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春秋三国 2019-11-25 18:5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NBA盘口预测 > 春秋三国 > 正文

史前史领域假说性研究需谨慎,智人是什么意思现代智人的起源是什么_探索发现_中国历史网

史前史研究中的假设不可过于随意,丰富的假说固然对学术发展有益,但它们必须以较为充分的实证为基础,才可具备长久的学术价值

另一方面,由于时间上的巨大间隔以及文献的缺位,半个多世纪以来,史前史研究领域的学者往往会结合已有的考古材料和现有的社会现象提出各种假说,这些假说有的已经成为学界的主流理论,有些还仅仅停留在假说的状态。剑桥大学的报道中显示,这一假说的考古材料建立在对古代人类骨骼的基因研究基础上,“有证据表明非洲智人从非洲其他人科动物身上感染过病毒,也有证据表明非洲智人曾经与尼安德特人混血,并且与其有过与疾病有关的基因交流。可见,虽然这一假说从逻辑上并无漏洞,但是尚且缺乏对尼安德特人从非洲智人身上感染疾病的直观证据,将流行疾病定为其灭绝原因还缺乏更多的实证支持。

    近日,英国剑桥大学官网刊登了一则名为《研究人员称尼安德特人可能感染非洲智人携带的疾病》的报道,该报道称剑桥大学生物人类学系的夏洛特·胡德克罗夫特(Charlotte J. Houldcroft)等学者提出,走出非洲的智人携带的热带疾病或其他病原体导致了尼安德特人的灭绝。这个新观点的出现,给“尼安德特人灭绝原因”这一本已拥有诸多假说的问题又增添了一个解答角度。不过在此报道中,作者措辞谨慎,并没有提到此观点拥有绝对的证据,而是用“可能、也许”这样的字眼来表达研究的假说性质。那么,史前史研究领域为何会有如此众多的假说性研究?现有的各类具有假说性质的理论是否有学术价值呢?

现代智人是从什么人种发展而来的呢?智人又是什么意思?本文将带你详细探究这两个问题!

假说;研究;谨慎;非洲;灭绝

假说;研究;非洲;尼安德特;疾病;考古;起源;学者;证据;实证

  研究特点促使假说性研究出现

智人又称人类,是人属下的唯一现存物种。形态特征比直立人更为进步。分为早期智人和晚期智人。早期智人过去曾叫古人,生活在距今25万~4万年前,主要特征是脑容量大,在1300毫升以上;眉嵴发达,前额较倾斜,枕部突出,鼻部宽扁,颌部前突。

近日,英国剑桥大学官网刊登了一则名为《研究人员称尼安德特人可能感染非洲智人携带的疾病》的报道,该报道称剑桥大学生物人类学系的夏洛特·胡德克罗夫特(Charlotte J. Houldcroft)等学者提出,走出非洲的智人携带的热带疾病或其他病原体导致了尼安德特人的灭绝。这个新观点的出现,给“尼安德特人灭绝原因”这一本已拥有诸多假说的问题又增添了一个解答角度。不过在此报道中,作者措辞谨慎,并没有提到此观点拥有绝对的证据,而是用“可能、也许”这样的字眼来表达研究的假说性质。那么,史前史研究领域为何会有如此众多的假说性研究?现有的各类具有假说性质的理论是否有学术价值呢?

近日,英国剑桥大学官网刊登了一则名为《研究人员称尼安德特人可能感染非洲智人携带的疾病》的报道,该报道称剑桥大学生物人类学系的夏洛特·胡德克罗夫特(Charlotte J. Houldcroft)等学者提出,走出非洲的智人携带的热带疾病或其他病原体导致了尼安德特人的灭绝。这个新观点的出现,给“尼安德特人灭绝原因”这一本已拥有诸多假说的问题又增添了一个解答角度。不过在此报道中,作者措辞谨慎,并没有提到此观点拥有绝对的证据,而是用“可能、也许”这样的字眼来表达研究的假说性质。那么,史前史研究领域为何会有如此众多的假说性研究?现有的各类具有假说性质的理论是否有学术价值呢?

  在史前史领域,除了口耳相传的神话传说以外,鲜有其他关于史前社会的文献记载。人们对史前社会的理解和判断往往成为一种重建或者构建的过程。一方面,史前考古的成果成为了史前史研究的重要基础;另一方面,由于时间上的巨大间隔以及文献的缺位,半个多世纪以来,史前史研究领域的学者往往会结合已有的考古材料和现有的社会现象提出各种假说,这些假说有的已经成为学界的主流理论,有些还仅仅停留在假说的状态。比如关于人类起源问题的“多地连续演化说”(Multi-Regional Evolution Hypothesis)和“晚近非洲起源说”(Recent African Origin Hypothesis)已经先后成为揭示人类起源的主流理论。

一般认为是由直立人进化来的,但有争议 认为,直立人并非现代人类的直系祖先,他们被后来崛起的智人走出非洲后灭绝或在此之前就灭绝了。晚期智人过去曾叫新人,是解剖结构上的现代人。大约从距今四五万年前开始出现。

研究特点促使假说性研究出现

研究特点促使假说性研究出现

  近年来,随着各种新技术手段的出现和地质学、古气候学、古生物学等学科的介入,史前史领域的跨学科研究成果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走出非洲的智人携带的流行疾病导致尼安德特人灭绝的假说就是一个典型例子。这类研究的共同特点是研究视角新颖、一般不以传统的石器和地层沉积物为主要研究对象、大多采用高新技术手段、不少研究者并非历史学者或者考古学家,且研究团队和研究方法的跨学科背景明显。这些跨学科研究为史前史领域带来了不少新成果和新概念,比如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的地质学教授保罗·S. 马丁(Paul S. Martin)就第四纪巨型动物大规模灭绝事件提出的“过度猎杀假说”(The Overkill Hypothesis),一度促使人们重新审视人类对于自然界及其他物种的巨大影响力。这类研究对于增进当前人们对于史前社会的认识大有裨益。

图片 1

在史前史领域,除了口耳相传的神话传说以外,鲜有其他关于史前社会的文献记载。人们对史前社会的理解和判断往往成为一种重建或者构建的过程。一方面,史前考古的成果成为了史前史研究的重要基础;另一方面,由于时间上的巨大间隔以及文献的缺位,半个多世纪以来,史前史研究领域的学者往往会结合已有的考古材料和现有的社会现象提出各种假说,这些假说有的已经成为学界的主流理论,有些还仅仅停留在假说的状态。比如关于人类起源问题的“多地连续演化说”(Multi-Regional Evolution Hypothesis)和“晚近非洲起源说”(Recent African Origin Hypothesis)已经先后成为揭示人类起源的主流理论。

在史前史领域,除了口耳相传的神话传说以外,鲜有其他关于史前社会的文献记载。人们对史前社会的理解和判断往往成为一种重建或者构建的过程。一方面,史前考古的成果成为了史前史研究的重要基础;另一方面,由于时间上的巨大间隔以及文献的缺位,半个多世纪以来,史前史研究领域的学者往往会结合已有的考古材料和现有的社会现象提出各种假说,这些假说有的已经成为学界的主流理论,有些还仅仅停留在假说的状态。比如关于人类起源问题的“多地连续演化说”(Multi-Regional Evolution Hypothesis)和“晚近非洲起源说”(Recent African Origin Hypothesis)已经先后成为揭示人类起源的主流理论。

  此外,基于丰富理论和经验的假说在某种程度上也会起到重要的作用,戈登·柴尔德(Vere Gordon Childe)、路易斯·宾福德(Lewis Binford)和罗伯特·布莱德伍德(Robert Braidwood)等考古学先驱在提出农业起源假说时并没有太多考古材料的支持,但这些假说对于研究农业的起源依然有重要的理论指导意义。

两者形态上的主要差别在于前部牙齿和面部减小,眉嵴减弱,颅高增大,到现代人则更加明显。在晚期智人阶段,人种形成。直立步行,臂不过膝,体毛退化,手足分工,下颌骨浅且粗壮,大脑极为发达,有语言和劳动,有社会性和阶级性。

近年来,随着各种新技术手段的出现和地质学、古气候学、古生物学等学科的介入,史前史领域的跨学科研究成果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走出非洲的智人携带的流行疾病导致尼安德特人灭绝的假说就是一个典型例子。这类研究的共同特点是研究视角新颖、一般不以传统的石器和地层沉积物为主要研究对象、大多采用高新技术手段、不少研究者并非历史学者或者考古学家,且研究团队和研究方法的跨学科背景明显。这些跨学科研究为史前史领域带来了不少新成果和新概念,比如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的地质学教授保罗·S. 马丁(Paul S. Martin)就第四纪巨型动物大规模灭绝事件提出的“过度猎杀假说”(The Overkill Hypothesis),一度促使人们重新审视人类对于自然界及其他物种的巨大影响力。这类研究对于增进当前人们对于史前社会的认识大有裨益。

近年来,随着各种新技术手段的出现和地质学、古气候学、古生物学等学科的介入,史前史领域的跨学科研究成果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走出非洲的智人携带的流行疾病导致尼安德特人灭绝的假说就是一个典型例子。这类研究的共同特点是研究视角新颖、一般不以传统的石器和地层沉积物为主要研究对象、大多采用高新技术手段、不少研究者并非历史学者或者考古学家,且研究团队和研究方法的跨学科背景明显。这些跨学科研究为史前史领域带来了不少新成果和新概念,比如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的地质学教授保罗·S. 马丁(Paul S. Martin)就第四纪巨型动物大规模灭绝事件提出的“过度猎杀假说”(The Overkill Hypothesis),一度促使人们重新审视人类对于自然界及其他物种的巨大影响力。这类研究对于增进当前人们对于史前社会的认识大有裨益。

  假设不可过于随意

人类从哪里来?有三种类型的材料来研究这个问题:基因、化石、语言文化。其中,语言文化能够追溯的时间有限,一般不能超过新石器时代。而根据化石相似度的比较构建人类进化谱系,也存在很大的主观判断的影响。很多形态特征并不与种系差异相关。 智人分布于世界所有大洲,早期类型仅分布于亚洲、非洲和欧洲的温暖地区。

此外,基于丰富理论和经验的假说在某种程度上也会起到重要的作用,戈登·柴尔德(Vere Gordon Childe)、路易斯·宾福德(Lewis Binford)和罗伯特·布莱德伍德(Robert Braidwood)等考古学先驱在提出农业起源假说时并没有太多考古材料的支持,但这些假说对于研究农业的起源依然有重要的理论指导意义。

此外,基于丰富理论和经验的假说在某种程度上也会起到重要的作用,戈登·柴尔德(Vere Gordon Childe)、路易斯·宾福德(Lewis Binford)和罗伯特·布莱德伍德(Robert Braidwood)等考古学先驱在提出农业起源假说时并没有太多考古材料的支持,但这些假说对于研究农业的起源依然有重要的理论指导意义。

  虽然史前史研究领域待解答的疑问瀚如烟海,虽然专业历史研究领域有时需要运用假设方法,但是在实际研究中,假设方法的运用一定要谨慎。史前史研究离不开考古材料等实证支持。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高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史前史领域的很多细节尚未可知。任何人类化石和考古材料的发现都会增加新的知识与认识,将人类演化的早期历史构筑得更加清楚完整。”有学者表示,在史前史的许多分支领域,基础材料尚且不充分,在此情况下开展的部分假说性研究及其结论往往是片面的甚至是错误的。前文提到的尼安德特人因感染非洲热带流行疾病而灭绝的假说,虽然谈不上谬误,但是理由并不充分。剑桥大学的报道中显示,这一假说的考古材料建立在对古代人类骨骼的基因研究基础上,“有证据表明非洲智人从非洲其他人科动物身上感染过病毒,也有证据表明非洲智人曾经与尼安德特人混血,并且与其有过与疾病有关的基因交流。所以,假定非洲智人可能将疾病传给尼安德特人也是说得通的”。可见,虽然这一假说从逻辑上并无漏洞,但是尚且缺乏对尼安德特人从非洲智人身上感染疾病的直观证据,将流行疾病定为其灭绝原因还缺乏更多的实证支持。因此,此假说采用的科学原理虽无不妥,但是其掌握的事实材料并不充分,尚需学者们进一步实证研究。因此,史前史研究中的假设不可过于随意,丰富的假说固然对学术发展有益,但是它们必须以较为充分的实证为基础,这样才可具备长久的学术价值。

大约距今5万〜4万年前,人类的体质已经发展到与今天的现代人没有太大差别的程度,称为现代智人。这一时期,冰河渐渐消退,天气转暖,人不仅居住在山洞里,也居住在平原上,这时,除了两极之外,地球上其他地方都已经有人类居住了。那么究竟什么人算是现代智人了呢?现代智人是如何进化的呢?什么人是现代智人的起源呢?

假设不可过于随意

假设不可过于随意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被古人类学家称为晚期智人、现代智人或干脆就叫做现代人的是最早的在身体的解剖结构上与现代人完全相同的人类,现代智人与早期智人形态上的不同主要表现在面部以及前部的牙齿缩小,眉脊减弱,颅骨的高度增加,使其整个脑壳和面部的形态越来越与现代的人一样。

虽然史前史研究领域待解答的疑问瀚如烟海,虽然专业历史研究领域有时需要运用假设方法,但是在实际研究中,假设方法的运用一定要谨慎。史前史研究离不开考古材料等实证支持。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高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史前史领域的很多细节尚未可知。任何人类化石和考古材料的发现都会增加新的知识与认识,将人类演化的早期历史构筑得更加清楚完整。”有学者表示,在史前史的许多分支领域,基础材料尚且不充分,在此情况下开展的部分假说性研究及其结论往往是片面的甚至是错误的。前文提到的尼安德特人因感染非洲热带流行疾病而灭绝的假说,虽然谈不上谬误,但是理由并不充分。剑桥大学的报道中显示,这一假说的考古材料建立在对古代人类骨骼的基因研究基础上,“有证据表明非洲智人从非洲其他人科动物身上感染过病毒,也有证据表明非洲智人曾经与尼安德特人混血,并且与其有过与疾病有关的基因交流。所以,假定非洲智人可能将疾病传给尼安德特人也是说得通的”。可见,虽然这一假说从逻辑上并无漏洞,但是尚且缺乏对尼安德特人从非洲智人身上感染疾病的直观证据,将流行疾病定为其灭绝原因还缺乏更多的实证支持。因此,此假说采用的科学原理虽无不妥,但是其掌握的事实材料并不充分,尚需学者们进一步实证研究。因此,史前史研究中的假设不可过于随意,丰富的假说固然对学术发展有益,但是它们必须以较为充分的实证为基础,这样才可具备长久的学术价值。

虽然史前史研究领域待解答的疑问瀚如烟海,虽然专业历史研究领域有时需要运用假设方法,但是在实际研究中,假设方法的运用一定要谨慎。史前史研究离不开考古材料等实证支持。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高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史前史领域的很多细节尚未可知。任何人类化石和考古材料的发现都会增加新的知识与认识,将人类演化的早期历史构筑得更加清楚完整。”有学者表示,在史前史的许多分支领域,基础材料尚且不充分,在此情况下开展的部分假说性研究及其结论往往是片面的甚至是错误的。前文提到的尼安德特人因感染非洲热带流行疾病而灭绝的假说,虽然谈不上谬误,但是理由并不充分。剑桥大学的报道中显示,这一假说的考古材料建立在对古代人类骨骼的基因研究基础上,“有证据表明非洲智人从非洲其他人科动物身上感染过病毒,也有证据表明非洲智人曾经与尼安德特人混血,并且与其有过与疾病有关的基因交流。所以,假定非洲智人可能将疾病传给尼安德特人也是说得通的”。可见,虽然这一假说从逻辑上并无漏洞,但是尚且缺乏对尼安德特人从非洲智人身上感染疾病的直观证据,将流行疾病定为其灭绝原因还缺乏更多的实证支持。因此,此假说采用的科学原理虽无不妥,但是其掌握的事实材料并不充分,尚需学者们进一步实证研究。因此,史前史研究中的假设不可过于随意,丰富的假说固然对学术发展有益,但是它们必须以较为充分的实证为基础,这样才可具备长久的学术价值。

他们的整个躯干的结构表明他们已经完全能直立行走,脑容量达到了1400毫升以上,他们的出现表明人类体质发展的过程已经到了最后完成的阶段。

中国社会科学报记者 闫勇

关于现代智人的起源问题,目前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假说。一种假说认为现代智人起源于直立人群,直立人经过演化成为了现代智人,这种假说被称为多地区进化假说;另一种假说则认为现代智人在约10万年前起源于非洲,并走出非洲扩张到世界各地,取代了当地的直立人和远古智人。走出非洲的这部分智人进一步演化为现代智人,这样的假说称之为非洲起源说。

作者简介

图片 2

姓名:闫勇 工作单位:

持多地区进化假说的科学家,他们的主要依据来自于对各种化石的研究,研究结果表明当地的古人化石与现代人在解剖学上呈现一定的连续性变化。持非洲起源说的科学家的主要证据则来自各种理论分析和考古研究,现代分子遗传学的研究成果也有力地支持这一假说。究竟谁是谁非呢?我们先看考古中最重要的化石资料。那么在现代智人的起源问题上,化石的资料是什么样的呢?

在埃塞俄比亚东北部地区发现了3个头骨化石,是年代最早、保存最完整的“现代人类直系祖先”化石,包括基本完整的一个成年男子头骨、一个儿童头骨和一个残缺的成年人头骨。他们的解剖学特征显示了他们是人类进化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因为现代人类的面部特征已经显现:明显的前额,扁平的面部和淡化的眉毛,这与早期人类向前凸出的头骨特征已大为不同。他们是不是已经可以称为现代智人了呢?

现在最早被发现的现代智人化石是法国的克罗马农人,但是迄今发现的生活时代最早的现代智人的化石都出现在非洲大陆,包括年代在距今10万年以上的南非的边界洞人和年代最早为距今13万〜12万年、最晚为距今6万年的克莱西斯河口人,克莱西斯河口人在这个地区生活的时期至少长达6万年之久。

除此之外,还有埃塞俄比亚的奥莫人,他们的生存年代为距今13万年,以及在坦桑尼亚莱托里地区发现的现代智人,他们的生活年代为距今12万年。同时,比过去的石器技术更为进步的、在窄石叶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石器技术也在10万年以前就在非洲开始出现。而那个时候的欧洲还是掌握着相对原始的莫斯特技术的尼安德特人的天下。

图片 3

但是,非洲的上述人类化石,其形态接近于现代人,其年代的可靠程度不一,都存在一些问题。现有的证据也不能肯定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的解剖学结构上的现代智人分化较早的观点。人类是否就是非洲起源的呢?现有的证据是不能完全地证明这个观点的。

这是20世纪30年代在以色列加尔默山的斯库穴发现的智人遗骸,这是一个成年的男性的头骨及其他骨骼,科学家通过碳14测定法得知他是生活在10万年前的早期智人,这意味着他们要比克罗马家人和古尼安德特人要早三倍的年代。这些遗骸是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智人,也是完全意义上的现代人,不管从学术研究上还是医学解剖学意义上来看。

现代智人刚产生时的生活环境。这是美国科罗拉多一处保存很完好的古人类活动遗址,它使我们能大概了解古人所处时代地球上的自然状况。

至于多地区进化假说,是有一定的依据的。现代智人是否是由直立人进化的呢?在直立人发展到现代人的过程中有一个中间阶段,那就是尼安德特人。解剖学的证据表明,尼安德特人的头骨有许多原始的近似猿的形状,是从直立人发展到现代人的中间环节。

但是,也有的学者根据一些年代比尼安德特人更早、而形态上却远比尼安德特人更为现代的骨骼化石,认为尼安德特人不是现代人的祖先,而是与现代人祖先平行发展的另外的一种类型。现代智人是由尼安德特人以前的智人演化而来的。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直立人进化成了现代智人呢?在这个问题中有一个关键点就是尼安德特人的命运问题。

尼安德特人究竟到哪里去了呢?他们是现代智人起源的祖先吗?根据从考古挖掘的地层中尼安德特人的突然消失并为现代智人所代替的现象认为,这种迅速的变化发生在3万〜4万年之间,但是这样短的时间里可能发生这样巨大的变化吗?因为近来的众多的证据也表明,实际上进化的时间要长得多,也就是说直立人进化为现代智人是值得再认真思考的问题,是需要更多的考古资料来支持的。

本文由NBA盘口预测发布于春秋三国,转载请注明出处:史前史领域假说性研究需谨慎,智人是什么意思现代智人的起源是什么_探索发现_中国历史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