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解密历史 2019-11-25 18:5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NBA盘口预测 > 解密历史 > 正文

解读美俄日安全观,11事件17年后的美国安全观

冷战结束后,美国一超独大,自恃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经济”、“最强大的军队”和“强大的联盟”,在国际上推行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与此相适应,美国在国家安全战略上,追求“绝对安全”,对来自外部的任何威胁或挑战行为“零容忍”,“从而使美国的利益、理想和生活方式长盛不衰”。

冷战结束后,美国一超独大,自恃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经济”、“最强大的军队”和“强大的联盟”,在国际上推行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

原标题:风留痕:9-11事件17年后的美国安全观

伙伴关系与结盟关系之比较

各国“国家安全观”因地缘政治环境、历史传统、社会制度、意识形态、民族性格及外交哲学等因素不同而各异。笔者通过本文向读者介绍美国、俄罗斯和日本不一样的“国家安全观”。

安全观;安全;国家安全战略;美国;日本

9月11日,对美国来说是一个值得永远纪念的大日子。17年前的今天,美国本土遭受了史无前例的恐怖袭击。据美国官方透露,除了当时死亡的近3000人外,至今每年因911事件而死亡的人数都在增加。据相关研究报告9-11 给美国带来的经济损失高达2000亿美元。重要的是,阿富汗局势到今难以稳定,依然是美国的战略困扰之一。

伙伴关系与结盟关系是国际关系中大国之间比较典型的两种关系。现行高中教材《世界近代现代史》下册《战后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一节中,提到了70年代中期以后美日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然而由于教材对此叙述较简,很多同学把伙伴关系等同于结盟关系,对两者的认识比较模糊。事实上,在国际关系中,两者大相径庭。笔者试从几方面对此略作阐释。

美国的“绝对安全”观

冷战结束后,美国一超独大,自恃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经济”、“最强大的军队”和“强大的联盟”,在国际上推行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与此相适应,美国在国家安全战略上,追求“绝对安全”,对来自外部的任何威胁或挑战行为“零容忍”,“从而使美国的利益、理想和生活方式长盛不衰”。

911事件的起因是什么?各届的观点有所不同。文明冲突论,是美国思想届的主要观点。即西方文明与阿拉伯文明的冲突。而美国的中东政策论以及美国霸权论,即美国长期支持下的以色列在中东残暴的杀戮行为引发的仇恨,美国是中东混乱的根源。这是世界上普遍的观点。还有一个观点,就是美国阴谋论。恐怖袭击的过程与损害程度有许多单纯用恐袭解释不清的地方,人们怀疑是小布什政府为了推进霸权战略施的苦肉计。就像人们怀疑当年的珍珠港事件是一个阴谋论一样。

首先,从产生、发展的原因上看:结盟关系是“二战”后冷战时期的产物,美国为了遏制共产主义稳定资本主义,组建了以美国为首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而苏联为与之对抗成立了以苏联为核心的华约组织等,在此基础上逐渐形成了东西方两大阵营。这两大条约组织内的国家关系是典型的结盟关系,目前西方大国间关系的主导方面仍是结盟关系。而伙伴关系是世界多极化趋势发展的产物。大国伙伴关系迅速发展的原因是:吸取了冷战时期“将己方的安全建立在对方的不安全上”的教训;经济关系上的加深;相互制约相互借重趋势的加强;在国际关系和双边问题上具有许多利益汇合点;大国关系的互动性加强。

冷战结束后,美国一超独大,自恃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经济”、“最强大的军队”和“强大的联盟”,在国际上推行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与此相适应,美国在国家安全战略上,追求“绝对安全”,对来自外部的任何威胁或挑战行为“零容忍”,“从而使美国的利益、理想和生活方式长盛不衰”。

各国“国家安全观”因地缘政治环境、历史传统、社会制度、意识形态、民族性格及外交哲学等因素不同而各异。笔者通过本文向读者介绍美国、俄罗斯和日本不一样的“国家安全观”。

且不管911事件的起因是什么,事件本身不但改变了世界的安全观,同时也改变了美国的安全观和国家战略。即非传统安全的威胁即恐怖主义已经上升到头号安全威胁,美国的国家战略重点就是打击恐怖主义,即反恐战争。为此,美国发动了阿富汗伊拉克战争。在打了十年之后,在消耗了近万亿美元之后,奥巴马政府则宣布结束战争而进行战略东移,也就是中东胜利大撤退。其战略重点转变成亚太战略再平衡。

其次,从本质、特征上看:结盟关系通过多边或双边条约缔结同盟,制定共同的联盟战略和联合作战计划,必要时统一部署军事力量,统一行动。结盟是针对第三国等其他国家,插手其他国家和地区事务,推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当代美国极力想保持冷战时期形成的西方大国间结盟关系的原因主要是,希望建立美国领导的单极世界却又力不从心。正如美国一位高级官员所说:“我们没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力物力,我们需要其他有能力的国家帮助扩大我们在军事上和外交上的战果。”伙伴关系最本质的特征是:伙伴国之间平等、不结盟,不针对、不损害第三国的利益,它们建立的基础是利益关系,大国之间以对话方式来解决分歧和争端,其目的是促进世界的和平与发展,改善大国间的关系。我国与美国曾建立过建设性的战略伙伴关系,并与西方一些大国至今仍保持着伙伴关系。我国在这种伙伴关系中,既积极巩固和发展国与国之间的平等互利合作,又坚决抵制一些国家利用人权、民主、自由、民族和宗教等问题干涉中国主权和内政的企图。例如,中国和俄罗斯从发展“睦邻友好,互利合作”到面向21世纪的“建设性伙伴关系”,到平等信任的“战略伙伴关系”,直到双方签定《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最终把两国世代友好、永不为敌的和平思想和永做好邻居、好朋友、好伙伴的坚定意愿,以法律形式固定下来。中俄间的这种关系堪称大国伙伴关系的典范。

美国为了达到其“绝对安全”,不惜动用其优势资源及采取一切可以使用的手段。一是坚持并加强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在其强大的综合国力基础上,靠输出美国式的价值观和规则引领世界,打压其认为可能撼动美国“霸主”地位的对手。二是将武装力量作为国家安全的基石,连年增加军费开支,发展导弹防御体系,巩固并扩大其军事优势。凭借强大的军事力量,充当世界“宪兵”,动辄以武力相威胁或使用武力。冷战结束已20多年,但美国海外军事基地仍遍布世界140多个国家和地区,海外驻军近40万。美国按照自己的安全思维模式,任意将其敌视的国家冠以“无赖国家”、“邪恶轴心”、“专制国家”或“失败国家”之名,然后以“人道主义者”自居,堂而皇之地出兵挞伐。三是保持并加强与“盟国”的关系,扩大其全球性安全利益。借重“北约”维护其在欧洲的战略利益,利用“日美同盟”及“美菲同盟”推行其所谓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此外,美国为确保自身安全,还采取了一些其他策略和手段,如开展“巧实力”外交,加强情报信息搜集活动等。

美国的“绝对安全”观

而在911事件17年后,美国的安全观又发生了改变。目前,恐怖主义不再是美国的头号威胁,经济安全即美国安全,国家安全战略从反恐战争转向应对中俄挑战。

再次,从对世界的影响上看:结盟关系出现了两大军事集团的对立,导致了规模空前的军备竞赛,全球范围内的冷战气氛使世界的军备竞赛升级,其范围从地面、海洋到宇宙空间,从常规武器到核武器,导致世界处于战争的威胁中。伙伴关系实际上是世界多极化趋势的结果,它有利于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大国之间的伙伴关系不仅对大国有利,而且能促进世界的形势稳定、经济发展。它符合广大第三世界国家,也符合全世界人民维护和发展根本利益的愿望。

在政治多极化、经济全球化和信息社会化的今天,若一国片面追求“绝对安全”,就势必会置他国安全于不顾,乃至侵害其他国际行为体的正当权益。而加害者必定不被受害者尊重,于是,前者也将没有安全可言。

冷战结束后,美国一超独大,自恃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经济”、“最强大的军队”和“强大的联盟”,在国际上推行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与此相适应,美国在国家安全战略上,追求“绝对安全”,对来自外部的任何威胁或挑战行为“零容忍”,“从而使美国的利益、理想和生活方式长盛不衰”。

二战结束后,美国用40多年的时间与前苏联进行冷战性对抗。直到1991年苏联崩溃解体。美国开始不顾全世界的反对实行霸权主义的单边路线。军事打击、经济制裁成为了美国维护霸权的重要手段。并通过这两大手段强力推行美国的所谓“普世价值观”。目标就是企图在意识形态政治制度以及文化思维实现全球统一。

最后,从发展的趋势上看:伙伴关系是冷战后出现的新型国家关系,与冷战时期的结盟关系不同,它有利于世界的和平与发展,有利于多极化格局的进程。所以,伙伴关系必将随着世界经济全球化趋势的发展而发展。当今世界,和平与发展已成为时代的主题,世界正在摈弃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和军事集团,走向以平等、互利、合作与对话为主要特点的多极化时代,所以,结盟关系将越来越松散。

俄罗斯的“大安全”观

美国为了达到其“绝对安全”,不惜动用其优势资源及采取一切可以使用的手段。一是坚持并加强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在其强大的综合国力基础上,靠输出美国式的价值观和规则引领世界,打压其认为可能撼动美国“霸主”地位的对手。二是将武装力量作为国家安全的基石,连年增加军费开支,发展导弹防御体系,巩固并扩大其军事优势。凭借强大的军事力量,充当世界“宪兵”,动辄以武力相威胁或使用武力。冷战结束已20多年,但美国海外军事基地仍遍布世界140多个国家和地区,海外驻军近40万。美国按照自己的安全思维模式,任意将其敌视的国家冠以“无赖国家”、“邪恶轴心”、“专制国家”或“失败国家”之名,然后以“人道主义者”自居,堂而皇之地出兵挞伐。三是保持并加强与“盟国”的关系,扩大其全球性安全利益。借重“北约”维护其在欧洲的战略利益,利用“日美同盟”及“美菲同盟”推行其所谓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此外,美国为确保自身安全,还采取了一些其他策略和手段,如开展“巧实力”外交,加强情报信息搜集活动等。

如果说真的有文明的冲突存在,那么美国的普世价值观就是文明冲突的根源。也就是恐怖主义思想和恐怖袭击的直接引爆点。也就是说,正是美国的霸权主义单边路线,催生了恐怖主义,导致了911恐袭事件。

分析俄罗斯安全战略的主要依据是其于1997年通过的《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构想》和2009年通过的《2020年前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战略》。

在政治多极化、经济全球化和信息社会化的今天,若一国片面追求“绝对安全”,就势必会置他国安全于不顾,乃至侵害其他国际行为体的正当权益。而加害者必定不被受害者尊重,于是,前者也将没有安全可言。

然而,美国不反思自己的对错,却以打击恐怖组织为借口悍然对阿富汗伊拉克发动了侵略战争。战争直接造成平民死亡足有数百万之众。而这仅仅是为了满足美国的国家安全。死亡、贫穷、混乱,就是中东的最真实的写照。同时,也成为了美国这个世界霸主的麻烦。

《2020年前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战略》以世界与俄罗斯发展形势为背景,就俄罗斯国家利益和国家战略重点、国家安全保障等重大安全战略问题进行了布局和规划。这一安全战略,既包括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国防军事力量等传统安全问题,也包括经济、金融、资源、人口、文化、教育、科技及打击“三股势力”等非传统安全问题,突出了经济安全和发展创新的重要位置;既看到了来自国内外的安全威胁,又提出发挥国家各种资源和能力的合力作用,以确保国家利益、社会稳定、国家及个人安全。由于俄罗斯国家安全战略宏大周密,所以学界与政界有人称之为“大安全”观。

俄罗斯的“大安全”观

奥巴马上台之后,为了避免陷入无休止的战争泥潭,不得不迅速宣布结束这两场侵略战争,并从中东胜利大撤退。但其结果就是消灭了基地组织,却造就了伊斯兰国。

俄罗斯安全战略的明显特点是,提升综合国力,确保国家全面安全。为此,俄罗斯采取的主要战略举措有:第一,以发展求安全,用国家的稳定发展,为国家全方位安全提供保障。21世纪以来,俄罗斯极其重视经济发展,并取得了一定成效。第二,以强军求安全。为保证军队建设的需要,逐年提高财政军事拨款数额。俄罗斯通过军事改革和整编,加快了部队尤其是海空军的武器装备更新速度。同时,为适应现代化战争的需要,2011年底又新组建了俄空天防御部队,明显提高了俄军的整体战斗力。第三,以“务实”外交发挥俄罗斯在国际舞台上的作用,为国家安全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第四,加紧修筑“独联体”的藩篱,应对任何国家在后苏联空间挑战俄罗斯的国家利益。

分析俄罗斯安全战略的主要依据是其于1997年通过的《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构想》和2009年通过的《2020年前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战略》。

然而,美国并没有把伊斯兰国当成首要的打击目标,反而以打击伊斯兰国的名义制造了叙利亚内战,继续在叙利亚制造杀戮的战场。却不料反被俄罗斯出手打乱了阵脚,这给美国的中东战略制造了更大的麻烦。

俄罗斯国家安全战略,具有较强的时代性和针对性,目标明确,重点突出,组织措施完备,但在2020年之前还会面临许多挑战和考验。

《2020年前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战略》以世界与俄罗斯发展形势为背景,就俄罗斯国家利益和国家战略重点、国家安全保障等重大安全战略问题进行了布局和规划。这一安全战略,既包括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国防军事力量等传统安全问题,也包括经济、金融、资源、人口、文化、教育、科技及打击“三股势力”等非传统安全问题,突出了经济安全和发展创新的重要位置;既看到了来自国内外的安全威胁,又提出发挥国家各种资源和能力的合力作用,以确保国家利益、社会稳定、国家及个人安全。由于俄罗斯国家安全战略宏大周密,所以学界与政界有人称之为“大安全”观。

冷战后,美国真正享受霸权的快乐也就是91年苏联解体到01年911恐袭这10年时间。911事件,虽然没有击碎美国的霸权梦,但却给美国人制造了恶梦。又用了近10年的时间来自己消除自己制造的危险。虽然奥巴马结束了这两场侵略战争,但反恐战争为首要安全战略却没有变。可以说,最近的这7年时间,美国处于战略迷茫期,或者说是战略调整期。

日本的“综合安全”观

俄罗斯安全战略的明显特点是,提升综合国力,确保国家全面安全。为此,俄罗斯采取的主要战略举措有:第一,以发展求安全,用国家的稳定发展,为国家全方位安全提供保障。21世纪以来,俄罗斯极其重视经济发展,并取得了一定成效。第二,以强军求安全。为保证军队建设的需要,逐年提高财政军事拨款数额。俄罗斯通过军事改革和整编,加快了部队尤其是海空军的武器装备更新速度。同时,为适应现代化战争的需要,2011年底又新组建了俄空天防御部队,明显提高了俄军的整体战斗力。第三,以“务实”外交发挥俄罗斯在国际舞台上的作用,为国家安全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第四,加紧修筑“独联体”的藩篱,应对任何国家在后苏联空间挑战俄罗斯的国家利益。

如今到了特朗普时代。在特朗普眼里,经济安全的重要性突显。经济是基础,高科技是保证经济绝对优势的手段,经济科技的绝对优势才能保证美国军事上的绝对领先。虽然目前的经济体系和经贸规则是由美国人创建,但已经不能符合美国的需要。反过来全球化却给中俄等新兴经济体制造了机遇。不能满足美国经济利益最大化的需要,这个体系就没有必要维护和存在。

日本的“综合安全”观认为,日本国家安全的含义,包括政治、军事、经济、金融及资源等各领域的安全,应将这些领域的安全利益视为一个整体,并统筹运用国家各方面能力予以综合保障。“综合安全”概念由铃木善幸组建的政策研究小组于1978年首次正式提出,而后1980年日本政策研究会提出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丰富了其内涵,且上升为国家安全战略加以推行,沿用至今。虽然“综合安全”战略涉及各领域的安全问题,但其核心始终是政治军事安全问题,追求的终极目标是所谓的“正常国家化”。

俄罗斯国家安全战略,具有较强的时代性和针对性,目标明确,重点突出,组织措施完备,但在2020年之前还会面临许多挑战和考验。

发动贸易战的理由,就是世界对美国不公。要通过贸易战,逼世界承认美国贸易优先原则。这就是美国的贸易霸权主义。而所谓的单边主义就是美国霸权主义。

为了摆脱《联合国宪章》和《日本国宪法》对日本在战争和发展军事力量方面的法律约束,20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加快了争取“正常国家化”的步伐。日本频频颁布涉及修宪和扩大自卫队职能的各类“计划”、“大纲”和法案。

日本的“综合安全”观

既然经济安全已经上升到国家安全的层面,反恐怖战争就不再是美国安全战略的重点。美国的头号安全威胁就应当是经济安全。

2001年,阿富汗战争爆发后,日本政府借机修改和制定了有关法律,派出多艘舰艇和上千名自卫队队员进入印度洋,突破了二战以来日本不向海外派兵的禁区。此后,日本政府海外派兵几乎成了“常态”。安倍晋三自2012年底出任首相以来,更紧锣密鼓地加紧修宪活动,以便在法律层面上获得“集体自卫权”,进而实现军事正常化。

日本的“综合安全”观认为,日本国家安全的含义,包括政治、军事、经济、金融及资源等各领域的安全,应将这些领域的安全利益视为一个整体,并统筹运用国家各方面能力予以综合保障。“综合安全”概念由铃木善幸组建的政策研究小组于1978年首次正式提出,而后1980年日本政策研究会提出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丰富了其内涵,且上升为国家安全战略加以推行,沿用至今。虽然“综合安全”战略涉及各领域的安全问题,但其核心始终是政治军事安全问题,追求的终极目标是所谓的“正常国家化”。

然而,美国的经济安全威胁,不仅来自于中俄等新兴经济体,而与中俄等新兴经济体合作日益紧密的盟友国家,也对美国的经济安全构成严重的威胁。虽然美国与西方盟友国家有共同的利益和价值观,但在建立多极世界还是单极世界问题上却截然相反。

日本实现“正常国家化”的另一个活动舞台是联合国。在日本多次抛出提案后,联合国大会已通过“拟取消敌国条款”的决议。日本为表明它同样可以作为世界上的一个正常大国,积极争取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并于21世纪90年代初提出了“入常”时间表,至今仍在处心积虑地谋划此事。日本在实行“正常国家化”的同时,却千方百计地抵赖其在二战中对亚洲人民犯下的罪行,且公然违反《开罗宣言》、《雅尔塔协定》和《波茨坦公告》,在领土问题上不断向中、韩、俄三国发起挑衅。

为了摆脱《联合国宪章》和《日本国宪法》对日本在战争和发展军事力量方面的法律约束,20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加快了争取“正常国家化”的步伐。日本频频颁布涉及修宪和扩大自卫队职能的各类“计划”、“大纲”和法案。

欧盟的建立本身就是为了摆脱对美国的依赖,而欧元区的建立更是为了削弱美元霸权。这决定了欧盟很难承认和接受美国优先。这就是特朗普选择对欧盟进行关税打击的重要原因之一。

若是日本不能正确对待历史并进行彻底的自我反省,走和平发展道路,日本纵使有“综合安全”战略也是枉然。

2001年,阿富汗战争爆发后,日本政府借机修改和制定了有关法律,派出多艘舰艇和上千名自卫队队员进入印度洋,突破了二战以来日本不向海外派兵的禁区。此后,日本政府海外派兵几乎成了“常态”。安倍晋三自2012年底出任首相以来,更紧锣密鼓地加紧修宪活动,以便在法律层面上获得“集体自卫权”,进而实现军事正常化。

放眼世界,中国的发展潜力和发展势头最强劲,对美国的经济安全威胁也最大。对中国进行经贸打压是自然而然。

(作者单位: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

日本实现“正常国家化”的另一个活动舞台是联合国。在日本多次抛出提案后,联合国大会已通过“拟取消敌国条款”的决议。日本为表明它同样可以作为世界上的一个正常大国,积极争取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并于21世纪90年代初提出了“入常”时间表,至今仍在处心积虑地谋划此事。日本在实行“正常国家化”的同时,却千方百计地抵赖其在二战中对亚洲人民犯下的罪行,且公然违反《开罗宣言》、《雅尔塔协定》和《波茨坦公告》,在领土问题上不断向中、韩、俄三国发起挑衅。

近来,流传一种观点,就是美国对华战略态度发生了重大转变。不在视中国为利益攸关方,更不视中美关系为新型大国关系。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美国让中国融入世界经济体系,使中国得到了巨大的发展,而美国期望的中国政治制度和价值观却没有发生改变。美国吃亏说在美国非常吃的开。

若是日本不能正确对待历史并进行彻底的自我反省,走和平发展道路,日本纵使有“综合安全”战略也是枉然。

但是,今日,彭博新闻网刊登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傅莹的署名文章。文章中傅莹的一句质问非常有力。她说:“尽管美国对华态度在变,但向哪里转变呢,似乎没有人说得清楚。”

都说美国对华战略态度发生重大转变,问题是向哪里转变?还有一个问题是,美国的对华战略转变的目标是什么?

是要继续迫使中国改变意识形态和发展道路?还是要彻底遏制中国崛起?还是要与中国进行冷战式对抗?还是要通过战争手段击溃中国?对于这些问题,特朗普能说的清还是美国的鹰派能说的清?是参众两院能说的清还是民主共和两党能说的清?

所谓对华战略态度转变,只不过是摆出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而已。这样的心态,只不过是一种逼中国妥协的期望而已。只不过是自身危机感的一种表现而已。只还是希望通过强力施压迫使中国自身犯错出乱而已。一句话,还是期望中国能够“和平演变“。不管是冷战还是热战,美国都没有必胜的把握。即使是能战胜中国,美国霸权的实力也将消耗殆尽。中国只是一个竞争对手,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方面的竞争将是一个新常态。而这个世界就是要在竞争中才能获得快速发展。

虽然是竞争对手,但中美合作共赢的领域众多。对恶性竞争或对抗必将是两败俱仇的局面。正因为美国是现实主义国家,这些才是美国不得不考虑的重要因素。

911事件的起因,不管怎么说都与美国的霸权主义特别是军事霸权主义有直接的关系。而恐怖袭击也确实重创了美国的军事霸权。而如今美国又对世界拿出了贸易霸权主义的手段。军事霸权主义只是得罪和激怒了伊斯兰,贸易霸权主义则是得罪和激怒了全世界。由于贸易战刚开始,贸易战对美国会带来什么样的灾难,目前还难以预测。

如果说911恐怖袭击事件,是由美国军事霸权主义这一错误安全观所引发,那么目前美国贸易霸权主义的这一错误安全观,会给美国带来什么灾难,只能是拭目以待。

注:本文系动态内参微信号(dongtaineican)独家原创稿件,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NBA盘口预测发布于解密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解读美俄日安全观,11事件17年后的美国安全观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