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解密历史 2020-01-03 04:3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NBA盘口预测 > 解密历史 > 正文

西太后慈禧那些不为人知的小故事,到头难与运相争

中国近代史上有位著名的人物,就是恭亲王奕訢,近年来他成为文艺作品中的主角,一直让后人戏说,他和慈禧太后的爱情故事一直为人津津乐道,其实这都是戏说,博大家一笑而已。不如让我们看看历史上真实的恭亲王。

记得电视剧《大太监》讲述的就是西太后慈禧的故事,受到人们的追捧,这部电视剧为人们直面地展现了西太后慈禧的日常生活,几乎包揽了所有的历史故事,不过也有些不为人知的小故事暂未叙说,今天小编和大家一起来看看西太后慈禧那些不为认知的小故事。

淡淡的阳光照在润玉家老宅屋脊上,很苍茫。 两扇油漆斑驳的大门,上面的封条还没有完全撕干净。大门两旁的对联经过多年的风吹雨打,已经辨认不出上面的字迹了。 第二天,润玉往黄玉昆府上去。 润玉说:“我能靠自己谋生,就不给您添麻烦了。有几个要好的姐妹推我挑头搭班子,想盘个戏园子下来。” 黄玉昆点头说:“我看行,坤班儿在别处都有了,在京城还是个新鲜事,准能红起来。” 次日一大早,润玉就带着雪燕来到精忠庙。梨园公所设在精忠庙里。雪燕好奇地打量着“精忠庙”的牌匾。梨园公所司理一见润玉雪燕,就谦卑地迎上来,脸上挂着笑容。 司理:“是润玉姑娘啊,这边请。” 夜深了。义成信北京分号里灯火通明。票号的学徒给祁子俊端上茶,然后小心地退了出去。 袁天宝道:“该打点的都打点了,现在就看黄大人的意思了,托人送过礼,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听说,京城其他几家大票号也在活动。” 祁子俊沉吟起来。 夜晚,祁子俊来到黄玉昆府上。 祁子俊恭恭敬敬地说:“黄大人多年来对义成信格外关照,这个,我心里有数。” 黄玉昆面无表情地说:“交给义成信办的事,一向都很牢靠。不过,协饷这事关系重大,不是我一个人能说了算的。” 祁子俊说:“黄大人,我只有靠您了。” 黄玉昆缓缓地说:“恐怕还得再议一议,最后要看瑞王爷的意思。” 隔天,祁子俊又来到黄玉昆府上。黄玉昆坐在太师椅上,闻着鼻烟,看来兴致不错。祁子俊在黄玉昆面前仍是站着,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 黄玉昆说:“今天找你来有好事。你不是想见王爷吗,眼下就有个机会。我有个侄女,要盘个戏园子。王爷就好这个,到时候把王爷请来,正好见机行事。” 很快,传来一阵轻快的裙裾窸窣声。祁子俊忽然觉得眼前一亮,只见润玉款款地出现在眼前,比从前又多了几分成熟和妩媚。他又惊又喜,连忙迎上去。润玉却像不认识似的,矜持地敛衽为礼。[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517Z.cOm] 黄玉昆说:“我还有些公务要办,你们年轻人的事,自己商量。玉儿,跟祁公子别客气,他是个大能人。” 已经到了下午。润玉还在指挥戏班里的人往绳子上挂行头,忙得不可开交。祁子俊讪讪地随着她四处转悠,终于等到几个伙计搬着衣箱离开了,赶忙凑上前去。 祁子俊从袖子里伸出手,露出攥了很久的一小枚铜章 ,在纸上印了一下。纸上显出一个“俊”字的花押。 祁子俊说:“我没带什么贺礼。这是义成信给多年老主顾的信物,钱上有周转不开的时候,拿着这小玩意儿,到义成信任何一家分号,见章 如见东家本人。” 润玉轻描淡写地说了句:“那就谢谢祁公子了。” 春草园戏园子门口,一台华贵的大轿抬了进来。黄玉昆恭恭敬敬地迎着轿子进了戏园,等着瑞王爷下轿。瑞王爷在太监的搀扶下走出轿子,环顾着四周。 润玉走上前跪拜,落落大方地说:“民女叩见王爷。” 黄玉昆趁机不露痕迹,像是随口提起似地说:“王爷闲时多来走动走动。王爷,协饷的差事,是不是就交给义成信了?” 瑞王爷心不在焉,不耐烦地摆摆手。他此刻的心思全在润玉身上。他随口答道:“你看着办就行了。” 祁子俊赶忙上前施礼:“草民祁子俊叩见王爷。” 忽然有个太监慌慌张张地跑进来报道:“恭王爷来了。” 正说着,恭亲王已悠闲地步入包厢。在门口,他的目光偶然地落到了祁子俊身上,祁子俊也偷偷瞥了恭亲王一眼。两人目光相遇的一刹那,都认出了对方。祁子俊顿时紧张起来,恭亲王却不动声色地走进包厢。 润玉这时走上前来,单膝跪地,落落大方地向瑞王爷奉上红色的戏折子。 润玉语声清脆地说:“请王爷点戏。” 瑞王爷接过戏折子,随便看了看,就说:“我点个《青梅煮酒论英雄》,恭亲王,你说怎么样?” 润玉又照样向恭亲王奉上戏折子,“请王爷点戏。” 恭亲王不接戏折子,说:“我点个《古城会》吧。”恭亲王用眼睛盯着祁子俊问:“你也是戏班里的?” 瑞王爷代祁子俊回答说:“这是义成信的少东家。” 瑞王爷意味深长地说:“得谦虚。你知道什么叫谦虚,就是夹起尾巴做人,别太张扬了。” 祁子俊赔着笑,不敢回话。恭亲王的脸却红一阵白一阵,十分难看。 夜晚,北京义成信票号,灯一盏盏地熄了。祁子俊穿过大厅,来到分号后院的掌柜房里。伙计们都走了,只有袁天宝还在这里守候着。袁天宝欢喜地说:“恭喜少东家。家里捎信来,少奶奶生了,是个公子。” 第二天,祁子俊捧着外裹黄云缎包袱皮的紫檀木盒,毕恭毕敬地立在恭王府门前。 祁子俊说:“烦请大爷给通报一声。” 夜色降临了。恭王府两扇朱漆大门已重重地关上了。立在门外的祁子俊能看到的,就只剩下两尊威严的石狮子。祁子俊不甘心地离开了。

作者:史遇春

图片 1

西太后慈禧听不雅剧给皇后难堪

人之所以可爱,一个重要的表现,就是人的善往往超出想象。

西太后慈禧爱听戏,经常把戏班召进宫里。婆婆看戏,照例儿媳妇要陪同。谁曾想,身为婆婆的西太后,偏偏爱看淫 戏,听淫剧,全是些通奸犯淫、男欢女爱之作。

人之所以恐怖,最重要的表现,就是人的恶往往没有极限。

熟读诗书的儿媳妇阿鲁特皇后,每次都是弄得面红耳赤,实在看不下去就低下头。

清宫戏很多,宫斗是主要的题材之一。

津津有味的西太后看着皇后,淡淡 地说:这戏演得好,这么好看的戏,你怎么不看?

许多时候,戏中的情节夸张,让人感觉到做作。

皇后红着脸,小声地说:戏淫秽到这种地步,怎么看?

一些时候,戏中那些让人乍舌情节,远远没有超越历史的真实。

西太后冷冷地看着她,不说话。

这里,来讲一段清朝的宫斗,看看清人笔记中是如何说这些宫廷往事的。

皇后心中恐惧,低下了头。

读清人笔记,罗惇曧《宾退随笔》中有《孝全皇后赐死康慈太后尊号》一节,本篇即据此成文。

这时,进来的皇帝看到了这一切,也不说话,也低下了头。

清宣宗道光帝的孝全成皇后,是清文宗咸丰帝的生母。

因为西太后慈禧一直都不喜欢自己的儿媳妇,这样做的背后原因可能是故意给皇后难堪,也算是给皇后一个下马威,来告诉皇后在皇宫里还是我慈禧最大。

既然说到孝全成皇后,那就先简单介绍一下她的情况。

图片 2

孝全成皇后,钮祜禄氏,二等侍卫、一等男颐龄之女。清宣宗道光时入宫,被册封为全嫔,累进为全贵妃。道光十一年(1831年)六月己丑,24岁,生清文宗咸丰帝。道光十三年(1833年),26岁,升进为皇贵妃,统管六宫事。道光十四年(公元1834年),27岁,被立为皇后。道光二十年(公元1840年)正月壬寅,崩,年33岁。道光帝亲定谥曰孝全皇后,葬龙泉峪。咸丰初年,上谥。清德宗光绪中,加谥,曰孝全慈敬宽仁端悫安惠诚敏符天笃圣成皇后。有一子,即咸丰帝;有两女,一殇,一下嫁德穆楚克扎布。

西太后慈禧与臣子的不伦恋?

咸丰帝有两位异母的弟弟,一位是恭亲王奕訢,一位是醇亲王奕譞。

传说,慈禧太后很早之前就与恭亲王相好,在她刚入宫做秀女时便与恭亲王私通,经常趁别人不注意时偷情,甚至有人怀疑同治皇帝并非咸丰的亲生儿子,而是慈禧与恭亲王的私生子。

笔记作者罗惇曧误以为恭亲王奕訢与醇亲王奕譞是同母所出,实则不然。

还有人认为:慈禧的情人是大臣荣禄,传说荣禄是慈禧的初恋情人,在慈禧年少时曾救她免于被恶少强奸,此后便保持

醇亲王奕譞的生母是庄顺皇贵妃。

暧昧关系,经常私通,荣禄也得到慈禧的重用,曾经参与确定载湉继承帝位的事情,在戊戌政变中协助慈禧废

庄顺皇贵妃,乌雅氏,事道光帝,为常在,进为琳贵人,累进为琳贵妃。

除戊戌变法,在八国联军侵华中则跟随慈禧太后逃至西安,成为与慈禧太后形影不离的侍臣。

恭亲王奕訢的生母是孝静成皇后,即本文所说的康慈。

关于这部分的传闻,似乎很难考证,毕竟男女关系是件很复杂的事情,很难说得清道的明。

孝静成皇后,博尔济吉特氏,刑部员外郎花良阿女,事宣宗为静贵人,累进为静皇贵妃。孝全皇后崩逝时,咸丰帝才十岁,由静皇贵妃妃抚育。因抚育有恩,咸丰帝即位后,尊为皇考康慈皇贵太妃。咸丰五年七月,康慈皇贵太妃病笃,尊为康慈皇太后。九日后,庚午,崩逝,年44岁。上谥为孝静康慈弼天抚圣皇后,不系宣宗谥,不祔庙。葬慕陵东,曰慕东陵

民间传说:西太后慈禧与大太监有染的故事

咸丰帝比恭亲王奕訢大两岁,比醇亲王奕譞大九岁。

在民间传说中,慈禧太后与大太监安德海、李莲英也有私染,由于太监没有生理能力,所以慈禧与他们交好更多的是一

据说,最初道光帝很喜欢恭亲王奕訢,想立他为太子。孝全皇后在察觉到道光帝的心思之后,她感觉到自己儿子的地位受到了威胁。于是,她打算出手,扫除威胁。

种心理上的安慰,李莲英在这方面很善于迎合慈禧太后,所以得到她的万千宠爱,虽然这种宠爱带有心理变态的倾向。

孝全皇后的计划,就是想办法在暗中施以毒手,用毒药药死道光帝的其他儿子。

这些传闻绝大多数没有正史记载,因而真实性无法考证。

有一天,孝全皇后安排好了筵席,传召诸位皇子一起进食。筵席所上的鱼肉之中,孝全皇后事先下了毒。

其实即使是正史也不会记载,但所谓无风不起浪,民间的口耳相传往往具有现实的影子。慈禧太后26岁便开始守寡,处境可谓凄惨,年轻貌美的她必然耐不住寂 寞,而去寻求发泄和满足的机会。

咸丰帝和诸位皇子宴聚前,孝全皇后交代他,桌上的鱼肉,千万不要吃。

当她垂帘听政,掌握国家大权的时候,更是可以为所欲为了,所以真的发生这些事情也是不足为怪的。

咸丰帝还是小孩子,他和兄弟们的关系很好,非常友爱。他又悄悄告诉弟弟不要吃桌上的鱼肉。

这些不为人知的西太后的故事,众说纷纭,只能说"是名人,总会有很多传闻故事,后人听听也无妨"。

就因为这样,孝全皇后的计划没有成功,咸丰帝的弟弟也就得以不死。

皇宫之中,人多眼杂,没过多久。孝全皇后阴谋毒害皇子的事情就被暴露了出来。

道光帝的母亲,当时的皇太后知道这件事情之后,暴怒,立即下令,要将孝全皇后赐自尽死。

皇太后的命令下来之后,孝全皇后当然不想死。面对死亡,她徘徊不进,没有勇气引缳自决。

皇太后见孝全皇后迟迟不肯受命自尽,于是,她就下令,马上在孝全皇后的宫中布置起丧葬的场面,安排在其宫门上悬挂起白布,让宫人们穿好孝服,聚集在孝全皇后的宫中,日夜哭泣,就像孝全皇后已经死了一样。

孝全皇后见事已至此,实在是没有办法、无路可走了。于是,她才迫不得已、满怀幽恨与不甘,投缳而死了。

孝全皇后死后,道光帝让恭亲王奕訢的生母康慈抚养咸丰帝,让咸丰帝以人子之礼侍奉康慈。

康慈人比较好,抚育咸丰帝,视之如己出。

道光帝看到咸丰帝对兄弟们都很友爱,经过甚重考虑,最后决定立其为太子,承继皇位。

咸丰帝登位后,待恭亲王奕訢优厚。

咸丰三年(公元1853年)正月,恭亲王奕訢奉旨管理中正殿、武英殿事务;九月九日,命奕訢署理领侍卫内大臣,参与京城巡防事宜;十月初七日,奉旨在军机处行走,从此打破清代皇子不得干预政务的祖制。

后来,康慈生了病,且病得很严重,咸丰帝前去侍望。他吩咐随行人员,不要惊扰了康慈,悄悄进去看望即可。咸丰帝进入康慈的房间之后,康慈面向墙壁躺着。迷迷糊糊当中,康慈误把咸丰帝当成了恭亲王奕訢,她口中说道:

“你来做什么啊?我咽不下这口气、遗留于世的原因,都是为了你!你皇兄的性子刚烈,你千万不要触忤他啊!”

咸丰帝问康慈:在说些什么?

康慈转身,睁开眼睛看了看,发现是咸丰帝,她就不再说话了。

自此以后,咸丰帝开始嫌恶恭亲王奕訢了。

恭亲王多次请求为母亲上尊号,咸丰帝不愿给予应答。

等到康慈弥留之际,恭亲王奕訢从康慈那里出来,正好在夹道上遇见了前去看望康慈的咸丰帝,他又哭着对咸丰帝说:

母亲最后的心愿,就是能够给她上尊号,这样,老人家才能瞑目。

听完恭亲王奕訢的哭诉,咸丰帝点点头,没说什么,就进去看康慈了。

恭亲王奕訢出来之后,就安排传诏,说是咸丰帝已经答应上康慈太后尊号了。

(因恭亲王奕訢可参与机要,能在中枢议事,所以,这个事情,他可以处理。)

对于恭亲王奕訢如此的作为,咸丰帝非常不高兴。

看来,名器的重要,在当时的社会之中,是多么地被人在意。

康慈太后崩逝后,相关机构部门拟定的丧礼内容,咸丰帝极力裁撤消减。

没多久,咸丰帝又下令,要求恭亲王奕訢退出了中枢(军机处)。

咸丰五年(公元1855年),葬恭亲王奕訢生母康慈太后之次日,奉旨罢免一切职务,回上书房读书,仍令内廷行走,管理中正殿等处事务。

(全文结束)

图片 3

本文由NBA盘口预测发布于解密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西太后慈禧那些不为人知的小故事,到头难与运相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