破行动,最终只炸毁了1辆铁牛,炸毙日兵5名、俘虏1名,缴获5支残破步枪。

随着铁路防备日益森严,单靠正规军拔道钉或铁路工人埋炸药,已不能有效破坏铁路。铁路破坏任务落到了军统局肩上。

另外,1910 年《交通官报》第8期刊发了一篇公文《批汴洛路局禀陈白沙站东铁桥上火车出轨情形请核夺示遵由》。这篇公文是汴洛铁路运煤火车发生出轨事故的调查报告,详细说明了事故的原因:道钉垫板被大量偷窃,造成铁轨松动,而养路小工没有及时巡查维修,导致火车遇险。

“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爬上飞快的火车,像骑上奔驰的骏马。车站和铁道线上,是我们杀敌的好战场……”5月下旬,在动人的电影插曲《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歌声中,记者来到微山湖畔的枣庄市薛城区常庄镇渐庄村,见到了原铁道游击队队员李洪杰老人。

掀铁轨、断交通:反击日军扫荡的“绊马索”

每一次爆破战都绞尽脑汁

军统局有强大的敌后部署与游击部队,干部受过专业爆破训练,是破坏铁路的最佳选择。曾在别动军爆破训练班受训的马永德回忆道,军统最流行的炸药是“梯恩梯”和“得那买特”。“得那买特”俗称方形药包,“梯恩梯”俗称圆形药包,戴笠神通广大,进口炸药永不缺货。

只要有炸药与雷管,军统的爆破专家就能炸铁路。曾担任破路任务的青岛市警察大队大队长刘仲康有就地取材的经验:没有导火索,用猪小肠装黑色火药,用单车内胎装黄色炸药粉,就是稳当的导火索;没有定时装置,用厚纸糊杯呈满硫酸,放在炸药罐上,硫酸蚀透纸杯,就是准确的定时炸弹。

在湖北,部署在汉冶萍铁路的鄂南爆破队炸毁大量桥梁、仓库与铁道,前后炸毙日军数百人,传说毙命日军中包括在汉口的宪兵少将。在湖南,活跃在岳阳一带粤汉铁路的湘北爆破队,在第三次长沙会战立下奇功,于路口铺炸毁军列一列。战绩如下:“全毁机车及车厢十二节、路基三百多公尺、汽艇皮筏四百多支、大炮机枪及弹药无数,毙伤敌官兵三百多名。并因爆炸猛烈,铁路两旁积土如山。敌伪强征民夫一千多人,经四天四夜抢修,才勉强通车。”长达四天的铁路中断,是第三次长沙会战大获全胜的主因之一;在苏州,长年在日军眼皮底下作战的军统局苏州站爆破组,前后破坏京沪铁路17次,炸毁火车头十余个。1940年11月29日,苏州站为了破坏汪伪政府签约承认伪满的典礼,以两枚地雷在唯亭火车站附近炸毁伪府专车“天马”号,炸毙日本庆贺专使与大佐共两人。

在江西,专炸火车头使整列火车倾覆的南浔铁路爆破队战功赫赫,在1942年一连炸了两列军列。军统的炸药包使用压发器,利用火车头重量压发起爆。日军学到教训,改在火车头前挂几节空车箱,试图先行压发炸药。爆破队立即改用电线引导控制,精确炸毁藏身在空车厢后的火车头,又一连炸了七列,几乎瘫痪南浔铁路。行有余力,破坏队炸碉堡、炸赣江大桥、甚至炸了南昌城里一个被日军包场挤满日兵的电影院;第九战区混城队部署在九江的第1队,则专炸南浔铁路的桥梁涵洞,在两年间炸毁了黄老门铁桥等桥梁涵洞40余次,炸毁路轨数十次。

在河南,为了对付日军的开道车,专家改良了压发器。军统局晋东南站组织豫鲁行动队,由太行山根据地出击豫东,猛炸陇海铁路目标,日军赶紧在火车头前加挂开道车,行动队员则将压发器的导火电线接到硬度极强的钢夹,塞在铁轨下的钢夹能够挺住空车厢,只有机车的重量能使钢夹接合,一接就炸,在内黄至野鸡岗之间成功炸毁军列一列。

晋东南站站长乔家才为豫鲁行动队报功请奖,对内黄爆破印象深刻:“当火车头通过埋藏炸药的地点,压上压发器,立刻爆炸,桥端已被炸毁了,后面的车厢拼命向前冲,一节紧接着一节往河里掉,重叠起来。敌人想恢复通车,必须把掉进河里的车厢一节一节吊起来,相当麻烦费时。这一次爆破,收效很大,使敌人好几天不能通车。”

直接爆破铁路的风险太大,豫鲁行动队队员孙兆鹤发明更巧妙的奇招。史料记载:“他把TNT炸药装上雷管,再用胶水拌煤末,裹在外面,晒干以后,看起来完全像一块煤块。他制造了这种伪装煤块一百多个,然后设法分别混进火车头的煤炭里。只要加煤时,把伪装煤块添进火炉,机车就会爆炸。不过,只要把伪装煤块秘密放进火车头的煤堆里,工作就成功了一大半,因为这辆火车迟早总会爆炸的。”

山西的道清铁路与豫北的平汉铁路,也是晋东南站的打击重点。道清铁路的路轨是阎锡山自办的西北炼钢厂制品,品质良好,阎锡山经常派部队破坏铁路拔钢轨,运回兵工厂造步枪。晋东南站有样学样,将道清铁路的路轨运回太行山区的晋城修械所制造土造手枪。但平汉路的路轨是汉阳炼钢厂的优质成品,品质更佳,所以豫北的钢轨也常被远道扛上太行山。

图片 4

可见,虽然火车本身生存力高,但铁路却相对脆弱。即使是装甲列车也难以抵御脱轨的危险,而偏偏破坏铁路的成本又相对低廉。因此,如果铁路建在一些“不友好”的地区,难以依靠巡道工日常维护时,铁路如何维持运转?

1930年出生,1943年参加铁道游击队的李洪杰老人,是当时队里年龄最小的队员之一。谈起在游击队的经历,老人如数家珍。他告诉记者,队员们大部分是穷苦农民、铁路工人出身,经过党的教育培养,个个深明大义、胸怀大局,为波澜壮阔的民族抗战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您看过电影《铁道游击队》吗?”面对记者的提问,李洪杰老人认真地说:“看过几遍,里面很多故事都是真的。插曲里写到,铁道游击队‘就像钢刀插入敌胸膛’。其实,我觉得我们是山区部队伸出来的一把尖刀。”

1936年元旦,同蒲铁路通车至风陵渡口。

爆破铁路非常费时费力,每一次爆破战功都是爆破艺术的大师巨作。有时日军防备太完善,爆破队也不惜以牺牲精神正面硬干,达成任务。忠义救国军东南区钱江爆破队队长应子雄的首要目标是钱塘江大桥,日军的防御太完善,应队长花了近一年时间侦察钱塘江大桥,却找不到弱点。为了完成任务,应队长最后选择自杀式的正面硬冲,他在一个大雪深夜里率领船只由钱塘江顺流而下,向大桥笔直冲去,日军探照灯发觉之后猛烈射击,应队长顶着弹雨,冲到大桥下方,将一艘满载炸药的船硬靠上六号桥墩,将桥墩一举炸毁。

图片 5 展开剩余75%

掀铁轨、断交通:反击日军“扫荡”的“绊马索”

李洪杰口中的“山区部队”,指的是八路军第115师,当时驻扎在抱犊崮山区。1940年,百团大战后,日军进行疯狂报复,集结5万余日伪军对抱犊崮山区进行“大扫荡”。师政委罗荣桓一面指挥部队利用地形与敌人周旋,一面指令在日占区的铁道游击队破坏铁路,牵制敌人,配合反扫荡。

空中优势终结日军铁路

爆破队虽然战功赫赫,但是日军有铁道联队,能以惊人效率修复铁路。铁道爆破需要漫长的准备,光是将爆破器材扛进敌区,就是需时数个月的高难度行动。而日军往往在几天之中就将爆破成果修复,单靠破坏队并不足以切断日军的铁路线。

1943年秋,第85军以工兵营组织挺进纵队,企图炸毁郑州黄河铁桥。挺进纵队参谋主任杨绍绪回忆道,纵队联络地方游击队,侦察铁桥搜集情报,准备了三个月。爆破组摸哨试探,进行缜密的抄盘推演,终于在一个隆冬深夜摸到黄河铁桥的桥墩,成功炸毁一孔。只是“未数日即为敌修复,继续通车”。

日军有联道联队,在铁道战争中稳居上风,但到了1945年,中美空军夺得沦陷区的制空权,态势为之一变。由空中轰炸铁路是最有效率的,对铁路的破坏终于赶上日军的修路速度。而火车头的损失数量也远超过日军补充的效率,日军被迫在铁路线上大修简易工事,以惊险特技保护机车。刘仲康回忆道:“每隔数里,修夹壁墙二座,其宽度仅容机车。闻有警报,机车即脱离列车,驶进夹壁墙避难。行驶中不能减速,反需加速脱钩逃走,致车厢继续滑行,往往出轨。”

空中优势也带来空降的破路奇兵。1945年夏,中美所第3突击队空降豫北新乡,这支突击队只有6位中美军官,却以空投的武器成功发动本地民众,组成一支官兵200人的破坏队,装备美式卡宾枪、冲锋枪、火箭筒、轻重机枪与爆破器材,甚至还有一门山炮。第3突击队的官兵一律穿着由红色降落伞绸布就地取材改制的军装,被日军称为“红衣部队”。红衣部队成军伊始,就在一夜之间破坏新乡至汲县的各段铁路。

抗战胜利时,沦陷区的铁路运输已被摧毁。胜利时由衡阳铁运武昌的第74军见证了铁路破坏的力道,粤汉铁路线上,日军已经没有火车头了。全军官兵不得不克难铁运,没有火车头,就将卡车轮胎卸下,装上火车路轮;没有车厢,就自行拼装出木板加路轮的车厢底盘。最后,官兵将辎重行李捆扎在木板上,露天坐在行李上。当然,由卡车改装的火车头拉力有限,这种“火车”的行驶速度奇慢。抗战时慷慨浩壮的铁道破坏战,就在制空权中圆满胜利。

▲电影《铁道游击队》剧照

“您看过电影《铁道游击队》吗?”面对记者的提问,李洪杰老人认真地说:“看过几遍,里面很多故事都是真的。插曲里写到,铁道游击队‘就像钢刀插入敌胸膛’。其实,我觉得我们是山区部队伸出来的一把尖刀。”

“我还参加过反扫荡行动哩!”老人介绍说,1945年5月,为迎接主力部队对敌展开夏季攻势,铁道游击队奉命将津浦铁路沙沟至韩庄之间的部分路段铁轨和枕木连接螺丝拆开,并进行了伪装,致使一辆日军军列脱轨翻车,不仅缴获大批粮食和其他军需品,还迫使铁路中断5天。

代号:展开:所以,美军发展了空军和陆航。

李洪杰口中的“山区部队”,指的是八路军第115师,当时驻扎在抱犊崮山区。1940年,百团大战后,日军进行疯狂报复,集结5万余日伪军对抱犊崮山区进行“大扫荡”。师政委罗荣桓一面指挥部队利用地形与敌人周旋,一面指令在日占区的铁道游击队破坏铁路,牵制敌人,配合反“扫荡”。

1941年5月,击毙日军谍报队员13名;8月,破坏津浦铁路韩庄段,致使日军运兵军列脱轨;9月,拆除枣庄至临城1.5公里铁轨,砍断电线杆百余根,使枣庄日军的通讯和交通同时瘫痪……李洪杰老人指着《铁道游击队在薛城》书中的一段文字说:“当年,我们就是反击日军扫荡的‘绊马索’,让他们猖狂不起来!”

解放军-ZSC:成本几十倍乃至百倍于铁路和公路。

“我还参加过反‘扫荡’行动哩!”老人介绍说,1945年5月,为迎接主力部队对敌展开夏季攻势,铁道游击队奉命将津浦铁路沙沟至韩庄之间的部分路段铁轨和枕木连接螺丝拆开,并进行了伪装,致使一辆日军军列脱轨翻车,不仅缴获大批粮食和其他军需品,还迫使铁路中断5天。

铲特务、除汉奸:发动群众的“宣传队”

矢锋:去看铁道游击队。用保甲制强迫当地村民巡线。

1941年5月,击毙日军谍报队员13名;8月,破坏津浦铁路韩庄段,致使日军运兵军列脱轨;9月,拆除枣庄至临城1.5公里铁轨,砍断电线杆百余根,使枣庄日军的通讯和交通同时瘫痪……李洪杰老人指着《铁道游击队在薛城》书中的一段文字说:“当年,我们就是反击日军‘扫荡’的‘绊马索’,让他们猖狂不起来!”

“为了当好山区部队的‘尖刀’,铁道游击队付出了很多。”李洪杰老人回忆,1941年夏天,驻临城日军为了对付铁道游击队,不仅组建了铁甲列车大队和铁道警备大队,还专程从济南搬来特务头子高岗,也就是小说《铁道游击队》中日军特务队长岗村的原型。

TSHT2012:靠巡逻,靠建立铁路沿线的治安管理。所以列强要求修路的同时跟着驻军权。

铲特务、除汉奸:发动群众的“宣传队”

高岗到临城后,一些原来替游击队送情报的伪乡保长,转而投入日本人的怀抱。日军又针对铁道游击队活动规律,化装成铁道游击队员,半夜到老乡家敲门,凡是开门者,全部以“私通八路”处置。

chandlerbing1:记得奥斯曼不是有条铁路一直修到一战时期也一直被破坏嘛。

“为了当好山区部队的‘尖刀’,铁道游击队付出了很多。”李洪杰老人回忆,1941年夏天,驻临城日军为了对付铁道游击队,不仅组建了铁甲列车大队和铁道警备大队,还专程从济南搬来特务头子高岗,也就是小说《铁道游击队》中日军特务队长岗村的原型。

由于群众弄不清真假,在受了几次骗之后,往往把真的铁道游击队员也拒之门外。铁道游击队只好撤到野外,在滴水成冰的冬天隐蔽在沟边、田头过夜。由于日军在车站和火车上加强了警戒,铁道游击队很难截取敌人的货物,失去供给来源,队员们常常空着肚子在田野里一待就是好几天,有时还要和日军打遭遇战。

HeavenDevil:中东铁路不是被人索取了驻军权和道路边多宽的土地面积吗,这不就是有部分原因为了保障道路通畅。

高岗到临城后,一些原来替游击队送情报的伪乡保长,转而投入日本人的怀抱。日军又针对铁道游击队活动规律,化装成铁道游击队员,半夜到老乡家敲门,凡是开门者,全部以“私通八路”处置。

铁道游击队要扭转被动局面,就必须除掉高岗!一天晚上,游击队员化装成日本兵和搬运工人潜入临城火车站,摸到高岗办公室,前后不到10分钟时间,就干掉了高岗及其警卫石川,还缴获长短枪35支和子弹数千发。这次袭击,不仅打击了日伪的气焰,而且为铁道游击队继续游击作战营造了好的群众环境。

图片 6

由于群众弄不清真假,在受了几次骗之后,往往把真的铁道游击队员也拒之门外。铁道游击队只好撤到野外,在滴水成冰的冬天隐蔽在沟边、田头过夜。由于日军在车站和火车上加强了警戒,铁道游击队很难截取敌人的货物,失去供给来源,队员们常常空着肚子在田野里一待就是好几天,有时还要和日军打遭遇战。

“我是游击队的卫生员,给电影中王强的原型、副队长王志胜包扎过伤口。”李洪杰告诉记者,他从副队长那里发现了一本账簿,后来才知道这是游击队为附近伪乡保长及伪军建立的“生死簿”:谁帮助八路军做了件好事,就在其名下记个红点;谁对八路军干了坏事,就记黑点,定期算总账。

▲电影《阿拉伯的劳伦斯》中,T·E·劳伦斯带领阿拉伯部落破坏奥斯曼土耳其修建的汉志铁路。

铁道游击队要扭转被动局面,就必须除掉高岗!一天晚上,游击队员化装成日本兵和搬运工人潜入临城火车站,摸到高岗办公室,前后不到10分钟时间,就干掉了高岗及其警卫石川,还缴获长短枪35支和子弹数千发。这次袭击,不仅打击了日伪的气焰,而且为铁道游击队继续游击作战营造了好的群众环境。

gameboy:满铁是每10公里铁路15人的驻军权。

“我是游击队的卫生员,给电影中王强的原型、副队长王志胜包扎过伤口。”李洪杰告诉记者,他从副队长那里发现了一本账簿,后来才知道这是游击队为附近伪乡保长及伪军建立的“生死簿”:谁帮助八路军做了件好事,就在其名下记个红点;谁对八路军干了坏事,就记黑点,定期算总账。

h__l:这个是每10公里设一个兵站还是折算成总数集中驻扎?

gameboy:折算成总数,918之前好像是八个大队。

Sokelov:保甲巡线,像德国在苏联就是组织小机头带料武装巡线,一辆车恢复个一两公里基本上没问题,恢复不了是那种整个路基被犁成月球表面的。

上茅房:中东铁路和满铁路都有护路军,最早的关东都督府下属陆军部主要职能之一就是保护铁路。

图片 7

▲驻守满铁的士兵

zhuyihexie:德国在西线玩的拆迁轨道车貌似符合要求。

轻舟: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布尔战争时期牛牛就有改装的铁甲列车了,再往前美国佬对于火车的攻防也都挺有经验得了。

h__l:印第安人有没有尝试过破坏铁路,还有内战时期处于交战区域的铁路怎么办?

另外相对于路障和明显的破坏,那种拆除道钉导致脱轨的方式是不是只有靠巡线来预防?如果战时无法事先巡线是否这段铁路就需要停运?

瓦而基里:我觉得比起印第安人,米国佬对于预防西部的火车劫匪更有经验。像是大表哥里面抢火车那样路基埋炸药,精锐打跳帮的做法米国佬还是很熟悉的。

这方面美国佬给出的办法是武装押运,减缓火车速度减脱轨概率,外加定期巡逻。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平克顿的侦探们主动出击收拾火车大盗,外加数千美元的超高额悬赏可以有效的收拾大盗们。

图片 8

落日hartram:印第安人不清楚,破坏可能有,但那时候印第安人已经式微了,估计造不成太大的破坏。

南北内战的时候 别说铁路了,公路损毁都比较严重。

winter_z:似乎印第安人从未有击破铁路站的记录。

h__l:如果前方无法巡线的话,是不是火车就得停运?还是可以靠减速运行有效应对路障和脱轨?

winter_z:无法巡线还有啥铁路?

h__l:攻击火车站这种人员密集场所难度较大,有没有直接向铁道路轨动手?比如在人迹罕至的地区挖道钉偷路轨,威胁巡道工的人身安全?遇到这种明显威胁到铁路安全的态势时,铁路是否需要停运,直到恢复巡线确保路轨安全后在开通?还是可以冒险以低速运行,靠驾驶员目视发现铁路上可能的障碍或路轨松动?

据说一战时期德国的装甲列车作战手册要求列车前方3公里外要有部队巡线,是不是从侧面说明了在不能保证线路安全的情况下,装甲列车难以使用?

还有个幼稚的问题,如果有人蓄意等待巡线过后到火车到达前的时间差破坏铁路怎么办?

图片 9

▲1914年10月7日,比利时士兵在撤退时摧毁了一座铁路桥,来减缓德军的攻势。

winter_z:算算时间呗,就算三十公里时速,装甲列车六分钟就到了,乘员至少也能看见几百米吧。

或者,一个人在野外环境扛着各种器具跑到铁轨位置再跑回出发点(我觉得至少一公里是比较安全的距离),你看看要几分钟。

h__l:我的意思是有人预先设伏,等巡道工走过后到下一班列车来的时间出来搞破坏。我们的铁道游击队是不是这样干?

winter_z:离得近会被发现,离得远来不及。

没说不可以,只是,我们的铁道游击队付出了很大牺牲的,不是电影里那种浪漫主义的表现。

本文由NBA盘口预测发布于历史大战,转载请注明出处:日军曾扮铁道游击队残害老乡,19世纪和20世纪早期如何保障铁路行车安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