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春秋三国 2020-01-07 16:5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NBA盘口预测 > 春秋三国 > 正文

清政府签的不平等条约,一个公使夫人眼里的中国

1897年,德国在山东的两个传教士被杀,结果引起了中国和德国的外交纠纷,当时的中国刚刚在甲午战争中被日本打败,中国不想再有外交冲突,想要赔点钱了事。但是,德国却不这样想,德国认为这是一个可以扩大侵华的好机会,当时清政府总理衙门忙去找德国驻华公使海靖协商,海靖提出六条要约,其中有一条是将胶州湾四周百里租借给德国100年。

在晚清和民国,德国人在中国的声誉似乎还不错,跟中国人相处得也大体和谐。以至于一战期间日本人占了青岛和胶济线,中国人强烈反对,一些美国人很是不解,说德国人占了那么长时间,好像没听说你们这样反感,怎么日本人刚来,你们就这样愤怒?中国外交官的回答是,德国人守规矩,而日本人不规矩。

              阴谋家海靖(二)

         万本华事件和即墨德兵被杀事件

图片 1

在一战期间,中国政府为了是否跟着协约国参战,总统府和国务院之间,还起了矛盾。因为这样参战,就意味着要跟德国宣战。而中国人不乐意跟德国人闹翻的,大有人在。包括力主参战的总理段祺瑞,他最亲的智囊徐树铮,就是一个亲德派。当年日本进攻青岛,青岛德军严重缺乏陆战武器,时任陆军次长的徐树铮,还瞒着他的主公,偷偷给德国人运去了一万支步枪。当1917年中国参战成为定局,德奥变成中国的交战国时,在中国的一些德国军人,被关进了战俘营。但在北京郊区的战俘营,里面的德国人得到了最大的优待,每人每天的伙食,达到几十个大洋。要知道,那年月,一个中国家庭,一个月能有5到7元,就过得挺好的了。战俘营里,里面游泳池、网球场一应俱全。这样良好的中德关系,一直延续到中国抗战爆发之后若干年。虽然二战期间德国和日本是盟友,但凡是来过中国的德国人,对中国人其实更有好感。如果让他们选择的话,盟友应该是中国而非日本。

为便于理解分析,兹先将德国使馆十月二十六日提出的议结六款照录如下:

此时的清政府可以说在外无盟友、在内无直臣,光绪帝也彻底丧失了与德国一战的信心,租借胶澳以换取德国退兵,在光绪帝及朝中大臣的心中已是心照不宣之事,只是彼此保持缄默谁也不愿先说出口而已,却掩耳盗铃一样兀自对德国的索求报有幻想。因此当海靖提出来租借胶澳之后,翁同龢等并未有拒绝之词,只是争执于守口炮台不可由德国两岸并占。而德国既然要定了胶州湾,怎么可能己守一方中国守另一方,从而在卧榻之侧埋下隐患?

不过,中德关系也有严冬,严冬就在中日甲午战后到庚子义和团运动这一段。而这段时间的德国公使,有两位,一位是海靖,埃德蒙多·冯·海靖男爵,另一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克林德。在前者手里,德国人强占了胶州湾,把山东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而后者继续着海靖的事业,却死在了将要进攻使馆区的清军手里。海靖夫人,就是德国公使海靖的夫人。出身普鲁士贵族的小姐,一个来自欧洲中心上流社会的贵妇人,对19世纪末的中国,能有什么印象,不问也能猜到一二。那时的中国,虽然有了少数的工厂,部分军队装备了洋枪洋炮,但整体的面貌却还是中世纪的。即使北京城,也到处都是垃圾,行人随地大小便,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太后的骄奢淫逸,跟平民的困苦贫穷,皇城和少数皇家园林整洁优雅,跟平民区的恶臭熏天,形成鲜明的对照。踏上中国土地的海靖夫人显然是被这肮脏和恶臭给吓到了,在她的日记里,随处可见这样的抱怨,在她的眼里,除了个别拉纤的纤夫一身的紫铜色的肌肉,没有什么中国人和中国东西能给她留下好印象。中德礼仪之别,不止事关文明,而且有关政治。我们知道,自打中国设立总理衙门,同意外国公使驻京,可以觐见中国皇帝,递交国书以来,所有的外国公使,进紫禁城见皇帝,不仅要从旁门进来,而且进来之后只能走两旁的小道。虽然从理论上万国共主、万国来朝的天下格局被粉碎了,但暗地里中国人依然用进门走路这种小把戏,占老外的便宜,实践着精神上的胜利。尽管老外也未必不知道中国人这种小把戏里面的名堂,但只要能在交涉中占到便宜,一直都没有人在意中国人这点小小的“外交胜利”。但是,德国公使海靖不肯。他来中国,身负着德皇威廉二世占领更多天空下土地的使命,揭开了甲午战后,列强瓜分中国的第一幕。这个后起列强的代表,自身的使命,就带有挑战性。他不仅处处锋芒毕露,充满挑衅,连外出旅行,碰上小孩子在后面扔石子,都要求中国地方官道歉。一次觐见光绪皇帝之后,出来的德国公使,居然昂然走在了中间的通道上。同去的总理衙门官员马上把他拉了回来。回到使馆,他就借口这一拉,正式提出抗议,否则不再出席任何总理衙门的宴会。无论总理衙门怎样解释,当事人也道了歉,但只要没有经过正式的手续,海靖就是不肯妥协。弱国无外交,无尊严。最终,还是由李鸿章领着当事人,亲自来到德国使馆道歉,才让事态平息。

第一款:

清政府半推半就的心思海靖自然看在眼里,而促使清政府彻底褪去最后一层遮羞布,以尽快敲定租借胶澳,海靖依然急不可耐。

海靖的蛮横和跋扈,在德国占领胶州湾的过程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尽管总理衙门实际上的主事人李鸿章表现出空前的愤怒,双方关系一度剑拔弩张,也有朝臣宣称不惜一战。但刚刚在甲午战争中一败涂地的中国人,面对德国人的寸步不让,还是只能妥协。中国北方的第一良港,胶州湾就这样被强租了去,租期99年,到期中国政府收不回,就只能归日耳曼人了。横贯中国腹地、圣人之乡的胶济铁路,也丢在德国人手里,山东成为德国人夹带里的物件。德国人开了头,列强的强租强占成风,中国的边疆危机凸显,良港被人占遍,自己的海军,居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停泊港口。中国人最屈辱的岁月,是海靖夫人亲见,也跟她的夫君有点关系。充满了白人优越感的海靖,虽然身份是外交使节,但其凶悍一点都不亚于进入中国领土的普鲁士大兵。

山东巡抚李秉衡应革职永不叙用。

于是十二月初五日,海靖致总理衙门照会,以“现在曹州府滋扰,甚为危险,该处提督将天主教民驱逐,甚至声言仍欲杀害洋人”和“薛田资教士业已两次逃生,现又须夜半逃命”为借口,威胁清政府:前于本年十月初六初七等日,教士被害之案,中国受亏甚重,谅贵王大臣自必尽力防范以儆将来。

爱记日记的海靖夫人,留下了一份在华经历的日记。这日记尽管充斥了偏见,甚至不乏敌意,但还是给我们留下了一份意想不到的史料,一个第三只眼看中国的现场记录。剔除那些偏见和敌意,我们可以从中找出好些好玩的东西,有了这份记录,现在的中国人就能更好地了解那段历史,了解中国人曾经的政治、文化和生活状态。显然,在百年后的今天,我们看了这份日记,不能只是愤怒,而更多的应该自省和反思。面对曾经的屈辱,仅仅抱怨、痛苦甚至哭闹是无益的。中国人自立于民族之林,靠的是多少年来在屈辱中的奋进和建设。今天的世界,过去的殖民暴政已经一去不复返,人类已经告别了丛林,步入文明。已经不大可能会有哪一个国家,强租人家的港口,侵占人家的土地了。即便是落后国家,也不大可能有亡国的危险,但这样的国家,要想让人真正看得起,不仅要有经济总量的增加,还需要国民迈向文明的努力,一点一滴的文明建设。

第二款:

关于薛田资逃命之事,前文已有叙述,根据彭履谦前往巨野调查得知,“薛田资由巨野往来郓城传教,民教相安,惟本月初一日夜五更,巨野张家庄更夫见教堂迤南有人影数点,更夫放枪壮胆,及答话乃赶集之人,薛田资闻枪声疑是匪党报复惊疑。(据十二月十五日收山东巡抚张汝梅电)”

安主教在济宁盖教堂业已开工,中国应许赔银盖造,并赐立匾额,须有保护教堂教士之意,所赔之银交德国驻京大臣转交收领。

“巨野教案”事件引发了一宗天大麻烦,清政府又多次下旨务使再生事端,况且,虽然清政府此时虽未下达对李秉衡等官员的撤职谕旨,但是关于将涉事官员严办的议结条款想必早有传闻,各级衙门自然不可能全无体会,特别是曹州地方的大小官吏,怎么可能置乌纱于不顾而妄自倡言驱逐天主教和欲杀洋人呢?

第三款:

张汝梅十五日电称:据曹州镇万本华禀称,自巨野出事后,该镇愈有戒心,故每到差此,必以保护教民训诲士卒,复严札各属,遇有游历洋人,务须一体护送。万本华所禀也许不无夸张,但是自“巨野教案”之后,各级衙门在处理事务之时,凡牵扯到天主教的,无不小心翼翼惟恐出错却是不争的事实,甚至部分官吏因为感到民教之事极难办理而纷纷提出了辞职申请(据《光绪实录》)。

在山东德国教士被戕劫之案,所有盗犯自应拿获惩办,如有绅士官员等在此案内,应格外家中办理,教士所受之亏应全行赔偿,所赔之银,亦交德国驻京大臣转交。

十二月初七日,海靖又照称:“寿张地方教民有会齐之事,有总兵万本华,胆敢言明洋人二名业已被杀,仍欲杀害洋人等语。并该恶员将地保提拿到案,禁止将地基卖与德人……本大臣现在再特为严请立刻发电,将万本华总兵革职,如至今晚九点钟贵王大臣不将饬令该总兵革职之电报抄录本大臣查阅,本大臣申请本国外部与中国绝交,讬本国驻胶州水师提督管理中德往来情形可也。”

第四款:

海靖此番照会措辞相当强硬,不仅要求务必将万本华革职,而且规定九点钟之前必须回信,否则绝交并“讬本国驻胶州水师提督管理中德往来情形可也”,意思便是不按要求办理当即诉诸武力。并且连番照会蛮横地认为:与德国教士为难抑或保护不足者统问斩罪,则现在万本华总兵何致胆敢扬言杀害洋人?如此的霸气外漏,如此的底气十足,这一切,均源于租借胶澳的外部条件皆已成熟,对于海靖来说,翻脸并亮出獠牙的时候到了!

中国应许特保嗣后永无此等事件。

这下,已铁了心甘愿赔银议和甚至割地的清政府慌了神,于是急忙致电山东巡抚张汝梅,一面将德使海靖的照会内容向其告知,一面嘱其将万本华先撤职回省再行调查,一面饬其派员接理免生事端。

第五款:

关于万本华事件,调查的结果是:万本华外出巡缉,十一月三十日到达菏泽县堤上张庄时,有洋学先生李士效,带领教民随庄长、地保前往迎接,万本华对他们说:“尔等教民既非官人,何必亦来接我?”李士效认为万本华的言语“轻视其教”,遂说:“洋教也劝人为善,有何不如人处,而不准接见?”万本华当时也没当回事,不再和其理论,遂又吩咐庄长、地保是说:“前巨野县已杀死洋人两个,尔村内须要小心,勿再弄出巨野之案,”教民自认为没趣,感到脸上无光,遂编造了万本华欲杀洋人禁卖地基的谣言进行栽赃(据巨野政协编《巨野教案》第98页)。即便如此,朝廷依然没能答应张汝梅将曹镇总兵万本华暂留的申请,张汝梅只得于十一日将万本华撤任回省了事。

在山东省如有制造铁路之事,中国先准德国商人承办,如有铁路就近开矿之事,亦应先准德国商人承办。

根据《德国侵占胶州湾史料选编》载,十二月二十日,总理衙门有一电致山东巡抚张汝梅:德使照会,现获九犯非正凶,缘并未在其家中查处赃物,仍请设法查拿正犯,等语。此案凶盗凭何缉获,是否购觅眼线?赃物何处起出?希确查电复,余祥另咨。

第六款:

想来这封电报便是后人认为“巨野教案”另有正犯的重要依据,应该也是有关教案正犯颇有争议的焦点所在。但是,在现有资料里即未查到电报中提到的那封照会,也没查到山东巡抚张汝梅的回复电报。可是,笔者又没有证据质疑这封电报内容的真实性,因此,在此不予评说。

德国国家办结此案所费之银,中国国家赔偿。

德国以“巨野教案”为借口发兵胶澳之后,海靖先是为棣利士争取时间故意延迟到京;及至中方提出先退兵后谈判的条件之后,又以中国现在情形无力禁绝伤教事件为借口拒不先行退兵;为延迟退兵时间,再以地方官密为唆使及前度教案概置不理为借口;为拖延谈判时间,海靖端出了张庄教案杀人手法歹毒据以推翻盗杀结论而判定能韩二教士死于仇杀的借口;当虚构的李家庄教案不足以作为借口时,又指责总理衙门官员将议结条款故意泄露;另外还谎称“喉病”和埋怨总理衙门的照会“语意甚辣”,这一切借口皆是为布局租借胶澳而拖延时间。

对于此六款议结要求,恭亲王对二十六日午后来唔的海靖言道:“此事你先无一字来,遽令兵船占据我们口岸,却不能不怪你,今你有条款要商,总须先行退兵方可商议。”而海靖的回答则是:“先退兵,而后开议,恐办不了。”可能海靖觉得自己的话有些生硬,于是旋即又婉转地道:“中国特饬山东不许开衅,此层是最讲交情,此事中国并无不是处。”恭亲王又道:“中国即无不是,这就是德国不是了。你即如此说,即可照我们照复的话,电报本国先行撤兵再商,免伤两国交情,亦顾全两国声望。”(据十月二十六日德使海靖与恭亲王等会谈问答节略)

为达目的频繁寻找借口而屡屡得逞的海靖,及至议结六款基本谈妥,中德教案议结和租借胶州湾的谈判正进行到关键的时候,又连番抛出薛田资逃遁、曹州驱逐教民、万本华扬言欲杀洋人禁卖地基的借口,其意在于令清政府疲于应付,使德国趁机牢牢掌握谈判主动权从而攫取更多利益。而后便是海靖怀疑所获之犯不是正凶,从历次借口无不与胶澳谈判有关,并且皆是捕风捉影的说辞可以推断得出,这势必又是一次歪曲事实以为借口的伎俩,是海靖所施放的众多烟幕弹中的一枚。

仅从这一段谈话内容,就不得不佩服德公使海靖果然不愧日本人对其“德国政治家外交家之手腕敏锐者”的评价。而恭亲王相形见拙之下状若孩童,完全被海靖牵着鼻子走。

海靖的最后一个借口,便是光绪二十四年正月初一日,一个德国士兵在即墨城西突然被杀事件,德方又欲藉此顿翻前议。

会谈的最终,海靖并没有应允恭亲王先行退兵的要求。二十七日,总理衙门照复德公使海靖称:“应请贵大臣电致贵国水师提督,先将胶州驻波兵船及上岸兵丁尽行退出,以便彼此照约商办,以全睦宜。”(据十月二十七日总署恭亲王奕录呈复德使海靖照会)这话里的意思,便是基本同意德使海靖提出的议结条件,只要德国先行退兵,一切都好商量。另外,总理衙门早一日又发驻德国使臣许景澄电,一面告诉他“巨野教案”已获犯九名,一面嘱其与德国外交部商谈退兵之事(据十月二十六日总署致出使德国大臣许景澄电)。

后经调查,原来这名被杀的德兵夜闯民家意图奸盗,民人见势不佳,心想“我不杀彼,彼即将毁我妻子杀我性命,”于是为图自保才不得不将之杀死。总理衙门将此实情告知海靖,海靖亦知理亏,可是,仍然“坚请添筑由胶澳至沂州府城,由沂州府城至济南省城相连铁路一道(据光绪二十四年二月十五日恭亲王奏折)”,最终,已被折腾的筋疲力尽的清政府答应了这项要求。

阴谋家海靖在接到总理衙门照复后的第二天,即十月二十八日再次照会总署,抄录如下:

兵者,诡道也!兵家有云,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又云,上善伐谋次善伐交下善伐城;又云,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驻青岛炮台中国兵统领章总兵,请致总理衙门,该镇因所定退出期满,仍在该地,当将该镇擒拿等因前来。查此事本大臣因该镇不尊贵王大臣饬令之意,不愿退出,故被拿获。本大臣甚为惋惜,贵王大臣业已电致驻柏林大臣,因顾德中邦交甚久,饬令中国官兵退出该地。乃章镇仍不尊此等和平之谕,不甚惜有此举耶!本大臣甚望以此惩责该镇为要。

日本人称赞海靖是“欧洲外交家政治家之手腕敏锐者”,依笔者看来,说海靖是一个“谋略家”则更为恰当一些,其审时度势因势利导的能力确实非同一般。外交经验匮乏、思想意识僵化的清总理衙门官员一直被他牵着鼻子走,海靖几乎凭一己之力把懦弱无能的清政府征服在胯下,恨恨地强奸了一把!

此照会顾左右而言他,通篇没有提及总理衙门的退兵要求,并且高举“和平”的旗号,以章高元拒不退兵为借口,要求清政府惩责章高元。

历来都是弱国无外交,又或者说落后必然挨打。我们可以不埋怨清政府的落后,不埋怨清政府的国力衰弱,可是,老鹰搏兔,软弱的兔子若是有以命相搏的胆识,尚且能蹬破老鹰的胸膛,况且千万平方公里的泱泱大国乎?

当日,总理衙门照会德使海靖,让其释放章高元,其中提到:即贵大臣奉贵国训条办理此事,亦须善筹了结,庶与二十六日在本署会晤无伤睦宜之言吻合?尚祁贵大臣平心思之,并望讯电提督,勿再拘留章总兵,以免激成事端,是为至要。(据十月二十八日总署致德使海靖照会)

系列链接:

可能总理衙门觉得上一封照会没有完全表达出想要表达的意思来,于是接着又给德使海靖发了一封照会,相对于上一封照会,这封照会的语气则强硬了很多,其中提到:章总兵往见棣提督,复被拘留青岛炮营派兵看守,是何情理?东省军民不服,胶州人心鼓噪不平,万一激成事端,中国不能任咎,殊非两国和商之道。应请贵大臣查照二十七日本衙门照会,即刻电致驻胶澳兵船退出口外,以便相商。并请贵大臣电致贵国提督,勿再令章总兵远移,听其回营,约束士兵,庶全睦宜。

巨野教案研究(14)

言外之意便是:虽然我们政府的意思是两国协商了结此案,但是万一你们入胶州湾的士兵激起事端引发民愤,那么政府为平民愤,说不得就会被迫开战。

巨野教案研究(13)

不得不说,“巨野教案”事件之后,这封照会是清政府所行外交手段中为数不多的亮点之一,即表达了政府不惜一战的想法,又较好地运用了外交辞令委婉地表达。在此时此刻表露出强硬姿态,虽然为时已晚,但补救的也算是适时。

巨野教案研究(12)

照会中的言外之意,德公使海靖自然能读得出。

巨野教案研究(11)

德国人的外交,不仅仅是放任海靖以一己之力独自周旋,而是国家与外交官之间相互配合相互掩护,用民间的话来讲就是“有人唱红脸有人唱黑脸”。

巨野教䅁研究(十)

驻德大使许景澄依照总理衙门的意思前往德国外交部理论商谈,二十九日将理论商谈的结果电复总署,电文抄录如下:

巨野教案研究(9)

二十三日电商催退兵,经署外部辩论,转告德相乌亨洛。顷据复称:乌相云,中国国家允行之事,外省大吏多不照办,德国须驻兵防护查看后来所允效验,难以即退。澄云:德因教案派兵,应随办案起止,此论太失公道。彼云:乌相言如此,他无可论。查海索第四条,在我本不容背,乌言隐与相应,颇叵测。

巨野教案研究(8)

对于为何不退兵,乌亨洛的解释是:因为中国外省大吏对于国家应允之事多不照办,所以要监督地方将所议之事照允办理之后再行退兵。不是不退兵,而是“难以即退”,意思便是将来肯定会退。而且,乌亨洛也赞成许景澄“因教案派兵,应随办案起止”的观点,但赞成归赞成,可就是不退兵,即不妄自强硬与清政府闹僵也不明确表示何时退兵。非常高明的外交手段。

巨野教案研究(7)

既然德国国内的意思是“难以即退”,退兵与否随办案起止情况而定,于是总理衙门便想着赶紧了结此案,以便让德国无不退兵的借口。于是第二天,即光绪二十三年十一月初一日(注:是年十月没有三十日),总理衙门给德公使海靖送去了一封公函,约其晤面,此函抄录如下:

巨野教案研究(6)

十月二十七日本衙门照复一件,未准贵大臣见复。曹州教案,本衙门连日接东省来电,拿获凶犯,起出真脏交领各情形,似须彼此面谈较为透彻,应请贵大臣答复前文,拟定期来署商办。二十六日贵大臣来署,曾有电达贵国外部之说,现在已否接有回电?并望贵大臣见告为荷。

巨野教案研究(5)

以此看来,总理衙门又一次犯了“轻信”的毛病,以为乌亨利所说既是德国本国的真实意思,因此在给海靖的公函中不无狡黠地写到:二十六日贵大臣来署,曾有电达贵国外部之说,现在已否接有回电?并望贵大臣见告为荷。那意思便是:你们国家的意思我们已经知晓,看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巨野教案研究(4)

海靖当然有话可说,不就是退兵与否随办案起止吗?就说中国国家仍然没有妥善办理好此案,至于依据吗,随便找个借口不是很简单?

巨野教案研究(3)

于是,海靖当日便照会总理衙门,称“现据驻济宁教士详细来禀,本大臣展阅之余,曷胜震动。”因何震动?海靖认为:如贵王大臣以该教士被害一节为盗贼偶然之事,非也。查本国教士所禀,系民人与教士寻衅报仇行凶,设非地方官草率置之不理,或密为唆使为此等事,绝不至此(据十一月初一日德公使海靖致总理衙门照会)。

巨野教案研究(2)

海靖所说的,民人与教士寻衅报仇行凶、地方官草率置之不理的事,就是指前文分析过的,那起虚构的李家庄薛田资遇刺案,即所谓的“李家庄教案”。海靖认为,上述教案以及寿张郑家海教案都与巨野张家庄教案相联系,都与山东大小地方官员对于教案事件“概置不理”以及山东巡抚李秉衡的“与外国人不睦”有关系。

巨野教案研究(1)

这显然是无中生有强词夺理的说辞,前文已经分析过,李家庄教案纯系以讹传讹的虚构事件,而且海靖对于所谓的李家庄教案所知也不甚了了,那么为何还作为借口正式提出来了呢?

因为海靖心知肚明,山东地方上至巡抚李秉衡下到知县许廷瑞,在办理张家庄教案过程中无不尽心尽力绝无迟延,实在是挑不出任何纰漏,不得已才端出了这么一件捕风捉影的事件。

而端出这么一个虚构事件并藉此指摘山东大小官员之后,海靖继而抛出了他此番照会之目的:本国国家现在为东省各节所索照数赔偿以赎其咎,并自为设法办理,谅贵王大臣不能推辞也。只说“自为设法办理”,并未要求办理到何种程度,反正就是你们看着办,语言运用堪称狡诈!

这样的说辞好处有三:一是不说如何办,则就不存在此案办结的标志,那么也就是说只要不合德人心思,则永无办结之时;二是可以一直借故教案未办结而拖延退兵时间,三是给之后的议结留有余地。

至此,说海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阴谋家,当不为过。但是,这仅仅才是个开始。

系列链接:

巨野教案研究(14)

巨野教案研究(13)

巨野教案研究(12)

巨野教案研究(11)

巨野教䅁研究(十)

巨野教案研究(9)

巨野教案研究(8)

巨野教案研究(7)

巨野教案研究(6)

巨野教案研究(5)

巨野教案研究(4)

巨野教案研究(3)

巨野教案研究(2)

巨野教案研究(1)

本文由NBA盘口预测发布于春秋三国,转载请注明出处:清政府签的不平等条约,一个公使夫人眼里的中国

关键词: