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春秋三国 2019-11-25 18:5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NBA盘口预测 > 春秋三国 > 正文

古代社会中的马与人类文明,骑士最早是残暴的军事力量

在距今约3500年前的古埃及和地中海东岸,马在战争中已被经常使用。

作为最早被人类驯化的动物之一,马曾是人类的重要伙伴和好朋友,在人类的发展史上发挥了重要作用。马是古代文明符号之一由于马给人类的生产、生活带来了重大影响,在一些古代文明中,马这种动物被赋予了神秘的色彩。瑞典哥德堡大学(University of Gothenburg)考古学家克里斯蒂安·克里斯蒂安森(Kristian Kristiansen)表示,考古学证据显示青铜时代的欧洲与印度次大陆都有关于太阳崇拜的神话内容。美国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考古学家布莱恩·费根(Brian Fagan)表示,青铜时代的马拉战车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移动的射箭平台,其中巨大的四轮战车被用于运载国王和将军们观战。

自古,马与人的生活就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古人也常以“马到成功”,来形容对一个人的祝福。

马拉战车改变了战争的格局,女性从侧骑到跨骑反映了权利和地位的变化,骑士最早竟然是一支堕落的完全野蛮的以残暴为特征的军事力量。

人类文明;安东尼;欧亚大陆;萨塞克斯大学;骑马

骑马;古代文明;马匹;神话;战争;草原;生活;欧洲;马拉战车;马是

在古代,交通运输是特别的不方便,但驯化的家马却可以轻松的作为人们的运输工具,并为作战、贸易提供畜力,由此,马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人们之间的融合,更促进了文化和技术的交流。

近日,《骑马生活的历史图景》由商务印书馆出版。本书以大量史料讲述马的故事,梳理马的进化与驯化历史,从中可见人类文化前进过程。“完全可以说,马的历史,其实是人的历史”,该书著者、中山大学人类学系教授刘文琐说。

作为最早被人类驯化的动物之一,马曾是人类的重要伙伴和好朋友,在人类的发展史上发挥了重要作用。近期英国萨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Sussex)的研究表明,马拥有与人类相似的面部表情。这不但从某种角度证明了马是一种具有较高智慧的哺乳动物,也促使我们再一次思考和探索马在人类早期发展中所起的作用,以及马与人类之间的关系。

作为最早被人类驯化的动物之一,马曾是人类的重要伙伴和好朋友,在人类的发展史上发挥了重要作用。近期英国萨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Sussex)的研究表明,马拥有与人类相似的面部表情。这不但从某种角度证明了马是一种具有较高智慧的哺乳动物,也促使我们再一次思考和探索马在人类早期发展中所起的作用,以及马与人类之间的关系。

在一些地区,家马甚至可以为人们提供奶、肉等蛋白质食物,以增强人们身体所需要的营养,因此,马到成功就有着另一种含义。

人类驯化了马 让历史展开新篇章

史前时代的马

史前时代的马

图片 1

上世纪80年代,在乌克兰南部一处遗址里,发现了大量马骨,以及六副动物角做成的马嚼子(马衔)。这是一座公元前3500年的村庄。当时,村民为了马肉而大量猎捕野马,渐渐也开始了驯养,人们知道用角马嚼来操控马。这个发现让人们曾坚信,马的最早驯化是在东欧开始的。

现代家马的直系祖先最早出现于距今约100万年前的北美洲。而人类与马的因缘则最早可以追溯到旧石器时代。英国考古学家马克·罗伯茨(Mark Roberts)认为,生活在距今约50万年前的原始人类已经开始捕猎野马作为食物。在欧亚大陆的许多旧石器时代遗址中都曾经发现被切割过的马骨头,这说明当时的原始人将马作为一种重要的肉食来源。而在欧洲的许多洞穴壁画中,野马的形象更是频繁地出现,可见这种动物曾经激发了人类在艺术创作方面的想象力。

现代家马的直系祖先最早出现于距今约100万年前的北美洲。而人类与马的因缘则最早可以追溯到旧石器时代。英国考古学家马克·罗伯茨(Mark Roberts)认为,生活在距今约50万年前的原始人类已经开始捕猎野马作为食物。在欧亚大陆的许多旧石器时代遗址中都曾经发现被切割过的马骨头,这说明当时的原始人将马作为一种重要的肉食来源。而在欧洲的许多洞穴壁画中,野马的形象更是频繁地出现,可见这种动物曾经激发了人类在艺术创作方面的想象力。

从考古学家的角度研究,“马到成功”实际上代表着中国家马的驯化史。

公元前3000—前1000年,在人类居住的主要大陆,都有被驯化了的家马。蓄养家马像新发明一样,从几个中心浪潮般被传播到了更多地区。在东亚、中亚、欧洲等地,在考古遗址和墓葬里都发现了马的遗骸。在商朝,贵族随葬实物的车、马是身份和财富的象征。

约1万年前,马在它们的起源地北美洲灭绝;而在同一时期的欧亚大陆,随着气候的变化,大量草原被森林所取代,马的生存空间也逐渐被压缩。它们主要分布在位于今天的乌克兰、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等国的大草原上。在公元前5000—前4000年左右,人们开始学会了骑马和驯养马匹。美国哈特威克学院(Hartwick College)的考古学家大卫·安东尼(David Anthony)认为驯养马匹带给当时的人们很多好处,他表示:“马比牛羊更能适应草原上严酷的冬天,它们可以用马蹄刨开冰雪吃草。”利用这一特性,人们可以在冬天获得马肉。此外,安东尼认为,比将马肉用作食物更为重要的是人类学会了骑马。他说:“骑马的优势可以立即显现出来。学会了骑马,不仅可以更容易地管理牲畜,还能够扩大牧群规模。骑马还让人们获得了运输和交易货物以及传播思想的能力,包括骑术本身也是借此传播的。”安东尼认为,养马不仅改变了人们的物质生活,也使得人类文化产生了微妙而彻底的变化。“当你骑马旅行时,世界就对你敞开了。”安东尼如是说。他认为人们对于距离的感觉和对于生活可能性的认知,可能由此发生了巨大变化。

约1万年前,马在它们的起源地北美洲灭绝;而在同一时期的欧亚大陆,随着气候的变化,大量草原被森林所取代,马的生存空间也逐渐被压缩。它们主要分布在位于今天的乌克兰、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等国的大草原上。在公元前5000—前4000年左右,人们开始学会了骑马和驯养马匹。美国哈特威克学院(Hartwick College)的考古学家大卫·安东尼(David Anthony)认为驯养马匹带给当时的人们很多好处,他表示:“马比牛羊更能适应草原上严酷的冬天,它们可以用马蹄刨开冰雪吃草。”利用这一特性,人们可以在冬天获得马肉。此外,安东尼认为,比将马肉用作食物更为重要的是人类学会了骑马。他说:“骑马的优势可以立即显现出来。学会了骑马,不仅可以更容易地管理牲畜,还能够扩大牧群规模。骑马还让人们获得了运输和交易货物以及传播思想的能力,包括骑术本身也是借此传播的。”安东尼认为,养马不仅改变了人们的物质生活,也使得人类文化产生了微妙而彻底的变化。“当你骑马旅行时,世界就对你敞开了。”安东尼如是说。他认为人们对于距离的感觉和对于生活可能性的认知,可能由此发生了巨大变化。

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所使用的马匹都是经野马驯化而成的,目前历史上关于驯服野马最早的记录便是哈萨克斯坦发现的柏台遗址。

在近东地区的青铜时代遗址里,曾发现了直接用于军事的马拉战车。刘文琐说,战车改变了人类战争的格局,“从此,人类战争的规模和杀戮的质量与效率都史无前例地提高了。”

马是古代文明符号之一

根据专家的判断,这个遗址大约是在5500多年前形成的,里边还发现了许多的马骨以及马骨工具,甚至,在陶片上还发现了残留的马奶脂肪酸,这些利用马的骨头制作的工具,以及饮用马奶的痕迹,都直接说明了那时候的柏台人已经驯服野马了。

“在历史上为人类所饲养、利用的几种动物中,马是最具特殊性的一种。它供给人类的,主要是快速运载的能力——这是其他家畜不可比拟的。可以说,马在人类历史上的作用是特别重要且无可替代的。”刘文琐说。

由于马给人类的生产、生活带来了重大影响,在一些古代文明中,马这种动物被赋予了神秘的色彩。瑞典哥德堡大学(University of Gothenburg)考古学家克里斯蒂安·克里斯蒂安森(Kristian Kristiansen)表示,考古学证据显示青铜时代的欧洲与印度次大陆都有关于太阳崇拜的神话内容,其中,太阳每天驾驶着马车在天空穿行。此外,在古希腊以及北欧地区的神话中也有具有超自然能力的马的形象。在这些神话中,宙斯、波塞冬和奥丁等一些神明的坐骑通常都是有翅膀的飞马或者其他类型的马匹。

其实,中国的家马可能是从中亚传过来的,中国境内迄今为止发现的驯化家马的最早历史证据,便是如今位于甘肃省永靖的大何庄遗址。

马鞍之变 反映女性权利的提高

除了出现在神话中以外,在古代,马匹既是人们日常生产生活的好帮手,是个人或家庭的重要财产,也在葬礼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考古学家已经在欧亚草原上发现了一些混有马牛羊骨骼的古代墓葬,其中最早的可以追溯到公元前5000年左右。随着马在人们日常生活中的作用日益增加,马开始在从古代中国到欧洲的许多古代文明的复杂墓葬仪式中起到重要的作用。许多马和它们所牵引的车辆一起被埋入其主人的墓穴,而其他牲畜则是用作祭奠的祭品以及仪式过程中的食物。

该遗址距今约4000多年,而同样发现马骨的玉门火烧沟遗址及秦魏家齐家文化墓地却要比这个遗址晚1500多年,因此根据这两处遗址的时间,便能证明甘肃的青海地区是当时家马从中亚地区传入中国的必经之地。

俗话说“好马配好鞍”,马鞍在马文化中的地位尤其重要。马鞍之变也反映女性权利与地位的提高。

马是古代战争中的利器

图片 2

古代欧洲,妇女骑马受到严格限制。出于风化考虑,女人被要求只能侧身坐在马鞍上。到中世纪,侧身骑马愈加女性化。那时,对于有身份的欧洲仕女来说,盛装长裙、侧坐骑马变成一种时尚。

在距今约3500年前的古埃及和地中海东岸,马在战争中已被经常使用。这种情况的出现很可能得益于车辆设计的进步,尤其是辐条式车轮的发明。后者取代了由一整块圆形木头制成的车轮,极大地降低了车辆的重量。当时还出现了全金属的马嚼子,这使得驾驶战车者可以更好地指挥他们的马匹。虽然这种战车造价不菲,但是已经成为必不可少的武器装备。美国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考古学家布莱恩·费根(Brian Fagan)表示,青铜时代的马拉战车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移动的射箭平台,其中巨大的四轮战车被用于运载国王和将军们观战。更轻的两轮马车则往往只搭载一位弓箭手和一个驾车者。

如今河南偃师商城遗址以及小双桥遗址等都是位于黄河中下游的早商遗址,但这些遗址中却没有发现任何的马骨,但在河南安阳的晚商都城遗址中,却意外的发发现了马骨,可以说马匹在黄河中下游地区的出现比较突然,仅在这个遗址的西北方向就挖掘出了100多个马坑,而每个坑中埋葬的马匹数量不同,最多的可以达到三十多匹,最少则只有一匹。

在欧洲,侧鞍的发展受到社会教化的制约。人们认为,女人不能分腿跨坐在马背上,不雅观。她们穿的长裙也不便跨坐。为了满足这一需求,14世纪时,侧鞍出现了,但存在安全缺陷。

在此后的将近1000年中,战马几乎全部用于牵引战车,不过到了公元前850年左右,马拉战车开始走向衰落。接替马拉战车出现在人类军事史舞台上的主角变成了骑兵。骑兵的出现让人类的战争乃至人类的历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对此费根评论道:“我认为将马用作战争武器是人类历史中与动物有关的最重要的事件。”

位于陕西西安的老牛坡遗址以及山东省滕州前掌大遗址也属于商代晚期,里边同样发现了车马坑以及单独埋葬马匹的马坑。

16世纪,工匠们改进了侧鞍,使右膝受到保护。19世纪30年代,双角侧鞍出现,女人骑马的安全系数大大提升,也更加自由。此后,几乎所有的马术比赛都向女士开放,这种马鞍和骑坐方式被引入比赛。

如今,马这种动物早已经不再神秘,它也不再是人类主要移动工具和肉食的主要来源,退出了人类的战争舞台。马更多地活跃在体育、娱乐和观光等行业,不过,马在当下和未来依旧是人类文化的组成部分之一,马在人类历史中的重要作用也将被永远铭记。

这些遗址中出土的马骨,无疑为研究中国家马的传播和起源提供了更好的信息,动物考古学家对这些马骨进行了测量和形态观察,并进一步研究了它们的病理现象,测算和分析了这些马骨的DNA和碳氮稳定同位素。

20世纪早期,妇女跨坐式骑马逐渐被社会接受,侧鞍骑马方式慢慢消失。刘文琐指出:“妇女的跨坐骑马,有其深刻的社会运动背景,就是妇女的争取选举权运动。在妇女为寻求更多政治、经济、社会权利时,她们同时也走上了反抗传统文化束缚之路。”

中国社会科学报记者 闫勇

经过他们综合的分析和研究,考古学家发现这些马骨确实属于家马,而且在一定程度上他们还揭示了一种中国全新的家马利用方式。

图片 3

图片 4

骑士:从“残暴骑兵”变为“完善绅士”

在最早发现家马驯化遗址的中东地区,考古学家研究了这些马的掌骨以及在陶器中的残留物后发现,这些家马不仅被人类骑乘和驾驭,还肩负着为人类提供马奶的作用。

有观点认为,最早的骑士是驰骋于欧亚草原的突厥骑士。汉文史书中描述他们:披发、骑马,珍重马匹,在葬礼上宰杀马作为贵重牺牲,并将马与逝者同葬。

在我国新疆地区发现的石人子遗址中,同样出土了一些马骨,专家在研究后发现,这些马的脊椎部位都有病变的迹象,所以推断这些马可能是因为人类的骑乘行为所致。在距离该遗址不远的苏贝希墓地中则出土了一些马鞍实物,都是由皮革制成的,马鞍内还填充了鹿毛,下边则垫了毡垫。

中世纪西欧,社会需求发展出一套有关骑马武士的体制,这种体制下的骑车配备精良的武器,服从一套内容详尽的伦理规范,即骑士制度。欧洲骑士文学中,骑士勇敢、忠诚,是现实生活中的英雄。

该墓地遗址的年代大约在公元前5世纪左右,这也说明早在战国及西汉时期,新疆地区就已经将马作为了重要的日常使役动物。

虽然骑士一词总笼罩着优美、浪漫的光环,但早期骑士却并非如此高贵。史学考证上说,骑士是在所谓“黑暗时代”的中世纪逐步形成又消亡的。欧洲骑士早期定义为“为了战斗而武装起来的一群骑兵”,骑士的其他意义是在后来逐步形成的。有史学家认为,9世纪时,后来被人们称作“骑士”的一伙人,还是一支“堕落的完全野蛮的以残暴为特征的军事力量”,他们到13世纪才转变成在精神上完全合格的“完善绅士”阶层。

由于考古证据的缺失,导致如今的考古学家很难推断出更早的家马利用方式。

英语Knight(骑士)一词,语义多次变化,反映这一阶层地位的改变。最初,这一词指一名骑马的武士或任何一位年轻人。后来,Knight特指充任领主的仆人或随从的年轻人。再后来,Knight用来指服兵役的。最后,这一词义变为持有小块土地的附属武士,他们委身某个领主,并其领导下战斗。刘文琐指出,“Knight一词语义变化,反映骑士作为阶层逐渐封建化。”

图片 5

“马史”值得专门研究

从殷墟车马同葬的场景来看,家马在晚商时期的作用显然与驾车有关,且殷墟中出土的车马坑都是两匹马拉一辆车,而商代典型的马车规制便是“二驾”。

刘文琐长期从事历史研究工作,他告诉记者,在历史研究中,并无一个专门的“马学”或“马史”的研究领域,历史学者一般不涉及对马的专门研究。只有考古学及美术史研究人员,会对马具、车辆、马祭及马题材艺术作品等,做过比较深入的探讨。

在西周的沣西张家坡遗址中发现了四马拉一车的情况,可见当年武王伐纣,四马战车在作战时发挥过极其重要的作用,因此才能一举灭商获得胜利。

“显然,人与马的历史(尤其是文化史)是可以辟为一个专门研究领域的。这一研究领域如果放置到人类与动物关系史的框架内,将会显示出更大的意义。”

在古代,一个国家的军事力量就是这个国家国力的代表,而马和战车就是战争中主要的力量,古时候,四马拉一车被称作“一乘”,因此常常用“千乘之国”、“万乘之君”来形容那些军事力量强悍的国家。

马为什么值得从历史的高度进行研究?刘文琐说,揭示马对人类的历史作用及马与人类的关系史,是揭示人类历史的一个维度,即从人类与自然界中的动物的关系历史,来思索人类历史本身。“这一研究领域从更大方面讲,是人与自然的关系史的一方面。其实,如果我们认识到,马是与人类关系最为密切的几个物种之一,自从被人类驯化以来,马的历史即等同于人类的历史。”

由此,也可以看出,家马在古代不仅具有强大的战斗作用,更是一种实力的象征。据《周礼·夏官》记载:“马八尺以上为龙”,家马从先秦时期开始与龙这样神化的动物联系在一起,可见,马的精神内涵早就超过了它的功用价值。

“人类骑马的时代被终结了”,刘文琐说,随着现代工业化的进展,马的基本功用被日益机械化生产方式所取代。历史生活中,马曾经发挥作用的环境,都逐渐被改变了。“人们之所以关注马,是因为在所有与人类发生关系的自然界物种中,马是最具文化意义的物种。从人类历史发展趋势上看,马退出人类的社会生产和日常生活,似乎是必然的;但从未来发展的角度,保存马文化和发展马文化也是必须的。”

当然,马的精神内涵还表现在它随葬的作用,在殷墟西北岗发现的马坑,共有数百具马匹随葬,如此宏大的随葬规模,在一定程度上显示了王权的尊贵,由此可以推断出,马匹在殷商时期与固化的等级制度就有紧密的联系。

来源:中国马术|赛马|马球第一网络媒体-大陆赛马网http://www.daluma.com  

图片 6

然而,马匹在墓坑中的随葬形式也不尽相同,当时在殷墟发现的马匹都是被整齐摆放在马坑之中,而在山西发现的西周遗址除了整齐摆放的马匹之外,还发现了许多乱七八藏堆放的马匹,由此就可以看出商人和周人迥异的墓葬风格和文化传承。

马在古代的实用功能和象征含义,与文化和经济的发展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正因为马的重要性,古代社会才十分重视马的饲养和驯化。

马与其他家养动物的驯化相比,虽然其出现的时间比较晚,但马在后续的饲养环节中却衍生出了许多复杂的制度和技术,因此,马在中国是非常受到重视的。

根据史料记载,秦国的每一任国君都非常重视养马,秦人的祖先就是世世代代以养马为生的游牧部落,这在秦穆公时期编着的《相马经》中便有着很多的记载。

该文献中提到,伯乐将马按照品种、毛色和体型进行了划分,并同时对马的各个部位的尺寸、形状和比例进行了总结和归纳,总而提出了判断良马的方法,从那以后,基本上各个朝代都有许多关于养马及相马的文献典籍。

图片 7

除了可以参考文献古籍之外,一些考古遗址中同样可以为研究古代养马技术提供实物证据。如:陕西临潼的秦始皇陵,考古学家在它的东侧就发现了一组埋有大量木制战车和陶制马匹的陪葬坑,其中一号陪葬坑中的拉车马匹都是阉割后的公马,而二号陪葬坑中的马都披着马鞍。

从这些陶制品的制作细节中就可以推断,当时人们拉车更偏好于阉割过后的公马,因为其不会发情,所以在拉车的过程中可以更好的驾驭,但也因为这样阉割的公马太过温顺,因此不适合做战车的畜力,不过人们还是会饲养一些未阉割的公马,将其留作战马使用。

总之,家马虽然在人类历史上被驯化的时间比较晚,但它却为人类的繁衍生息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是人类生产生活中最重要的畜力和食物。

家马的出现不仅标志着人类作战能力及运输能力的显着提升,在一定程度上还加快了全球文明的交流和互动。

返回,查看更多

本文由NBA盘口预测发布于春秋三国,转载请注明出处:古代社会中的马与人类文明,骑士最早是残暴的军事力量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