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春秋三国 2019-11-25 18:5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NBA盘口预测 > 春秋三国 > 正文

青铜时代欧洲只是相对进步,社科院考古所施劲松研究员赴丹麦参加

荷兰莱顿大学( Leiden University )官方网站3月10日发文称,在欧洲历史上,青铜时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

然而目前,部分地区长期持续存在的武装冲突,不仅给该地区民众的生活以及人身安全带来了威胁,也对该地区的重要历史文物造成破坏。针对这一问题,荷兰莱顿大学(Leiden University)考古学院助理教授萨达·米尔(Sada Mire)6月 13日在欧洲文化遗产保护组织“欧洲诺斯特拉”(Europa Nostra)举办的2016年欧洲大讲堂活动中。发表了题为“文化遗产面临危险:如何保护处于冲突中的文化遗产”(Cultural heritage at risk:protecting cultural heritage in times of conflict)的演讲。她呼吁人们重视由于武装冲突而给世界各地的重要文化遗产所带来的威胁,防止破坏、摧毁文物遗迹以及偷盗、走私文物和艺术品行为的一再发生。

  2017年10月25~30日,社科院考古所学者施劲松研究员应哥本哈根大学邀请,赴丹麦参加“十字路口的考古学:地区相遇的全球叙述”国际学术研讨会。该研讨会的议题主要为欧洲考古学与世界考古学。与会代表为来自欧洲、美洲、非洲等国的考古学家以及丹麦本国学者,共计100余人。施劲松是会议邀请的唯一一名亚洲代表。  

莱顿是以莱茵河两条支流为依托建立的城市,这两条支流从东部进入莱顿,在莱顿的西边汇合后流入北海。市内纵横交错的河流实际上都是两条支流所衍生的,这些大小河流将莱顿包围在中间,见下图。

欧洲;进步;青铜时代;考古学;莱顿大学

文化遗产;破坏;遗迹;文物保护;古迹;欧洲;武装冲突;冲突地区;米歇尔;呼吁

图片 1

图片 2 莱顿与哈勒姆一样是靠制造业起家的城市,其纺织业建立于中世纪后期。1648年之后莱顿成为荷兰纺织品生产中心,其竞争力在1672年法国入侵荷兰之前在欧洲处于领先地位。早上我们乘火车从鹿特丹中央车站前往莱顿只用了30多分钟。在莱顿市内,我们第一次看到了风车,其实风车可以看成是莱顿传统制造业的缩影。 普特风车和桥闸图片 3 莱顿是荷兰的科学中心和艺术中心,莱顿大学(Universiteit Leiden)作为荷兰最古老的大学建立于1575年,除了拥有13名诺贝尔奖得主外,还有众多名望不低于诺贝尔奖得主的杰出学者,比如法国哲学家和数学家勒内·笛卡尔(René Descartes,1596-1650)和荷兰国际法专家胡果·格劳修斯(Hugo Grotius,1583-1645);莱顿也是荷兰画家伦布朗(Rembrandt,1606-1669)以及莱顿画派的诞生地。 莱顿西边的护城河,下图左侧建筑的后边就是莱顿大学最古老的植物园(Hortus Botanicus Leiden)。图片 4 在伦布朗故居遗址上,耸立着伦布朗的画像。存放荷兰黄金时代莱顿画派绘画作品的莱顿布料厅市立博物馆(Museum De Lakenhal)正在维修没有开放。

本报综合外媒报道 荷兰莱顿大学(Leiden University)官方网站3月10日发文称,在欧洲历史上,青铜时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在这个时期,与金属有关的贸易活动兴起并蓬勃发展,最终遍及整个欧洲大陆,使居住在欧洲不同地区的人们彼此之间产生了联系。同时,青铜时代也是一个新材料和新技术不断出现并发展的时期。因此,部分历史学家认为欧洲的青铜时代是一个在经济上富有理性和创造性的时代。

文化遗产是人类文明传承的重要媒介物,对人类的发展和进步起到重要推动作用。然而目前,部分地区长期持续存在的武装冲突,不仅给该地区民众的生活以及人身安全带来了威胁,也对该地区的重要历史文物造成破坏。针对这一问题,荷兰莱顿大学(Leiden University)考古学院助理教授萨达·米尔(Sada Mire)6月13日在欧洲文化遗产保护组织“欧洲诺斯特拉”(Europa Nostra)举办的2016年欧洲大讲堂活动中,发表了题为“文化遗产面临危险:如何保护处于冲突中的文化遗产”(Cultural heritage at risk: protecting cultural heritage in times of conflict)的演讲。她呼吁人们重视由于武装冲突而给世界各地的重要文化遗产所带来的威胁,防止破坏、摧毁文物遗迹以及偷盗、走私文物和艺术品行为的一再发生。

“十字路口的考古学:地区相遇的全球叙述”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丹麦举行

图片 5

莱顿大学考古学教授戴维·丰泰因(David Fontijn)对此表达了不同看法。他认为,考古学证据表明,金属有关的贸易并不全是它通常所被理解的那类规律性的行为,有时甚至伴随着一种奇异的、具有破坏性的经济活动。现在我们可以了解到,当时在欧洲各地都出现通过掩埋来故意毁坏稀有金属的行为。尽管人们这样做的原因仍待探究,但是所体现出来的显然不是一个理性的欧洲。

破坏文化古迹行为长期存在

    

莱顿是16世纪到17世纪欧洲清教徒聚集的地方,不接受英国国教的英国清教徒(English Dissenters)于1609年来到莱顿躲避对他们的宗教迫害。英国清教徒认同荷兰加尔文教的理念,因此他们被荷兰人称作朝圣者。由于担心子女的荷兰化,部分清教徒乘坐5月花号船(Mayflower)于1620年11月21日抵达美国东海岸的普利茅斯(Plymouth ),建立了英国在北美洲的第一个殖民地;与此同时荷兰加尔文教徒在北美洲建立了新阿姆斯特丹,即现在的纽约。经查证,来自英国的清教徒也是美国哈佛大学的奠基人。 下图为英国清教徒做礼拜活动的圣彼得教堂(Pieterskerk, Leiden)外观,这个教堂靠近市政厅,现已有900年的历史。图片 6 英国清教徒领袖约翰·罗宾逊(John Robinson,1576-1625)安葬在圣彼得教堂内。图片 7 圣彼得教堂门外的文字告示牌格外引人注目:上边有美国前总统老布什(George H. W. Bush,1924)参观教堂的照片以及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1961)的亲笔签名字迹。按照教堂的文字和图片介绍,有四名美国总统的祖先来自这批英国清教徒或朝圣者,其中包括罗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1882-1945)、老布什、小布什和奥巴马。图片 8 与莱顿大学旧址只有一河之隔的莱顿古代文明博物馆(Rijksmuseum van Oudheden)作为荷兰考古学研究中心,展示了莱顿大学考古系(Faculty of Archaeology)的古埃及、古希腊和古罗马收藏品以及欧洲低地国家(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的考古文物。其展品之多和种类之全超过了大英博物馆的同类收藏。它是由国王威廉一世(Willem I,1772-1843)于1818年奠基的,他任命的第一任馆长卡斯帕·鲁文斯(Caspar Reuvens,1793-1835)是世界上第一位考古学教授。 博物馆的内部图片 9图片 10 观众从耳机中聆听解说词图片 11 该馆的最早一批考古文物是1743年一位富人向莱顿大学捐献的,它的建立体现着荷兰对国民思想启蒙教育的重视。简单明了的结论性文字与相关展品紧密搭配,有助于人们更好地理解地中海文明的演变路径:从古埃及文明开始,经由古希腊文明,到古罗马文明。 这里显示出欧洲语言的演变:古埃及中央集权国家诞生于公元前3100年,丰盛多产的土地、象形文字和行政管理是形成国家的基石。下图是老师给学生们讲解象形文字。图片 12 古希腊陶器中有些是使用神话故事人物作为表面装饰,下图为智慧女神雅典娜手拿猫头鹰的画像。诞生于公元前460年到440年间的这个陶器似乎暗示希腊语创作的《荷马史诗》在当时已得到广泛流传。而当时的希腊语已脱离象形文字,变成表音和表意相结合的语言。图片 13 描述黎明女神厄俄斯与猎人刻法罗斯之间爱情场景的古希腊陶器,产于公元前460年到450年间。图片 14 在古希腊人和古罗马人统治时期(公元前322年--公元前27年),据记载古埃及的官方语言为希腊语,但从公元前6世纪开始,也出现了当地人使用的书面语和口头语。而到罗马帝国时代,拉丁语得到广泛使用,拉丁语是纯粹的表音语言。图片 15 我们再看一下宗教的演变:古埃及是多神教的国家,每个庙宇都有自己信奉的一个神,到古罗马统治时代,庙宇中摆放的不仅有古埃及人信奉的神,也有古罗马人信奉的神,比如宙斯。但到罗马帝国时代,基督教作为一神教取代了多神教。图片 16 除了古代文明博物馆外,风车博物馆也给我们留下难忘印象。原来我们曾计划参观阿姆斯特丹附近的风车村,但时间关系没有去成。风车博物馆中的有关文字说明和实物使我们对风车有了一定的认识。图片 17 从远处看风车,不会觉得风车有什么特别之处。其实为风车所建造的砖房高达29米,中部平台高度也有14米,足有5层楼那么高。风车转叶的长度达到28米,即当转叶直立时,整个风车的高度可以达到43米。在砖房内,复杂的机械通过连接装置与室外的风车连为一体,这些机械可以将风能转化为石磨压碎玉米的机械能,风力的大小与风车的高度、风车转叶的数量和转叶半径成正比。想必当时的风车工人为社会的稀缺资源,不仅要有专业技能,还要有一定的胆识。想像一下如此高大的风车在当时条件下建造是一项不容易完成的工程。 压磨用的巨大转盘图片 18 风车据介绍是伊斯兰人在公元700年发明的,欧洲十字军东征时将相关技术和设备带回到欧洲。在欧洲工业革命之前,风车普及程度最高的欧洲国家就是荷兰。风车在荷兰被用于填海造地时的排水;将粮食压成粉;切割木头;制造颜料、纸张和油料等。风车的使用与荷兰的气候与地势有关,平原上河水的利用效果远不如气候多变所产生的风力效果。在德国或者瑞士的山区,水车的使用更为普遍。 我们参观的这座风车建造于1611年,主要用于将粮食压成粉状。风车工匠的报酬按照压榨粮食总量的十六分之一或二十四分之一来收取,他们使用特殊设计的称量设备来确定粮食的总量和自己收取的份额。由于风车协会对于盈利有严格限制,因此风车工匠并不算富裕。他们还要将实物出售给银行才能获得现金。出生于莱顿的大画家伦布朗,他的父亲就是风车工匠。图片 19 风车房底层是风车工人的家庭住房,通常来说,最少是两户人家。图片 20图片 21 风车房结构至少有7、8层,从上到下有两条楼梯通道。需要压榨的谷物并非是从楼梯向上传递的,而是通过砖房外的滑轮组直接运送到中部平台上。图片 22 风车中部的平台图片 23 我们最后参观的是莱顿民族学博物馆(Rijksmuseum Volkenkunde),这里展示的是多个国家的民间风俗,收藏品来自荷兰东印度公司,因此博物馆涉及的国家以亚洲国家为主,包括印度尼西亚、中国、日本、韩国和印度等。曾作为荷兰殖民地的印度尼西亚的收藏品在整个博物馆中所占比重最大。 民族学博物馆外观图片 24 印度尼西亚作为一个群岛,处于东西方文化的十字路口上,受到多种文化的影响。印度教和佛教先于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到达印度尼西亚,其种族为350多个,分别讲不同的语言。这是一个多宗教和多民族的国家。 在印度尼西亚展厅内,身穿各种民族服饰的人物雕像达到300多个。图片 25图片 26 来自印度尼西亚东爪哇岛(East Java)庙宇中的石头雕像(公元1222年到1292年)为印度教的湿婆。图片 27 印度尼西亚作为荷兰的殖民地长达3个多世纪,从1596年荷兰人抵达开始直到1945年印度尼西亚独立为止。期间,荷兰人多次采用军事手段,镇压当地的反抗,并从印度教首领中掠夺了大量的用于宗教仪式上的黄金珠宝。1977年,荷兰归还了一半的黄金珠宝,用以修复与印度尼亚的政治和文化关系。下图为留在荷兰的金银珠宝。图片 28 从13世纪开始,伊斯兰商人在寻求香料的过程中逐渐进入到印度尼西亚,有些信仰印度教或佛教的国王最终转换为伊斯兰教,目前印度尼西亚信仰伊斯兰教的人数最多。下图是伊斯兰教徒的着装。图片 29 据历史学家考证,印度尼西亚铜器上的形象很像印度的雕像人物,加之印度尼西亚本身缺少金属矿藏,因此印度尼西亚铜器很可能来自印度。图片 30图片 31 在中国展厅的文字说明中,荷兰人指出中国文化元素包括宗教、哲学、文学、科学、艺术和技术,这些文化元素对朝鲜和日本等东亚国家产生了重要影响。 下图是各种宗教人物雕像,包括道教和佛教。图片 32图片 33 中国绘画图片 34 陶瓷制品图片 35 有意思的是荷兰人对于中国传统的吉祥物--龙是这样解读的:按照中国的传统神话故事,龙是与人为善、有着巨大创造力的强壮生物,它生活在陆地、大海和天空之中。从汉朝开始,龙成为皇帝的专用装饰物,龙的形象经常伴随着乌云、火光和闪电,追逐珍珠或球体,珍珠代表神圣的权力,球体代表的是春天的来临和新生活的开始。荷兰人对于中国文化的赞誉,集中在丝绸和陶瓷上,并将这两种商品视为中国在早期现代社会的全球性品牌。 莱顿的文化遗产拥有相当浓厚的国际化色彩,古代文明博物馆、民族学博物馆和莱顿大学植物园都是外来文化的产物。荷兰国花郁金香最早是从土耳其引进的,首先就是在莱顿大学植物园内被培育成功。莱顿风车最早也是伊斯兰文化的一部分。所有这些表明,莱顿人拥有着国际化视野,对于学习外国先进文化持着包容和开放的态度,因此莱顿大学在欧洲学术研究领域内享有盛名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仅就青铜时代的发展,丰泰因表示,与周边地区相比,欧洲的成功是相对的。同一时期,在中国和美洲都出现了丰富的文明。而除了地中海地区以外,当时的欧洲并没有发展出比简单、松散的有组织的农业社会更为进步的社会形态。由于欧洲曾经在后来的一段时间之内近乎控制了全世界,因此有人认为从社会和文化历史的角度考察,欧洲人比来自世界其他地区的人更具理性和竞争力。丰泰因认为,考古学证据已经清楚地表明了这种观点是不正确的,人们应当重视对考古学证据的利用,并以此为基础去反思欧洲的历史,这有助于欧洲人正确理解他们是如何在共同的历史基础上创造了自己的身份和社会意识。

米尔表示,对文化古迹的破坏并不是什么新生事物,也不仅仅局限于某个地区,在人类的整个历史上,这种行为时有发生。殖民时期,欧洲的传教士对亚洲、非洲和美洲当地本土文化标志的破坏行为持续了很长时间。这种行为给当地的文化多样性带来了不利影响,撕裂了人们与他们自己的历史,不利于他们的国家和身份认同,甚至可能带来文化危机。

  会议日程包括三天大会和一天调研。

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塞西尔·米歇尔(Cécile Michel)也认为对文化古迹的破坏是一种长期存在的行为。她对本报记者表示,事实上,在部分地区,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多年。例如在伊拉克,从20世纪90年代初海湾战争爆发后,该国的文化遗产就在经受着掠夺和破坏。盗贼们通过挖掘盗洞的方式从考古遗址中偷走了无数的文物进行贩卖。这种行为不仅对文化遗址的建筑结构及其附近的地层造成了极大的破坏,使许多重要的历史遗迹面临坍塌的风险,也破坏了文物与其发现地之间的关系,给学者们的研究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呼吁加强执法力度

  第一天大会的主要议题为北欧考古学,来自National Museum of Copenhagen、University of Lund、Viborg Museum、University of Aarhus、University of Helsinki、Bornholm Museum、Centre for Baltic and Scandinavian Archaeology of Schleswig、Vilnius University、University of Uppsala、University of Oslo等的学者参与研讨。研讨内容涉及北欧新石器时代早期的社会等级,北欧森林中的纪念碑,青铜时代的社会与家庭,波罗的海的石船、战争与文化外交,铁器时代的维京人,芬兰铁器时代的人口,前基督教时期的祭祀,聚落与墓葬反映的生活与死亡,全球与地区视野下的斯堪的纳维亚的航海,以及考古学的现实性等。

英国埃克塞特大学(University of Exeter)法学院讲师阿格涅斯卡·亚切克-尼尔(Agnieszka Jachec-Neale)认为,破坏文化古迹以及掠夺、走私文物等行为长期存在的原因并不在于立法不足,而是执行力度不够。

    

事实上,从法律文本的角度来讲,当前国际法律体系对于文物和文化遗产的保护是相当强的。有关国际法规明文禁止武装冲突破坏或摧毁文化遗产,而掠夺文物的行为也是被禁止的,甚至会被国际法庭认定为战争犯罪。然而这些法规并未能够阻止冲突地区的文化遗迹被破坏,这一方面是由于有关法规在冲突地区难以受到尊重和执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文物掠夺和贩卖行为往往不仅仅涉及正在发生冲突的国家。买方市场的存在某种意义上也促使冲突各方去破坏文物古迹,将文物古迹拆分为零散的部分,而不是整体来进行贩卖,从而为自己的军事行动筹集经费。正如米歇尔所言,购买这些文物及其碎片的买方,也因此成了破坏文化遗产的帮凶。

  第二天大会的主要议题是欧洲考古学,来自National Museum of Copenhagen、University of Gothenburg、University of Copenhagen、University of Buffalo、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Sofia University、American University of Rome、Roma Tre University、University of Sheffield、Institute of Archaeology of London、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等的学者参与研讨。研讨内容包括丹麦早期青铜时代的人口、贸易、消费和财富分配,德国中部的社会结构,欧洲铁器时代的社会学观察,野蛮人的中心与王朝的边缘,9世纪的维京人,环境决定论,意大利原史考古学的年代学数据,英国巨石阵,从土耳其到西欧的偶像,以及针对欧洲一些重要遗址所进行的研讨。

    

  第三天大会的主要议题是世界考古学。来自University of Copenhagen、National Museum of Copenhagen、University of Leiden、Irish Institute of Hellenic Studies、Univerity College Dublin、Faroe Islands、University of Sheffield、Goethe University Frankfurt、University of Uppsala、University of Abomey-Calavi (Benin)、University of Ghana、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等的学者参与了研讨。议题涉及从酋邦到国家的迈锡尼文明,Kephallena的考古计划,Kephallena考古学,东地中海的陶器,世界舞台上的丹麦古物,安第斯山东坡的考古学,牙买加的岩刻遗址,纳米比亚的岩画艺术,公元一千纪的津巴布韦,贝宁考古学及丹麦考古学家的贡献,加纳考古学,从印度洋到西非中世纪的海贝贸易等。

    

  施劲松在“世界考古学”场次,作了题为“中国青铜时代的文明景观”的大会主旨发言。这一发言的内容为施劲松研究员的最新研究成果,即通过对中国古代青铜器的生产、功能和使用的考察,从一个长时段和大范围去认识中国青铜时代的文化和社会。这一发言,亦在此次研讨世界多地古代文明的国际学术会议上,展示和阐释了中国的古代文明。  

图片 36

丹麦Borgring 环形城堡

图片 37

丹麦默恩岛上的大石墓

 

图片 38

丹麦默恩岛上的长形墓

 

  第四天的考察,会议代表参观了哥本哈根以南30公里的Borgring环形城堡,并听取了正在进行发掘的考古同行的介绍。之后,参观了Vordingborg的城堡和博物馆,这是可以追溯到公元12世纪中叶的丹麦最重要、也是现存最好的中世纪城堡之一。最后参观了默恩岛上石器时代的大石墓群等。默恩岛上现存大石墓120余座,墓葬由巨石构成,带单墓道或双墓道,其中包括王墓。

 

  此次国际学术研讨会,展示了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不同区域的古代文明,有助于今后相关研究的深入。社科院考古所学者与国外学者之间的交流,加强或建立了彼此间的联系,有利于今后进一步的学术交流与合作。  

 

考古所科研处供稿

2017年11月23日

 

本文由NBA盘口预测发布于春秋三国,转载请注明出处:青铜时代欧洲只是相对进步,社科院考古所施劲松研究员赴丹麦参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